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菜园子 我家冬天的菜园子作文

来源:保育员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11-30 04:59:23 点击:

  哇,另一种生命   天气逐渐地变暖。春节过后,菜窖里只剩下很少的蔬菜了。不见了水果们的踪迹——他们都被菜农的儿子用篮子装走了。
  “看来,他们都心满意足地出去了,但愿他们都是幸福的!”迪迪对贝贝说。
  “也许吧,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迪迪,我羡慕他们,是因为他们都那么有用。”
  现在,圆葱贝贝不再使用辣味对付靠近他的人了。这不是说他的辣味没有了,而是他几乎不生气了。他已经常常笑了,并且自己就说:“干嘛我要让别人不舒服呢?这可真不是好事情。”
  睡不着的时候,贝贝过来找迪迪说话——这一天,太阳升起很高了,老白菜也没有入睡,她身旁的迪迪却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但是,贝贝推她,让她醒来——他只是愿和迪迪说自己心里的话。他悄悄告诉她:“我肚子里很痒,一定是我病得很厉害了,迪迪,也许我快死了!”
  小土豆激灵地醒了过来,“不可能——”她喊了起来。
  “一定是的。”贝贝感到不开心。
  一边的老白菜闭着眼睛都不睁开,懒懒地打断他俩:
  “别再耗子磨牙了,影响别人休息,什么都乱说。”
  “可是,婆婆,贝贝说会死的,他病了。”
  “他呀,只是发芽了而已,性急了罢了。”老白菜还是不睁开眼睛。但她继续轻轻地说,“别管他,他会长出一丛绿绿的叶子,他的另一种生命。”
  这一次,小土豆迪迪可惊异不已,“什么,什么?婆婆,你说的是——”
  “另一种生命,像他妈妈一个样。”
  贝贝自己嘿嘿笑了,接过了话茬,“是的,我知道了,是绿绿的叶子,像韭菜那么漂亮!”晓得自己不是病了,他快乐了。只要不是死了,那变成了什么样都行。
  “不对,贝贝,你会比韭菜漂亮多了。你妈妈就曾经在我身旁,是我的朋友,她非常有自尊心。迪迪,你看到的贝贝只是现在的贝贝,将来的贝贝真的是更美丽的,我从他妈妈身上就能预知这一点。”
  “天那,另一种样子的生命?另一种……”迪迪为这个说法有点儿出神了。
  贝贝也感到自己高兴得心跳加快。
  “日子就要到了。”老白菜完全是自言自语。
  “婆婆,你这是说——”迪迪不知怎样说下去。
  “那是你们的日子!”老白菜加重了语气,她把眼睛睁开,看着迪迪,也看看贝贝,“是你们的,迪迪的,也是贝贝的。哦,小迪迪,你的另一种样子,会是——”
  “什么,什么?婆婆,快说,我的生命也有另一种样子?!”小土豆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是自然的。”老白菜拍拍迪迪的头,把她再一次搂到怀中,“绝对也有另一种样子,你的新生命,小家伙,但是我不想继续说出答案了,真的,我很累了。我想我需要很长时间地睡觉。”说完,她果然侧过身子,不理他俩了。
  迪迪出了老白菜的怀抱,和贝贝一起玩起来,既然都没有了睡意,他俩索性坐起来玩画画的游戏。他们见过圣诞卡上的画,就学会了画自己。此刻,他们都在画自己的另一种样子——按照他们的想象。
  菜窖里安静得只有空气在随着暖风流动。
  梯子最后一次来
  当日夜晚,菜窖的门又被拉开了——这次进来的外面的空气,是柔暖的。
  还是梯子先顺下来,接着,男孩也进来了。他点亮了灯。
  他看见了萎黄的白菜,把老白菜捡起来认真打量一下,便又放下——放到了菜窖墙角。老白菜再也没有醒过来,她独自永远地睡在菜窖里面了。
  男孩把所有剩下的蔬菜都拾起来放入篮子里,篮子沉重得他几乎拎不动了,用他的两只手托举到梯子上,然后,他走上梯子,很慢地,一点点往上挪移篮子,直到篮子举到菜窖门口,又用力挪到菜窖外面放好,他自己也走出菜窖,把梯子收上去——事实上,梯子这是最后一次进到菜窖里,以后就不必来了。男孩知道这一点,所以关上菜窖门时,重重地喘了口气,说道:“再见了!”
