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0亿财政赤字:险不险?】1980年全国的财政赤字128亿

来源: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8-12-18 点击: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为弥补财政减收增支形成的缺口,拟安排中央财政赤字7500亿元,比上年增加5700亿元,同时国务院同意地方发行2000亿元债券,由财政部代理发行,列入省级预算管理。全国财政赤字合计950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在3%以内
  
  仍在安全警戒线内
  
  9500亿的财政赤字被称为史无前例,并引发一些人对于经济安全的恐慌。但是被采访的专家的观点几乎一边倒,均认为,中国的赤字率相比欧洲国家还是较低,9500亿元的预算赤字凸显力度空前的财政扩张,但规模仍在风险警戒线以内。要促进中国经济在2009仍然能够发展并且达到8%的目标,财政赤字不是洪水猛兽,不必如此惧怕。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安全范围之内
  按照国际通行规则,3%是赤字的警戒线。国家统计局通报的2008年全年GDP情况,总额为300670亿元,增长9%。如果按此计算,9500亿元财政赤字的规模,已经占到了2008年GDP总量的3.1%,总体来说,还依然是在一个安全范围之内,但我们依然要关注风险的问题。4万亿的投资效果怎样,这样的模式会不会再次拿来使用?如果一旦出现风险,将会对政府形成挑战,所以,政府投资4万亿的财政政策应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货币理论与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杨涛:问题不是特别大
  9500亿财政赤字差不多已接近3%的警戒线,但是前几年国家的财力增长还是比较快的,政府税收也是超快增长,这就为目前国家的实力积累了一定的财政基础,考虑到未来GDP可能会较快地反弹,这个问题应该不是特别大。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安体富:赤字属于积极财政的一部分
  当前收入减少,支出增加,赤字是必然的。赤字属于积极财政政策的一部分,积极财政政策减税和扩大支出两个特点决定了必然会出现赤字。最近以来中国的赤字水平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为了尽快刺激经济、克服经济危机,可以适当采取加大赤字的措施,即使突破3%的警戒线也没关系。目前直接减税并不一定能够刺激消费,主要是收入差距较大,导致整个社会消费倾向较低;而投资见效较快,且投资额中一般有40%将直接转化为工资带动消费。为尽快刺激经济增长,用些猛药也属合理。
  
  9500亿财政赤字的合理性何在?
  
  其实,对于中国采取激进的措施扩大赤字的确是必要的,而且在政策的力度上必须加大,这都是大家的共识。按照4万亿的刺激计划,到2010年底中央财政应该安排的资金是11800亿元,而在财政增收大幅滑坡的情况下,这11800亿的公共支出无疑需要财政赤字。但我们需要明白:9500亿的规划的合理性, 9500亿的匡算过程,以及在突破3%的国际警戒线之后,以什么样的制度安排预防可能发生的风险。
  现在大家都认为,中国应该扩大赤字刺激经济,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亚当・斯密的财政平衡论毫无意义,寅吃卯粮意味着对未来的信心,但必须有一个安全的度,否则就成了对未来的过度透支。从2009年的情况来看,1月份财政收入为6131.6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17.1%,跌幅令人目瞪口呆。而在宏观经济的其他指标都没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经济的未来并不确定,什么时候探底仍然是一个未知数。这种情况意味着,2009年的财政收入的困难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如果财政赤字过大,意味着经济未来的宏观风险也在加大,而这种风险,无疑也具有乘数效应。
  9500亿的赤字同时也意味着,4万亿投资中,政府支出所占的比重将远远高于11800亿元,如果11800亿的支出计划不变,财政赤字只要达到6000亿左右。这其实也透视出,在4万亿的投资效果尚未显现的情况下,政府将再次加大公共支出的力度。但如果我们把刺激经济的重头戏都放在政府支出上,对民间投资无疑具有很大的挤出效应,本该属于激活民间投资的领域,因政府的投入而无法进入。合理的制度设计应该是,政府用很小一部分的资金,去撬动民间沉淀的资本,而不是政府唱独角戏。有可能造成宏观政策在实际效果上的悖论:我国经济本身的问题之一就是产能过剩,而政府的过度投资必将使这种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在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的情况下,在政策层面下猛药、出重手都无可非议,但前提是要对症下药,找出中国经济真正的问题,并且在重大政策上尽量讲求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我们目前尚看不出9500亿赤字的政策合理性何在。而且,就数字而言,近10年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也大多在2.5%以下,即使是在财政赤字占GDP比例最高的2002年,也不过是3.02%。有些观点认为,就中国的经济增长而言,3%的安全线有点过低,应该按照5%的标准来衡量中国财政赤字的风险,这种论调本身一方面没有任何根据,另一方面,根本没有考虑我国巨额的“隐性赤字”,比如,社保欠账、地方债务,如果把这些都匡算进去,我们的真实赤字率已经远远超越了3%。
  毋庸讳言,尽管我们的经济状况的确很严峻,但还没有严峻到宏观政策手忙脚乱、破釜沉舟的地步。2009年能保8更好,保不了8,依据中国经济本身固有的“刚性”,也危险不到什么地方去。政策思考的重点似乎更应该放在:在一个比较合理的增长速度下,如何确保高就业,而不是仍然走以前高增长、低就业的老路。特别是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更多的是结构性的困难,这不可能靠三拳两脚一蹴而就地解决,更不可能期待靠一两副猛药就能立竿见影。而是必须依靠扎扎实实的工作,必须依靠推动关键领域的改革,放松管制,撬动民间资本,并实施还富于民的政策。赤字的确不可怕,但如果我们对赤字本身高唱赞歌,而忽略其负面效应的时候,财政赤字可怕的一面就快来了。
  
