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的传奇:白纸的传奇2016答案

来源: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大约在我出生前一年,父亲到上海谋职。当时上海由一位军阀占据,经人推荐,父亲做了那个军阀的秘书。   那时上海是中国第一大埠,是谋职者心目中的金矿宝山,父亲能到那里弄得一官半职,乡人无不称羡。可是,据说,父亲离家两年并没有许多款项汇回来,使祖父和继祖母非常失望。
  大约在我出生后一年,那位军阀被国民革命军击败,父亲在乱军之中仓皇回家,手里提着一只箱子。这只箱子是他仅有的“宦囊”。
  箱子虽小,显然沉重,乡人纷纷议论,认为这只随身携带的箱子里一定是金条,抑或是珠宝。
  可是,我家的经济情形并没有改善,依然“紧张”,遣走使女卖掉骡子,把靠近街面的房子租给人家做生意。乡人伫足引颈看不到精彩的场面,也就渐渐地把那只手提箱忘记了。
  我初小结业,升入高小。美术老师教我们画水彩,我得在既有的文具之外增添颜料和画图纸。这时,父亲从床底下把那只箱子拿出来。箱子细致润泽,显然是上等的牛皮。
  他把箱子打开。
  箱子里全是上等的白纸!
  那时候我们使用两种纸,一种叫毛边纸,米黄色,纤维松软,只能用毛笔写字;还有一种就是今天的白报纸,那时叫新闻纸,光滑细密,可以使用钢笔或铅笔。那时,“新闻纸”已经是我们的奢侈品。
  父亲从箱子里拿出的纸是另一番模样:颜色像雪,质地像瓷,用手抚摸的感觉像皮,用手提着一张纸在空气中抖动,声音像铜。这怎会是纸?我们几曾见过这样的纸!那时,以我的生活经验,我的幻想,我的希冀,突然看见这一箱白纸,心中的狂喜一定超过看见了一箱银元!
  当年父亲的办公室里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纸。当年云消雾散,父亲的那些同事分头逃亡,有人携带了经手的公款,有人携带了搜刮的黄金。
  父亲打算什么也不带。
  他忽然看到那些纸。
  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异常爱纸,何况这些在家乡难得一见的纸。紧接着他想到,孩子长大了也会爱纸、需要纸,而这样好的纸会使孩子开怀大笑。他找了一只手提箱,把那些纸叠得整整齐齐,装进去。
  在两个三代同堂、五兄弟同居的大家庭里,继祖母因父亲失宠而嫌恶母亲,可是母亲对父亲并没有特别的期望。母亲当时打开箱子,看了,抚摸了,对父亲说:“这样清清白白,很好。”他们锁上了箱子,放在卧床底下,谁也没有再提。
  倏忽7年。
  7年后,父亲看到了他预期的效果。我得到那一箱纸顿时快乐得像个王子。由于纸好,画出来的作业也分外生色,老师给的分数高。
  高小只有两年。两年后应该去读中学,可是那时读中学是城里有钱人的事,父亲不能负担那一笔一笔花费。他开始为我的前途忧愁,不知道我将来能做什么。但是,他不能没有幻想,他看我的图画,喃喃自语:“这孩子也许能做个画家。”
  我用那些白纸折成飞机,我的飞机飞得远。父亲说:“他将来也许能做个工程师。”
  有一次我带了我的纸到学校里去炫耀,一张一张赠送给同学,引起一片欢呼声。父亲大惊:“难道他将来做慈善事业?”
  父亲也知道幻想终归是幻想,他用一声叹息来结束。这时母亲会轻轻地说:“不管他做什么,能清清白白就好。”
  清清白白就好。我听见过好多次。
  现在,我母亲逝世50年了,父亲逝世也将16年了,而我这张白纸上已密密麻麻写满了几百万字。这几百万字可以简约成一句话:“清白是生命中不可忍受之轻,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刘婵娟荐自《报刊精萃》)

推荐访问: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上一篇:过去的大学都是这么做的|都是月亮惹的祸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