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拉到底有多遥远】 遥远的布达拉儿歌

来源: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9-06-12 点击:

  我终于又到了拉萨!这是我来到拉萨后的第一句感言。多少个日日夜夜,西藏是我梦牵魂绕的地方,我向往拉萨,向往布达拉宫,因为这里是无数佛教信徒的心灵圣地,是大千世界人们心中爱与善的永久天堂。那天,拉萨湛蓝的天空格外深远,天外有天,我眯着眼睛眺望着九天之外的红晕,望着明明灭灭的宇宙万千。我知道,到了西藏,万物生灵就成了沧海一粟,我寻寻觅觅,想在这碧海蓝天里寻找一丝白云,然而什么都没有,蓝蓝的天宇上只有闪烁的太阳和悠闲的雄鹰。
  我坐在司机加松的车上,和煦的阳光隔着玻璃抚摩着我的脸庞,带给我无限惬意。朋友占都是要将我送到他早已订好的一个藏族人家去吃午餐的。拉萨的马路并不宽阔,这里来来往往走着的都是摇着转经轮的男女信徒,房檐上和山岩间到处悬挂着五颜六色的经幡。从车窗向外望着黑黝黝的大山,我的心静若碧水,与车窗外曲曲弯弯、泛着白浪清清凌凌的拉萨河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到了西藏,似乎就到了一个神的世界。有这样一首藏族民歌:“东方雪山顶上,彩云纷纷扬扬,那是大神小神,正在天上行走!”在歌唱者的眼里,高高邈邈的天空里布满了许许多多的神,云遮雾盖的雪山上居住着大大小小的神,草原河谷里生活着男男女女的神,水里的鱼是神的化身,地里的庄稼都有灵魂。一句话,在这里,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因此,在西藏,无需你寻寻觅觅,到处都能遇到神庙、神坛、神塔、神山、神石、神湖、神树,每条路口都有神佛安居的嘛呢石堆,每家房顶上都飘扬着祈神的五色经幡。在那些空气稀薄、人迹罕至的高山隘口,朝佛者也用石头垒起山神的宝座,过山者无不诚惶诚恐地顶礼致敬,高呼:“吉吉!索索!神胜利了!”
  到了拉萨,好像离开了纷纷扰扰的尘世,又回到了温馨、舒适的家,这里精神的滋润远远大于物质的追求。记得上次到西藏,我去了庄严肃穆的大昭寺。大昭寺门前广场上是摇着尾巴的流浪狗,它们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享受着朝拜者的施舍。寺院门前和周围都是磕着等身长头和摇着经轮步履匆匆的藏族同胞,他们黑红的脸上神情平和,眼睛里透露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在曲曲折折的大昭寺,我看见了白山羊神像。提起白山羊之神,人们要寻寻觅觅回溯到l300年前。那时,拉萨还是一片坑坑洼洼的荒原和湖沼,藏王松赞干布的尼泊尔妃子赤尊公主,试图在这里建一座神庙,供养她从家乡带来的明久多吉神像,即释迦佛祖8岁等身造像。她的努力并没有成功,白天建起,夜里倒坍;今天建起,明天塌陷。正当赤尊公主苦恼和沮丧之时,文成公主经历千辛万苦从长安来到了这里。赤尊公主听说文成公主懂得阴阳八卦,善于勘舆地形,便派女仆带上一升金粉的礼物,到文成公主驻地登门求教。文成公主经过勘舆和测算,测出西藏地形如一仰卧魔女,拉萨城中心是魔女的心脏,沃塘湖是魔女的心血汇成。要建成供奉释迦牟尼的神庙,必须调集1000只白山羊,从北郊的果噶拉山驮运土石,把沃塘湖填平,才能完成这件功德。松赞干布和赤尊公主采纳了文成公主的主张,征集了许多民夫和1000只白色山羊,开始填湖建寺。一时,从湖边工地到果噶拉山麓,疙疙瘩瘩的小道上驮运土石的白山羊络绎不绝。这段路程实在太远,驮的东西也太沉重,不少山羊倒毙路边,还有更多的腰背磨烂,痛苦万状。大昭寺开光的时候,松赞干布和他的两位妃子感念白山羊的功德和付出的牺牲,吩咐匠人雕刻了一只白色山羊,安置在大殿一角,让它和大昭寺其他神祇一样,享受信徒香客的朝拜和祭祀。神庙也定名为“热阿曲朗祖拉康”,意为“山羊负土幻化的释迦神庙”,所谓大昭寺,是后来附会的名字。
  关于白山羊的故事,我是从西藏博物馆的讲解员那听说的,可到了大昭寺,我更感觉到了藏族人对神灵的崇拜。在这里,我还看到维修大昭寺屋顶的男男女女手里提着一种长柄、下面像杵子的阿嘎棍在打阿嘎。他们的队形是那样的整齐,他们的动作是那样的潇洒,巍巍雪山、灿烂朝阳映照着他们黑红的脸庞,布达拉宫的红墙、大昭寺的金瓦衬托着他们矫健的身影,他们一边跳一边唱,气氛热烈,情绪高昂。他们告诉我,他们都是自愿报名的千千万万各地义工中的一员,轮到他们出工时,他们感到那是莫大的荣耀。我曾常给学生讲解劳动创造诗歌,可那都是书本上说的,没想到今日里蹦蹦跳跳的劳动现实让我突然领悟劳动不仅创造诗歌,它还赋予了这个多才多艺的民族一种与众不同的天性。大昭寺里藏族人对神灵的崇拜随处可见,昏暗的殿堂里神佛肃立,闪烁的酥油灯光更让我产生了无限敬畏。可我突然在这神圣的殿堂里看见了四组男女相对的欢喜佛,这欢喜佛我在布达拉宫里也是见到的。初次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一瞬间,我被震撼了!汉族人认为不能进大雅之堂的男女性爱双修,在这里却进入了修炼的最高境界,此时他们明明白白就在我的眼前。我想,这是一个光明磊落、热爱生命的民族,他们不需要戴上假面具来遮遮掩掩,这是一个尊重生命的宗教,他们更崇尚甜甜蜜蜜的灵与肉的结合与和和美美的生命变迁。欢喜佛在我眼前的出现使我对藏传佛教和藏族同胞有了全新的认识,我好像看到了“世界屋脊”生命禁区里那鲜活的一个个生命顽强地在这里诞生,牛羊成群,百鸟争鸣,各种野生种群物竞天择地在这里自由繁衍。
