那行深不见底的失望阅读答案【行而不见】

来源:班级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12-02 05:01:00 点击:

  我离家半个地球之远,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四周满是新奇的情景、生疏的语言。我来做什么?   我正在看的电视节目在我曼哈顿的公寓也可以看到。离开纽约之前,我下载了一季《火线》,想要放纵或安慰的时候就看。我的iPad上还有大量精彩的书,无数我最爱的音乐,多本最爱的杂志:便携宝库里满是精品,绝对能让我隔绝于陌生的新奇。
  看了20分钟《火线》,我强迫自己关机上街冒险,因为巴尔的摩毒贩会等人,上海灌汤包可不等。我不解,原地不动有多诱人,现代人又是如何在客制化的茧壳中轻松地环游世界、游戏人生。
  我说的不是早就存在的连锁酒店或连锁餐厅,在不同时区、不同语言的地方它们都如出一辙:为不冒险的灵魂和肠胃而复制的庇所。
  我说的是我们的硬盘、电子设备、“云端”和所有这一切。我在谈一种前所未有的能力,让我们拎包随行,囿于自创的舒适世界,一个为自己量身订制的单色画廊。这种自我沉溺不只涉及耳机、触摸板、手掌大小的屏幕和千兆内存。这还涉及一种功能,它让我们大多数人利用科技,也让科技利用了我们。我们与世隔绝,陷进虚拟盛世,根深蒂固的口味得到映射,既有的观点又会反射回来。
  理论上,互联网及类似的技术进步应扩大我们的视野,让我们加速进入以前从未涉猎的美学和智慧疆域。通常如此。
  但是,在我们的怂恿和赞成之中,它也让我们结队成有共识和共通性情的部落,放大了人类对拉帮结派的永恒取向。网络空间像郊区一样,拥有封闭式社区。
  网页书签和我们订制的社交媒体动态帮我们退避到自己党派阵营的更深处。(有线电视新闻大力助阵。)“互联网时代的莫大讽刺:人们有机会接触的观点多于以往任何时候,但同时也有技术能力筛选掉无法强化自己观点的一切。”乔纳森·马丁(Jonathan Martin)去年在《政客新闻网》如此写道,同时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右翼战略家和分析师无视民调,坚持己见,认为罗姆尼会赢得大选。
  这种回音室也存在于文化前沿,我们被勉励成千篇一律,并被归类。有帮助的影碟店员或书店老板已被取代,被优化、自动化:现在有Netflix根据我们的观看记录来建议我们下一步该看什么,我们点击亚马逊购买小说,而这些小说的出现正是要取悦如我们一样的读者。我们被描画,然后依此被归类。
  通过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加入特定的讨论帖,我们就能没完没了地仔细欣赏自己痴迷的一两个电视节目。借助音乐下载服务及其击中我们“最有效点”的配方,我们认识了新的乐队,他们也可能就是老乐队的重组。算法带我们进入变位字谜。
  我一直在思考电影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年初广为流传的讲话。他讲述了从纽约到加利福尼亚的一次旅程,以及邻座乘客如何一直玩着iPad。“我开始意识到,原来他下载了十多部爱情动作片,飞机上一直在看里面的每一个动作场面,”索德伯格说,“这家伙的此次空中旅程将是充斥5个半小时的混乱色情。”
  索德伯格主要在哀叹对于真实叙事和人物塑造的欣赏岌岌可危。但他的故事还有另一层寓意。他的邻座在穿越大陆的同时,用一种海量信息唾手可得的装置把宇宙压缩成一段冗长的经历、持续的音调。他愉快地转动着他的车轮。
  在频繁旋转自己车轮时,我紧握住自己的智能手机,向下看而不向上看,一直敲击手机屏幕打字,联系平常那些不太可靠的人,跟进娱乐活动和想法。但我尝试抗拒,因为用安全感换取全新的经历并非公平交易。上海的天际线是我从未见过的。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新发现?

推荐访问:之死
上一篇:年少的崇拜:年少有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