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寿镜吾人物形象_《三味书屋》中寿镜吾先生之我见

来源:党委总结 发布时间:2019-06-18 04:07:36 点击:

  中图分类号:G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0745(2013)08-0366-01   凡是读过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读者,应该都对寿镜吾先生的形象很深刻的吧!然而读者们对文中的老先生却持着不同的看法、评价。有的认为:先生是一个体现孔孟之道的,不学无术的典型腐儒,或说,是一个深受毒害的长期执行地主阶级教育路线的下层知识分子,是不自觉地为旧制度效劳,是旧教育制度的忠实执行者,不懂得少年儿童的心理,拒绝学生的提问,泯灭他们的求知欲等等;有的则认为:先生是一个宽厚和蔼和开明,正如文中所说的,“方正,质朴和博学”等等,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此,我也谈一谈我的一点看法。
  现在就就文章的一些句子来逐个分析吧!
  文中这样写道:“三味书屋;扁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没有孔子牌位,我们便对着那扁和鹿行礼。第一次算是拜孔子,第二次算是拜先生”。读到这里,我们肯定不禁要疑问:作为古代教学的书屋里为什么不设孔子的牌位呢?而是“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既然没有孔子牌位,那为什么还要“拜孔子”呢?我以为,首先,那幅画的寓意是:“鹿伏古树下” ——即“禄福古是书下”的偕音也,意为学生好好读书,就能得到福禄,即“学而优则仕”;而不设孔子牌位,那是因为寿镜吾先生是有点反传统思想,所以不设孔子牌位,这,从寿镜吾先生的传记里可以看出来:
  “寿镜吾(1849~1929),名怀鉴,又字镜吾,晚号菊叟,绍兴城内都昌坊人。清同治八年(1869)中秀才。选授课文注重文采,异于传统,被人讥为“离经叛道””。
  至于没有孔子牌位还要“拜孔子”那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又不能彻底免俗市,于是就对着应该放牌位的地方拜一下,将就了;再则,因为虽然没有孔子牌位,但是孔子仍是读书人景仰的伟人,仍是要拜的。但无论如何,在旧中国,寿镜吾的三味书物不设置孔子牌位,实属难得的“离经叛道”与开明行为。
  “第二次行礼时,先生便和蔼地在一旁答礼”。“和蔼”——侧面反映了他的宽厚、和蔼、开明。
  当我问先生”怪哉”是怎么一回事时,“不知道!”他似乎很不高兴、脸上还有怒色了”。有的读者认为,“先生”不回答鲁迅“怪哉”问题,是“迂腐”与“心胸狭窄”的体现。可我以为,一,象这样的“怪”问题先生不一定能解释得了。二,在课堂上向“先生”问如此与自已所学的课程毫不相干的内容,在旧时的私塾课堂里是不能容许的。譬如现今,如果有哪个学生在语文课上回答完老师的提问后,问起电子游戏机的原理来,这位语文老师对此懂不懂且不论,就是精通此道,但要立即放下课文去为他解说一番,估计也是办不到的。当然,现在的我们可以这样对提问者说:“等下课之后我再回答你所提的这个问题好吗?……”
  “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只不过瞪几眼。”有人认为,先生的戒尺和罚跪虽“不常用”,但“毕竟是用了”,与常用者并没有“质”的不同这显然是脱离一定历史条件对人物的苛求。体罚是封建教育制度的产物,在这个制度下指教的人不可能超越这个制度。体罚在那时是通例,但先生的戒尺和罚跪均“不常用”,可见他严而不厉,心存爱心,真是难得的开明,须知,在当时历史条件下,三味书屋的入学礼仪、课堂常规、教材教法,都必然受到封建教育制度的制约的。反过来想想现在的教师,板着面孔,高举心理“大棒”,让学生背诵教材上一些垃圾和稻草之文,让学生背书的唯一理由是“应付考试”,而忽视自己和学生的修身,这一点,和寿先生相比,不知要差多少。现代的一些教师虽手中已无戒尺,但体罚学生的手段不知要高明于寿先生几倍,体罚学生的程度不知要高于寿先生几倍。