  占都将车一直开到了拉萨河边上的一个藏家小院,藏式房屋里的一切都是藏家人的摆设。我们刚入座,鲜美的肥羊肉、牦牛血肠和拌了酥油甜香的糌粑就端了上来。我吃着切得薄薄的生牦牛肉,藏族姑娘捧着光灿灿的银碗来给我们敬酒。先敬天,后敬地,再敬父母,我用中指蘸着酒向天空、大地洒去,然后一仰脖将碗里的青稞酒灌了下去。占都告诉我这是最正宗的青稞酒。我将醇香可口的青稞酒喝进肚里,没过一会儿只觉浑身的毛孔仿佛全被打开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来给我敬酒,他们唱着酒歌先自己喝上一大碗,然后捧着酒让我喝,我们就这样在这里互相敬着酒、唱着歌,一直喝到夜幕将大地、天空包裹得严严实实。
  喝到高兴,手舞足蹈的占都索性领我去了藏族人的一家歌舞厅—— 囊玛。囊玛与内地的歌舞厅是不一样的,这里完全是藏式的装修风格,大大方方的藏族人一家一家陆陆续续都到了这里,他们一边喝着酸酸甜甜、醇香可口的马奶子,一边在这里听歌。这里没有声嘶力竭的噪音呐喊,没有骚首弄姿的打逗调侃,都是纯洁的、发自肺腑的天籁缠绵。先是10多个藏族男女演了藏戏,接着一男一女轮换登台唱歌表演。10块钱一条哈达,我买了20条。一个歌手唱完,人们将哈达献给歌手,我也与人们和歌手进行互动。上上下下,你方唱罢我登场,10多个歌手各有各的风采,悠悠扬扬马背上的藏歌让我如痴如醉沉浸在喜悦幸福之中,这歌一直唱到了月上中天我们才恋恋不舍地走出囊玛。   回来的路上,占都要让我坐上车。我说,咱们走一走吧。我们摇摇晃晃地从层叠、巍峨的布达拉宫红山脚下走过。
  拉萨的夜是那样的宁静,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一轮圆月似一洁白的光盘挂在天上。我望着夜幕里的布达拉宫,它好像缥缥缈缈高入云端,又好似恍恍惚惚就在眼前。月光洒给我一身缤纷的光泽,大地带给我一腔盘旋的热恋,我行进在树荫婆娑的“地球第三极”,就像要踏进了丝丝缕缕情思缠绵的嫦娥月宫里。我想,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是不是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去会他心爱的姑娘。我好像听到了那世界上最美的情歌: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皎洁月亮。
  母亲般的情人脸庞,
  浮现在我心上。
  仓央嘉措是一位活佛,也是一位凡人,几经转世,几多轮回,他受人顶礼膜拜,也像你我一样有着七情六欲。他来自粗犷冷酷的雪域高原,却唱出了婉转动听、细腻如诗的美丽情歌。他的歌声悠悠扬扬直入云霄,穿越浩渺的时空隧道,世世代代回荡在我们的心间。每每听到这首几百年前的情歌,我总是情不自禁地被打动,朝朝暮暮心系菩提结善缘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肉身自由盘旋,看到了圣洁的雪山下,壮丽的布达拉宫旁,一位年轻的喇嘛向着远方唱着这首美丽动人的情歌。森严的布达拉宫,巍巍峨峨,高不可攀,对于历世达赖喇嘛来说,这是一个不相信爱情、不相信浪漫的地方。因为它象征着一种使命,这是一种以牺牲自我、感化芸芸众生的使命。然而,自从年轻英俊的仓央嘉措走到了这里,爱情与浪漫像一道绮丽的彩虹,以情诗的方式,把一道道七彩的颜色书写在了布达拉宫的上空,渲染出了一幅缤纷的图画,流泻出了无数动人的歌谣。一边是宗教的神圣凝重、威威严严,一边却是世俗的柔情蜜意、缠缠绵绵,这两种似乎是永远平行着的、根本无法重叠的人类情感,在这里却自然、和谐地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今晚,我好像就和仓央嘉措在一起,浮躁、得意、迷茫、沮丧、恐惧,此时都化成了袅袅腾腾的浮云;善良、磊落、奋进、自由、爱情,已让我坦坦荡荡迈开了轻快的脚步。
  我盘盘旋旋展翅冲破了阴霾。
  我欢欢乐乐翱翔在白云蓝天。
  我兴奋地问苍茫大地,布达拉到底有多遥远?
  一个洪亮的声音从空空荡荡的远方冉冉飘来:
  说近近在眼前,说远远在天边,
  也许你永远找不到,也许它就在你我的心间。

推荐访问:你知道 你知道 你知道
上一篇:烟云安在 云南烟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