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区域文化特征及社会效应分析:心理学上的十大效应

来源:班主任总结 发布时间:2019-06-13 点击:

  摘 要:先进的区域文化是促进区域社会发展的有效方式。义乌区域文化经过千年的形成和演变,形成了独特的内涵特征:敢闯敢干、开拓创新的上进思想,重商商利、义利并举的市场观念,兼容并蓄、多元包容的吸纳精神,并在价值创造、激励动力、集聚整合、创新推动等方面发挥着重大社会效应,促进区域实现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区域文化;特征;社会效应;义乌
  在全球经济文化化和文化经济化的大背景下,文化因素在社会发展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文化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其本身具有综合性、创新性、历史的延续性和地域的差异性[1]。不同地域的地理环境、人力资源、社会发展基础等方面的差异,必然会形成区别于其它地区的鲜明的区域文化,并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和作用。
  近年来,浙江义乌的社会经济发展始终保持快步向上的发展态势。这其中有政策引导、历史机遇等方面的影响,但区域文化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影响因素,笔者将初步结合义乌区域文化的形成与演变过程,探讨义乌区域文化的社会经济效应。
  一、区域文化对区域发展的影响
  区域文化是指一个特定地域内的文化体系,是特定区域内的人们在长期从事的物质生产、精神生产和社会生活过程中所形成的具有浓厚的地域特色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人文心态、民族艺术、风俗习惯、道德规范等的总和[2]。
  区域文化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相互促进、相互渗透,二者是一种共生共存的关系[3]。文化以一定的区域地理、经济基础为前提,而形成一定的区域文化后又反作用于区域的发展,其文化精神和价值观决定并影响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选择模式、政策措施、运行方式以及发展速度和质量[4]。首先,区域文化影响区域发展特色。区域文化的特色直接作用于发展模式、产业结构。特定区域的人文历史境遇,给区域的发展打上了深刻的文化烙印,最终使不同的区域产生不同的发展道路。其次,区域文化影响区域发展软环境。人才的观念因素是区域发展软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同的区域文化产生不同的价值观念,进而形成不同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这直接影响区域创新。
  二、义乌区域文化的形成与演变
  义乌区域文化是江浙文化的有力代表,是典型的工商皆本、义利并重的商业文化。义乌最早的商业文化传统要追溯到两千多年前。义乌土壤贫瘠、人多地少,在生存压力下,当地农民肩挑货郎担、手摇拨浪鼓,去江西福建等地走巷串户,用自家产的生姜糖换取鸡毛,再把鸡毛做成鸡毛掸子换取微薄利润,形成了具有地区特色的“鸡毛换糖”和敢闯敢创的“拨浪鼓文化”。改革开放初期,货郎担与时俱进,将鸡毛换糖演变为小百货买卖,由此产生了街边小摊贩,并形成小商品市场的雏形。在这种文化传统的影响下,义乌市政府总结归纳出“勤耕好学、刚正勇为”的八字“义乌精神”。随着小商品贸易的日益红火,小商品城五易其址,八次扩建,享誉全球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屹立于江浙大地。在此期间,义乌人以包容之心,诚实守信与全世界宾朋从事贸易活动,形成多国家聚集、多民族交融、多元文化融合的欣欣向荣态势。2008年,义乌市政府根据小商品贸易体现出来的文化观念的融合与发展,在八字义乌精神的基础上又提炼出十二字“新义乌精神”:勤耕好学、刚正勇为、诚信包容。
  从“拨浪鼓文化”到“义乌精神”再到“新义乌精神”,是区域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是义乌人开拓进取的集体意识逐步积淀为特定价值观念的文化个性和审美创造。在这种群体性文化氛围中,勇于创新、讲求实效、追逐利益、没有官本位意识等市场理念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开放的文化意识环境,形成了一种群体性的思维和行为定式,人们思想开放,敢冒险、敢创新,潜移默化地塑造出具有特定文化禀赋的人群,推动了义乌商业的进步[5]。
  三、义乌区域文化特征分析
  义乌千百年来长期积淀下来的文化价值观念体系对于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往往是持久而深刻的,其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敢闯敢干、开拓创新的上进思想。义乌区域文化究其根本,是具有鲜明群体意识的创业文化价值体系。义乌地区较差的自然地理条件淡化了民众依赖自然环境、安贫乐道的惰性心理,孕育出冒险、开拓、进取的创业意识,催生出“敲糖帮”的创业行为,走出一条以商养农、以商求生存求发展的创业之路。“鸡毛换糖”的创业之路,其背后是义乌人对财富的强烈述求,而正是这种“鸡毛变金”的致富欲望,使得“鸡毛换糖”的商业内涵不断升级,逐渐跳出其原本意义的商业活动,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封闭、保守、中庸成为鲜明对比,成为代表义乌人敢为人先,创业创新的强大精神力量[6]。
  重商商利、义利并举的市场观念。义乌区域文化的突出表现是“尚利进取”的商业文化。与注重农耕文明、重义轻利的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思想及“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价值取向相比,义乌人“不以物小而不为”的商业行为更具理性思考,更具主体意识、独立意识,与发展市场经济追逐利润和重视物质利益的价值取向一脉相承。义乌“蚂蚁商人”用毫厘利润筑起一座建在市场上的国际化商贸城市,这是义乌人的经营之道,更是义乌之所以取得世界瞩目成就的文化精髓[7]。
  兼容并蓄、多元包容的吸纳精神。义乌区域文化经历千百年的传承创新,其涵化力和适应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包容与吸纳。义乌人手摇拨浪鼓走南闯北辛劳奔波时,最能体会的是出门的不易与艰辛,但他们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时,一种朴素的好客情感会自然而生。可以认为,义乌本土文化中所孕育的包容因子、开放因子为义乌的对外开放和商贸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文化优势[8]。如今,130多万外来建设者、2万多外国人与义乌本地人一道和谐相处,多元、包容的文化观念加强了多民族文化的沟通与交流,也促进了义乌区域文化的传播与传承。