  男孩再也没有进来过。
  菜窖里面黑黑的了,而且是一直黑着。
  这天夜里,菜园子外面又一次落下了大雪……
  显然是最后一场雪,雪花很大,也像鹅毛一样大。但是,大雪也仿佛暖暖的,在菜园子里飞舞,飞舞,落满了空空的菜地,覆盖了那个隆起来的菜窖。
  然而,菜窖里不是空空的。
  菜窖里面传出了嘤嘤哭声……
  是小土豆在独自哭,在黑暗中,她的哭泣那么软弱无力。
  所有的蔬菜都离开了,只留下了她孤零零坐在那里——她太小了,即使男孩拿走了所有的蔬菜,却根本没有想到带走她。她觉得自己是没用的土豆了。
  她哭,不但由于孤单;她还觉得自己失望——哪里会有什么新的生命样子呢?她是一只被放弃的最小的土豆而已,小到连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她也想念老白菜,但老白菜一点儿没了声音,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再也不会对她张开怀抱。
  “别哭!你听啊——”
  黑暗中传来的话语,给了小土豆迪迪最意想不到的安慰。
  真是的,都忘记了蚂蚁K和他的女朋友了!
  就是他们,他们没有离开迪迪。他们也在菜窖的黑暗里面,在角落里看着迪迪。当大雪飘舞在菜窖外面,K敏感地觉察到了下雪的声音,他希望小土豆的哭声能停下来。
  “听啊,你快听——”
  这回没有谁在问这种声音像什么了。
  菜窖里没有了七嘴八舌,只有宁静,和那个停止哭泣的小土豆。
  是雪花在唱歌。菜园子居民都懂歌声,雪花在唱。
  其实,下雪的声音,远远比唱歌好听。非常美妙,美妙得可以让人觉得仿佛站在彩虹上面。
  是的,美妙,像是升起彩虹……   像是有新的生命来自天堂……
  种 子
  “宝贝,别忧伤。”蚂蚁M轻轻地握住小土豆的小手。
  自从老白菜睡着了以后,迪迪再也没有被这样温暖过。可是,蚂蚁M在这个冬天学会了许多东西,她从K的身上学到了勇气和关心,也从老白菜那里学到了爱。
  “婆婆好可怜啊!”迪迪说道。
  “并不是那样的,宝贝!她的灵魂去她的爱那里了。她早已有了爱!而且,她的爱像星星那样美。不是吗?她爱上的白菜开花了,那些金黄颜色的白菜花,花蕊里有她爱的芬芳,花瓣上有她传递的凤仙花的欢乐,这些并没有消失啊。不是有了籽粒吗?那些白菜籽儿春天还会播种在菜园子里,然后又有了新的白菜——说不定是他们俩的,这些新白菜既能像老白菜,也会像老白菜爱上的白菜。”
  “你说的好奇妙啊!”迪迪说。
  “就是这样奇妙,宝贝,没有一种爱是毫无结果的,只要真的在爱了,就会留下种子——尽管有时那种子小得肉眼看不见。”
  “就像芥菜种子一样小吗?”迪迪问。她听说过芥菜种子。
  还没等蚂蚁M回答,蚂蚁K走过来——他听到了外面有异样的声响,他想保护自己的女朋友,也保护小土豆。
  “嚓!——嚓!——嚓!”
  是菜农铲土的声音。
  “快,亲爱的,保护好迪迪!”蚂蚁K急着喊道。
  蚂蚁M赶紧把自己的身体贴在小土豆身上,她知道,菜窖快塌了!
  “宝贝,别慌!你不要怕,是春天马上来了,菜农来平整他的菜地了!”
  迪迪一点儿不懂母蚂蚁的话。
  她懵懂地看着母蚂蚁,这个菜窖里她最后的朋友和保护者——蚂蚁M正在用身体紧紧地护着她。
  “记着,宝贝,你是种子,你也会发芽——只要你好好地在泥土里呆着,等待春暖花开时,你也会再一次破土而出,像你妈妈曾经的那样——现在,你必须让我们抱紧你,让你尽可能离地面近一些,不管泥土压下来多少,你都别害怕,而要有信心活着,我们会保护你!”
  轰隆!菜窖塌陷了!
  菜园子里的菜窖消失了。
  然而,小土豆迪迪没有消失,她只是被埋在泥土下面了。
  由于蚂蚁们的帮忙,她其实距离地面很近,甚至能听到菜农和男孩的说话声。
  而且,她呼吸到了菜园子里的新鲜空气——那是春天温柔的气息。
  她一点儿不害怕了,也不感到寒冷。
  小土豆迪迪只是在期待自己发芽。
  (全文完)

推荐访问:优秀党员 优秀党员
上一篇:【越界】越界餐厅加盟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