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忙则无事,人闲则生事 [“有事法制”,无事生事]

来源: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日本军部(防卫厅)幕僚40年前偷偷摸摸策划,首相福田赳夫26年前正式下令着手研究的“有(战)事”法案,终于在今年5月15日获得众议院通过。10年来积极推动宪法修改舆论的《读卖新闻》表示:“这是第40个年头的一(大)步”。同样以鼓吹宪法修改为己任的《产经新闻》更在头版头条以“摆脱禁忌的安保论争”的醒目标题,欢呼日本从“和平的幻想”中觉醒。
  日本的“有事法制”三法案,即《武力攻击事态法案》、《自卫队法改正案》和《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改正案》,为什么被认为是敏感的禁忌问题?又为何历经40年之久才获得国会批准呢?
  
  曾经只是“暗箱操作”海湾危机提供了生机
  
  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战后日本的和平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不得拥有军力,并否定其“国家的交战权”。
  但早在1977年,福田赳夫内阁就同意了防卫厅提出的“加强有事法制的建议”,以便为突破法律限制,发展军事力量制造法律依据。但由于当时饱受战火洗礼与吃尽战败苦头的日本民众还普遍患有官方所说的“恐战病”与“厌战病”,而且与自民党政府分庭抗礼的反对党和反战市民团体对当局的备战法案也有一定的牵制力量。因此“有事法制”只能在极其秘密的状态下进行“暗箱操作”,且始终处于“准备阶段”。
   “有事”法案话题之公然提出探讨和争论,可以说是在1990年海湾战争以后。当时,以“国际贡献”为名,高举“联合国”旗帜的自民党干事长小泽一郎及其智囊们向日本民众游说的基本论调有三:1.作为经济大国,日本必须扮演与其国力相匹配的角色,为国际社会作出相应的贡献,日本必须出钱出力(派兵),从而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2.战后的国际秩序是日本打败仗时建立起来的,当时日本没有发言权。现在是日本参与国际政治新秩序“千载难逢的良机”,日本应该趁机突破现有受制于和平宪法的条条框框。3.战后日本人危机意识淡薄,陷入“一国和平主义”(即只有日本一国在执行和平主义)的泥坑,日本必须加强国民的危机意识和建立国家的危机管理体制。
  换句话说,不管是从满足国民的大国梦(第一个战略目标是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是从积极插手国际事务、参与国际“新秩序”的强烈欲望或者保卫国家的角度来看,日本都不能不与“一国和平主义”诀别。说得更加具体一些,修宪、派兵和做好一切应付危机的准备工作是刻不容缓的。“有事法制”无疑正是同时实现上述目标的一个精心策划的重要步骤。
  
  日本国内丧失制衡力量
  
  在官方与媒体利用海湾危机,倾其全力抨击“一国和平主义”,鼓吹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满足日人的大国梦),以及渲染“日本安全受到威胁”的舆论攻势下,战后谈战色变的日本人大大地动摇了对“和平宪法”拥护的信念。但要一步到位,废除几乎已成为战后国民共识的“和平宪法”也不那么容易。1990年11月,海部内阁向国会提出的《联合国和平合作法》之所以最终被迫成为废案,说明了当时日本民众对当局有意派兵的大小动作还存有疑虑和戒心。
  日本政界对包括今日的“有事法制”等派兵法案全面丧失牵制力量,可以说是在1993年细川护熙成立名为“非自民联合政府”(实为自民党政权的延长与发展)之后。1994年,社会党委员长村山富市率领该党投奔40年的劲敌自民党,成立名为“村山内阁”、实为自民党操纵的三党联合政府,更标志着日本政坛进入“总执政党化”与“总保守化”的时代。在这之后的日本政坛,不管是反对党阵营的领导权或者执政党都被自民党人或前自民党人所囊括。而最大的输家则是社会党。该党不仅抛弃了建党以来所有自我标榜的基本方针与口号,包括反对日美安保条约与坚决拥护和平宪法等,最后连起家的“社会党”老字号也收藏起来,易名为社会民主党。
  可以这么说,1993~1994年以后的日本政坛基本上就是自民党人化整为零或化零为整,或者说自民党人不同派系化为不同党名(包括石原慎太郎之流的“无党派”)合纵连横的政治游戏。借用各党派相互责骂的话来说,当今日本政坛的局面是:各党派之间的离离合合,只有权力与欲望之争,而无政策与纲领之别。
  针对众议院出席议员90%支持官方提出的“有事”三法案,执政党的头头们和不少媒体都在大加颂赞第一反对党民主党的“负责任态度”,并希望今后能通过两大党协商(实际上是日人所说的相互勾结的“谈合”)的方式决定日本今后的走向。不少报章还特地标出“民主党内无人造反”的标题。
   民主党内谁会造反呢?出身自民党、在党内位处优势,举足轻重的前自民党人当然不会反对。就以该党前代表人物鸠山由纪夫来说,他对修宪之热忱与积极态度,并不亚于推销“普通国家”论的小泽一郎或者今日趾高气扬、准备统帅三军的首相小泉纯一郎。至于游离于党内各派系之间,以“无党派”和“庶民派”为卖点的党的代表人物菅直人,虽然手持“人权”和“人道”旗帜,却只有“形象”而没有实力,更谈不上什么政策与纲领。
  
  进入“翼赞政治”时代
  
  实际的情况是:执政的自民党,与以自民党出身者为中心,再加上看法和自民党人接近的前社会党人及徒有“庶民派”形象的菅直人等组成的第一反对党民主党相互勾结,步入举国一体的“翼赞政治”的门槛。
  在“有事法制”三法案获得通过、日本首相可以以“有事”为名,随时指挥三军迎击“敌人”乃至先发制人后,一部分日本媒体也已经开始在为当局抛弃“专守防卫”的基本政策鸣锣开道,做好舆论的准备。10年半前打破禁忌、推出“宪法修正试案”、大造修宪舆论的《读卖新闻》不久前就以“北朝鲜威胁”为名发表社论,主张对“专守防卫”的内容进行检讨和深入的探讨。这家发行量最大的日本大报还引述内阁副秘书长安倍晋三(前首相岸信介的外孙)的谈话指出,随着武器的进步、战术与战略的改变,1970年以来日本对内对外誓言推行的“专守防卫”政策的内涵与范围应该有所改变。弦外之音是自卫队的“专守防卫”应该与时俱进,而不一定要限于日本领土、领空和领海的范畴。与此同时,一部分自称为“新保守主义者”的政界人士已跃跃欲试,放出“以核还核”的日本“核武装”论调。
   在“有事”三法案通过后,小泉首相之所以连宪法最后的遮羞布也索性扔掉,兴奋地声称自卫队实际上就是(宪法禁止的)军队,看来并非只是狂人狂语,而是蕴藏着更深一层的战略思维。▲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梅汝�与东京审判】东京审判观后感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