  四、义乌区域文化的社会效应分析
  通过对义乌区域文化的内涵分析可以发现,区域文化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人文心态、道德规范对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形态有着重大的影响。文化是一种活生生的生存和发展方式,是一种素质,一种品格,是活泼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9]。区域文化作为区域社会运行的内在机制,以独特的机制渗透于区域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   1、区域文化的价值创造效应。义乌区域文化的价值创造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传统的经济价值创造。在传统的重农抑商意识中,开放精明的义乌人以义利并存、工商皆本的观念将鸡毛纳入到商品领域并实现其经济价值;随着“拨浪鼓文化”的发展,这一无形精神产品物化为小商品市场,直接创造价值,实现了区域个体经济的富足和区域整体经济的发展。二是经济群体的创造。人力资本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在鸡毛换糖的拨浪鼓文化中,诸多义乌商人勇于创新、讲求实效、追逐利益,产生出一大批开放创新、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企业家。浪莎袜业、新光饰品、双童吸管、华鸿相框的掌门人都是这类群体的代表,他们出身农民、知识缺乏,但长久的走街串巷、摆摊批发实现了商业的原始积累,成功转型为在全国甚至全世界行业领域中的佼佼者。
  2、区域文化的激励动力效应。文化是一种心态、是一种观念,具有凝聚力的文化能够形成一个区域特有的价值观和凝聚力,这种精神激励虽然不能够准确地度量,但通过整合和塑造文化资源,能够使整个激励机制更加有效,从而作为一种内部激励机制,提高生产效率,促进技术的进步[10]。首先是创业个体的激励。义乌区域文化的市场意识、工商意识激励个体实现创业,这种创业物微利薄,但薄利多销的心态以及个体带群体、以点带面的星火燎原之势造就了“小商品、大世界”的市场格局。待发展到一定阶段和规模,追求更大成功的持续动力激励创业者们不断创新,促使义乌商人大举挺进全国甚至海外市场,构成了蔚为壮观的“义乌军团”。其次是义乌政府的推动激励。适时出台鼓励措施,“兴商建市”的战略和有效的配置资源,让创业个体活力迸发,激励创业者们进一步开拓创新,从而实现区域经济社会的持续增长。
  3、区域文化的集聚整合效应。文化具有向心力,它是区域社会共同认可和打造的核心价值观念,对生产要素的流动和资源的配置有重要的影响。义乌诚信包容的文化传统提供了劳动者集聚的良好氛围,引导人力资源这一重要生产要素不断流入,为义乌的持续发展提供无限活力和生机。义乌200万常住人口中,本地户籍人口只有70万,外来建设者多达130万。外来人才的流动和配置,促进了义乌市场的转型升级,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人才保障。同样,区域文化营造了良好的投资形象和投资环境,推动资本、技术等要素的流入,从而通过集聚效应推动资本和技术的积累和集聚,对经济的增长产生关键的促进作用[11]。目前,义乌形成了针织袜业、饰品、工艺品等20多个优势行业,其中饰品、拉链行业占全国份额的20%,无缝内衣行业占全国的80%、世界的20%,形成了“小商品、大集群”的格局。
  4、区域文化的创新推动效应。创新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义乌人“敢为人先、开拓创新”的文化品格推动社会的持续变革。首先是区域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文化对资本、劳动力的有效配置,使义乌商人从走巷串户的敲糖帮到固定经营区域的商贩转变;而先进区域文化提供的适宜创新的制度性资源和创新环境,则促进小商品贸易从劳动力和资本密集型的粗放型增长不断向效率更高的知识技术密集型增长转变。其次是管理体制的创新。鸡毛换糖这种商业行为是自下而上地传递到政府,在农业贫瘠、民众生存艰难及改革开放的双重特定历史条件下,倒逼政府改变管理模式,从而开启义乌市政府“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有为政府管理模式之路。
  参考文献:[1][4] 殷晓峰,李城固,王颖.东北地域文化对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J].东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06:41- 44.
  [2] 殷晓峰.地域文化对区域经济发展的作用机理与效用评价[D].东北师范大学,2011:29.
  [3] 李艳艳.区域文化于区域经济发展的联动机制初探[J].沙洋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0.08:87.
  [5] 周博,郑国墨.浙江义乌商业发展中的文化渗透研究[J].求是,2007.06:87- 90.
  [6] 蒋芝英.区域创业文化特征及发展方向研究——以义乌为个案[J].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06.
  [7] 高燕,义乌市场的文化精神及价值体系[J].商业文化,2010.04:214- 215.
  [8] 中国社会科学院《义乌发展之文化探源》课题组.义乌发展之文化探源[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372.
  [9] 张敏杰,义乌文化的传承、传播与创新[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2.04:31.
  [10] [11] 张晖明、张亮亮,“软实力”的社会效应分析[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04:88.
  作者简介:
  高燕(1979-),男,湖北利川人,硕士,研究方向为地域文化。
  基金项目:金华市社科联2011年重点项目阶段成果,项目编号2011ZD136。

推荐访问: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上一篇:舆论引导 [浅析网络新闻的舆论引导与规范]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