  关键在于用好赤字
  
  对于这个字面上略显庞大的数字,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表示,“根本问题不在于赤字具体数字是多少,关键在于怎么用好它。”他强调,从方向上应该侧重投向民生,从方式上来看,应该作为撬动资金,启动更大的民间资本进入市场。
  汤敏建议,采取“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譬如在投资回报率不高、民间投资不愿进入的领域,如民生、环保等领域,国家可用补贴的方式,增加投资回报率,鼓励民间资本进入。”2008年中国民间投资达到11万亿〜12万亿的规模,对经济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他认为,如果2009年能用赤字带动起民间投资,保经济增长就有很大保障。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李贞告诉记者,在确保政府行政开支不再超常增长,开源节流的基础上,政府应该更多地创造条件,放水养鱼,而不是过多干预市场,干扰企业发展。在政府投资方向上,她认为,应该投资一些市场做不了的事。例如,基础设施建设,诸如农田水利设施等。
  但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不赞成赤字用于资助民生服务,从长期来看,更多地应该依赖健全的公共财政来推动公共政策,“包括教育和基本医疗保健服务在内的这些关键性服务,最好是用税收或其他经济性收入来资助,用赤字和举债的办法来资助无异于加重未来的经济和公民负担,并削弱政府提供未来公共服务的能力。”
  在王雍君看来,理论上只有赤字融资资助的项目为资本项目,并且具有合理的财务回报率,才不会将负担转嫁给未来。但他也指出,经历30年的大规模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再考虑到当前的经济环境,符合最低门槛的项目实在不多。
  而且,王雍君认为,公共政策的正确方向是鼓励民众多花钱,而不是政府自己多花钱。因为政府花钱的边际效益通常低于私人部门,政府花钱越多,整个经济的效益越倾向于下降。理论上,政府可以将支出集中于关键性的民生服务方面,但这些服务的最佳资金来源是经常性收入,而不是赤字或债务融资。
  
  对于短期的经济刺激,王雍君认为,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赤字开支所资助的支出项目具有经济上的合理性,也不意味着赤字支出能够准确符合国家的战略重点。“中国当前的情况不是政府花钱太少了,而是花得太多了。”他强调,“各级政府应致力推动创造机会、增进国民信心的政策,而不是自己多花钱的政策。赤字政策也应该遵从这个思路。”
  
  拉开财政体制完善的帷幕
  
  直观看来,所谓赤字就是财政入不敷出, “寅吃卯粮”,因此由中国传统的“量入为出”理念观之,没有赤字、或者赤字很少才是良好的经济状况,才是国民经济运行健康的表现。
  这样的观点背离了现代财政学的基本理念。“量入为出”、实现预算平衡固然是财政部门的必然追求,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考量预算平衡的时间标准不同。传统观念以一个财政年度为基准,而现代财政理论则以整个经济波动周期为基准。换句话说,在现代财政理论看来,由于宏观经济运行有高峰也有低谷,有繁荣也有衰退,因此短期的财政预算赤字根本就不是问题。
  经济衰退期出现的财政赤字,能够通过刺激政策带来经济繁荣,而经济繁荣期的大额预算盈余收益,反过来能够弥补当初的预算亏损。这就是以完整经济周期而不是以单个财政年度为基准的预算平衡。其实,这样的理论并不难理解,但是改变中国人传统上喜好“盈余”、“平衡”,排斥“亏损”、“赤字”的观念却并不大容易。依此而言, 9500亿元的创纪录赤字预算,的确可以看到调控部门应对危机的决心,以及对现代财政理论观点的履践,这可谓是财政调控理念的一大进步。
  财政调控理念的改进只是财政管理体制完善的第一步。财政部门大可提出规模庞大的预算赤字计划,但是对于这些庞大资金的使用,需要一个能够充分说服公众的理由。否则,一旦相关约束机制缺乏,就有假借“周期预算平衡”的理念而致赤字资金被滥用的可能出现,而这同样不符合现代财政理念。
  财政资金的使用须以公共利益最大化为唯一目标,相关资金投向须符合逆经济周期趋势运行的基本规律。以此观察,多达9500亿元的财政赤字,考验的并不仅仅是财政部门和公众有关赤字问题的理念革新,更将考验中国立法部门对财政资金预算使用的监管能力。从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律看,面对金融危机当前的局面,期望行政部门能非常平滑地熨平周期波动的确有很大难度,往往一些为对抗经济衰退而出台的刺激方案,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成为推动经济过热的诱因。
  历史教训值得汲取。按照程序,相关财政预算方案将提交全国人大审议,期间,有关资金的运用规模、投向、预期成效等事项都将渐次为公众知晓,这一审议过程理应成为中国立法机构监督财政政策实施的历史契机。9500亿元的财政赤字拉开的只是财政管理体制完善的帷幕。
  (综合《望》新闻周刊2009年第9期、3月2日《中国产经新闻》,作者分别为两报记者)

推荐访问:财政赤字 险不险
上一篇:干部公选:如何保“质”又保“量”?_公选干部退出历史
下一篇:“对台戏”:海峡上空的广播战:海峡之战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