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艰难时势]阿富汗

来源:党课心得体会 发布时间:2019-12-03 05:01:50 点击:

  北约各国驻阿富汗的盟军(合称驻阿富汗国际维和部队,即ISAF)的领袖们,或许都挺乐于跟哈米德·卡尔扎伊总理说再见的。他们从2001年开始支持此人的政府,而他将不具备参加明年4月的大选的资格。卡尔扎伊是个不稳定且情绪化的人,本周他更又一次显示了他是个多么不知感恩的人。“正是北约的行动,”他对BBC说,“造成了阿富汗的苦难和阿富汗人民的大量死亡,而且其行动毫无益处,因为这个国家并没有变得安全。”为了保卫卡尔扎伊的政府免遭敌手,将近3400名ISAF军人献出了生命。可想而知,西方国家的军队长官对他的讲话感到愤慨。
  不过,有两件事让他们的怒火有所平息。首先,他们知道,当西方国家安排卡尔扎伊上台时,也让他承受着民主制所有的全部压力。他因此需要表现出他是在服务于阿富汗人民,而不是各位外国将军。其次,他们知道,到了一年后,他们也许会相当怀念有卡尔扎伊的时代。他的继任者很可能比他还要难打交道,背景可能比他更可疑,其上台的方法可能比卡尔扎伊2009年的“当选连任”还要黑暗。
  ISAF即将撤离其作战部队,将抗击塔利班叛军的战斗留给阿富汗军队去打,而卡尔扎伊也将在年内下野。自然而然的,西方现在正急于要留下一个有生存能力并具备某种民主合法性的阿富汗政府。一位在国内外都受到尊敬的总统当然会对此有利。
  目前有大约27位候选人已经登记参选,每人都连带着两位副总统候选人兼竞选搭档。他们并不全是军阀,其中有很多还会中途退选,但里面已经有了足够多纪录糟糕的部族强人,准备通过大选将其黑暗政治扩展到全国范围。重要候选人阿卜杜勒·沙伊夫已经邀请基地组织的领导层到阿富汗经营,并以此在选举中得分。另一位候选人居尔·谢札则是来自坎大哈的军阀,而坎大哈曾经是塔利班(主要是普什图族)的据点。他有个外号叫“推土机”,既指他的个人风格,又和他在楠格哈尔省当省长期间雷厉风行推动其各项项目的纪录有关。
  副总统候选人阿卜杜尔·杜斯塔姆则是少数民族乌兹别克人,因此能赢得相当重要的选票,2009年选举中他便为卡尔扎伊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他曾在苏联扶持的政府下担任军事指挥官,政府1994年被塔利班推翻后,他又成为一位名声恐怖的军阀。但最近曾和他相处过的西方外交官说,他比以前圆润成熟了很多。他所辅助的候选人阿什拉夫·哈尼是一位更有头脑的人,因此他们之间的搭配比较适当,虽然哈尼曾称他是“著名杀人犯”。哈尼是前金融部长,还是世界银行官员,并曾在“治疗失败国家”和“建国战略”方面与他人合写过足够像那么回事的著作。
  另一位更加都市化的候选人则是阿卜杜拉·阿卜杜拉,则找了两位更加粗糙的搭档。穆罕默德·汗是伊斯兰协会党的一名领袖,而该党的军事组织是反政府叛军的一部分。另一位穆罕默德·莫哈奇克则来自少数民族哈扎拉族,曾经历过4次暗杀。和杜斯塔姆一样,去年曾有人权组织在报告中指控他在2001年以前犯下战争罪。
  阿卜杜拉博士在人种上是塔吉克人(但有普什图血统),曾在北方联盟担任外交部长,而正是北方联盟于2001年美国的空军和特种部队协助下推翻了塔利班。阿卜杜拉随后成为一名反对派领导人,并且在2009年的肮脏选举中排名第二。
  而这次选举也不太可能会干净到哪儿去。广受尊敬的研究组织“阿富汗评论家”的马丁·冯·比勒特列出了麻烦所在:选民注册系统存在缺陷;几百万有效的选民卡并不和任何具体选民直接关联;普遍的安全威胁;还有“选举机构与安全机构之间的全面勾结,无论是出于忠诚、金钱利益还是压力所迫”。
  这种国家机器能够左右选举结果的感觉,使得卡尔扎伊对任何候选人的支持都显得举足轻重。但他可能会信守诺言,至少在公开场合不支持任何候选人,虽然他自己的哥哥也有参选,另外也有一位前外交部长被认为最受他信任。卡尔扎伊的支持也许会给他的人的当选造成污点。而且,如果他的人在选战中失败,也会给他造成惨重的羞辱。但卡尔扎伊并不是真要告别舞台。一座宏伟的居所正在喀布尔建设中,位置离总统府很近。卡尔扎伊说他希望留在国内并享受他的“遗产”。然而,他的存在也许没什么好处,他和他继任者的关系也令人担忧。
  这次选举很可能会搞得一塌糊涂,在这种前景下,外界也许会倾向于认为阿富汗人还没有准备好搞民主。然而,正是2001年选择卡尔扎伊这一可疑的行为,从外部破坏了这个国家的政治系统。卡尔扎伊既软弱又傲慢,太容忍政府内猖獗的腐败行径,又总把责任推到外国人身上。
  新宪法给了阿富汗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央化政府。在这个人种和地区分歧颇大的国家,这种体制只会造成不稳定。回顾来看,让声名狼藉但参与过推翻塔利班的军阀进入政府也是个错误。塔利班中比较温和的力量也不该被排斥在政治进程之外。也许无论如何,逐步升级的战争都会发生。但是排斥塔利班使战争成为了必然结果。因此,2001年的政治架构从不能带来真正的民主与和平。

推荐访问:之死 之死 之死
上一篇:[“书自香我何须花”:读朱永新《书香,也醉人》] 书能香我不须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