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安乐死_瑞士安乐死怎么收费?

来源: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9-03-03 点击:

     5年前,59岁的埃丽卡・卢莱和69岁的律师路德维格・米内利创办了“体面俱乐部”,它的座右铭“体面地活着,体面地死去”。根据俱乐部的统计数字,到2001年已有1860个人希望某一天能够走过这个死亡通道。2001年有50个人走过了这条通道。
  俱乐部位于离苏黎世市中心不远的一条大街,这是座地处街角的冷漠却又现代的灰色方楼。护士埃丽卡说,只有能够证明自己已经患了不治之症(包括生理和心理的)、痛不欲生,或者已经严重不能自理,并且每年至少要缴纳18欧元会费的老人,才能得到护士为他提供的一种药物。这套简朴的住宅里面有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和一个结束生命的房间。墙壁是白色的,左侧的墙上是幅裸女的画像,埃丽卡说那代表着生命。
  在房间对面的角落里,有套音响设备和一堆古典音乐CD。“如果有人愿意,我就为他放一张,”埃丽卡说,“大部分人在死亡之前情绪都很好,有的人能谈一两个小时,对我讲述自已的人生。也有人进门就说想尽早结束生命。有时我为他们准备咖啡,让他们抽支烟。有的人来时还犹豫不决。有位夫人要求给她时间把手里的那本书读完,她用了3个小时才做出最后决定。”
  比利时和荷兰是世界上仅有的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而体面俱乐部之所以能够在瑞士生存,是由于根据瑞士《刑法》的规定:“任何人以利己原因唆使他人自杀或为其提供帮助,无论自杀已经实现或者未遂,都将被判监禁,最多5年。”而推断出的理由,就是说,如果完全是以利他人为目的而帮助他人死亡的,就不会承担刑事责任。
  除了每年的会费以外,体面俱乐部不收取任何费用。所有与俱乐部合作的人,包括开具“死亡药方”的医生、做心理检查的大夫、送终的护士和志愿者,都不拿报酬。但事实上有些安乐死者为了感谢俱乐部为他们安排不归之旅,向俱乐部慷慨捐赠。
  在一间厨房里,埃丽卡给我们演示了准备药品的过程。她把水和15克“戊巴比妥纳”放进杯子里,然后晃动它。安乐死者必须用自己的手拿这个杯子,并且自己把药喝下去,如果有人替他做这些动作,就会被认为是谋杀。一个将死的德国人只能靠一条与胃联接的导管进食,这样他就得依靠注射器。埃丽卡打开厨房里的另一个盒子说:“他得自己推动注射器,我们在旁边只是陪伴他。”
  并不是所有到这里来准备死亡的人都敢于走出最后一步。一个德国女人是两星期之后才重新回到这里的。一个黎巴嫩女人将她的死亡推迟了3个月。还有一个德国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当死者完成了自己的意愿,已经完全没有生命迹象的时候,护士马上就会给苏黎世警察局打电话,告之刚刚有一个人自己完成了死亡。很快就会来几个警察,还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法官,他们要核实死亡是完全自愿的。如果有什么疑问,俱乐部就会出示死者办理的最后一份证明。所有人都必须填一份黄纸的表格,上面用法文写道:“自行死亡声明。我决定今天实施我的自行死亡……我不向俱乐部追究责任。”如果法律上没有问题了,遗体就会被埋葬或火化。俱乐部会遵照那些死者的要求或者应家属的请求办理相关手续。
  尽管如此,俱乐部的活动还是引起争议。有人对外国人在此自行死亡很反感,说苏黎世成了“死亡旅游”之都。还有一位地方女法官曾企关闭与德国的边境,以防止准备安乐死的人进入苏黎世。而俱乐部的邻居们对墙那面发生的事情似乎并不在意,“能够这样死也算不错”。
  (余摘自《环球时报》本文有删节)

推荐访问:还不 还不
上一篇:美国全球兵力部署 [美国全球兵力大调整]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