  先生读书读到精彩处时,“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有人认为“先生”“书读到精彩处的姿势”,“是非常迂腐可笑的”,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先生”“一面在课堂上摇头晃脑地欣赏无聊文章的描写”,“一面教学生死读书、读死书”,是“典型腐儒”。但我觉得“先生”“须发都花白了”虽不再是为金榜题名而读,却还那样那样神情专注,还那样活到老学到老,那样注重身教,执着敬业,不得不敬佩之。且观当今商潮涌来,有些高级教师,一级教师也干起了“第二职业”。双休日难得休息,工作日就更忙了,因“雀巢鲜果棒”要天天进货,虽有“野马”代步,但终因种种原因也难尽如人意。常常是“野马”立足未稳,上课铃声就连连敲响,不得不饥肠轭输,气喘吁吁,拎起教本疲惫不堪地进了课堂,一进课堂,便是学生“自习”“完成练习”,最终的结果是:及格率为:0;平均分为:20、30分。高薪低能,得过且过,误人子弟!相比之下,先生的读书的“入神”比起那些“混”工资的老师们不知要伟大多少。
  有的读者认为:“先生”读的”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是“欣赏无聊文章的描写”,但熟知这是清代武进人刘翰写的《李克用置酒三垂冈赋》中的两句,这两句是刘翰写唐藩镇李克用因一次对梁战争的胜利,在三垂冈置酒庆贺,手挥如意,倒空酒杯,欣喜若狂的情景的。赋的内容是写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写得极生动、传神,因此,说是“欣赏无聊文章的描写”是不对的。
  我们都知道,在鲁迅诸多的老师中,最为敬重的有三位:一位是他的启蒙塾师寿镜吾先生;一位是他的日本老师藤野先生;还有一位就是他青年时期的老师章太炎先生。而寿镜吾是鲁迅认为是“极方正、质朴、博学”的老师。从传记中我们知道,寿镜吾老先生忠守父训,立志不当官,也反对和禁止儿子去当官。他不允许小儿子去赶考,甚至把他锁在楼上,每顿饭菜都叫人给送去。结果他的小儿子用麻绳绑在窗门上,缘绳而下,逃出了楼房,终于去北京考取了朝考一等第一名,当上了吉林省农安县的知县。但寿镜吾老先生却骂他不孝,且骂了好长一个时期。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清朝政治混乱,官场腐败;使寿镜吾认为乱世切莫去做官,即使做了官也是昏官。这种遁世退却、不合浊流的态度在当时是可贵的。
  当然了,在封建社会里,他的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未免是守旧的,比如,先生不回答什么是“怪哉”就罢了,但没必要“有怒色”;比如上课时,先生因为读书“入神”了,以致于“人都到那里去了?”或者在课堂上学生“用纸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戏……”“画 画”而读书时“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试想,要是现在的课堂教学纪律也是这样的话,那可能将是“校将不校”了;他让那些儿童去读念“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 “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 等这些深涩难懂的文言文等等都说明其历史的局限性的。对此,我们应该一分为二,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评价,同时也不能超越时代,向他提出过高的要求,我们批评旧的教学方法,但老先生的人格是值得尊敬的。
  总之,想起被误读的寿镜吾先生,我们深感愧疚。因为我们现在许多教师根本不如被我们长期批判的这一位“封建老朽”!
  让我们再次重温三味书屋门上那副对联:
  “至乐无声唯孝悌,太羹有味是诗书”。

推荐访问:你觉得现在自己的实际收入甚至账面收入减少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你觉得现在自己的实际收入甚至账面收入减少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你觉得现在自己的实际收入甚至账面收入减少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你觉得现在自己的实际收入甚至账面收入减少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上一篇:思想政治工作心得体会 [论新形势下民族地区高校辅导员在学生思想政治工作中的作用和地位]
下一篇:绿色建筑与节能建筑【论绿色建筑设计与绿色节能建筑】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