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狱中逃生:画家夫妇的爱在车祸中涅槃】 地狱画家

来源: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9-10-07 05:02:41 点击:

  为艺术献身的恩爱夫妻   1998年,李火与颜琪玮相遇在漯河艺师。在班里,颜琪玮是学校卫生部的干部,李火是班里的卫生委员。每周一次的卫生检查,颜琪玮戴着白手套站在班级门口,摸摸门框,然后喊,李火,过来看看呀。李火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乖乖跑过去擦灰尘。那时,两个人只是普通朋友。毕业后,李火考入周口师范学院的艺术类本科,颜琪玮则考上了郑州轻工业学院。在郑州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两个人再度重逢,李火说起往事,叫颜琪玮“白手套”,那是他给颜琪玮起的外号。颜琪玮听罢哈哈大笑,若不是这个男生自我介绍,她已经不认得李火了。爱情就这么奇妙地开始了。
  大学毕业之后,李火为了生存,也曾做过一些其他工作,但大多都和艺术有关,有一段时间,他在绿叶电脑学校做美术教师。2006年,李火放弃了6000元的高薪,加入石佛艺术公社,他想成为一个职业艺术家。
  石佛艺术公社创立于2006年,由旅美艺术家黄国瑞先生牵头成立,4年间迅速将200多名河南本土的艺术创作者聚集在一起。艺术家们在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一个叫石佛的自然村租当地村民的房子,改建、翻修成艺术工作室,在那里创作艺术品。
  2008年,李火与颜琪玮结婚。李火的QQ网名叫“懒猫守护神”,签名是:直到有一天,遇见了她,我的世界变了。我做上了猫的守护神,就一只,还是懒猫。
  婚后,李火和颜琪玮恩爱有加。每晚,李火都给颜琪玮端洗脚水倒洗脚水。有一次,朋友买了一个柚子,李火正好来串门,朋友给李火两瓣吃,李火一句话不吭,拿着柚子就走,他拿回家给颜琪玮吃了。还有一次,朋友去李火家吃饭,颜琪玮不在家,李火就把菜里的肉拣出来放在小碗里留给颜琪玮。颜琪玮回到家后,又悄悄把肉拨给了李火。
  李火是一个开朗、爱说笑的男人。相反,颜琪玮内向、腼腆,是一个随和、白净、漂亮、文气的女人。每次李火和朋友在家吃饭,颜琪玮总是端着碗在厨房自己默默吃,从不出来打搅他们谈话。
  颜琪玮对李火的美术事业给予了全部的支持,做职业画家,全靠卖画生存,李火夫妇的生活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两个人曾经在一个星期只靠50元钱活了下来,这50元钱除了吃饭,还要买画画用的颜料。
  石佛村在偏僻地带,整个村子只有一个回民开的小饭店、五家菜店和一个简易超市,李火最常吃的饭是速冻饺子。村里的房子冬天冷、夏天热,交通不便,一般人无法忍受那种寂寞。
  为了支持李火专心画画,颜琪玮辞职,在离石佛村较近的一家设计公司重新找了工作。
  李火靠卖画生存,每年的收入不超过5万元,颜琪玮打工的月工资不超过3000元,但是他俩心态超好。他们结婚度蜜月去了深圳,住在朋友那里,在将近20天的时间里,总是下雨。有一天李火和颜琪玮去笔架山玩,结果遭遇暴雨,淋成了一对落汤鸡,两个人还是笑得乐不可支。
  颜琪玮喜欢安详的生活,她能把石佛村的枯燥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窝在家里打一个小游戏或者看电视就能高兴好久。周末,颜琪玮会去教堂做礼拜,她信仰耶稣,其他时间就是陪李火,还有做饭,从不感觉寂寞。
  飞来横祸让生命支离破碎
  然而,平静清苦的生活却被飞来的横祸终结了。
  2010年12月14日,郑州大风,冷,预报的雪没有下来。李火骑着电动车去接颜琪玮下班。颜琪玮照旧在文化路与北三环交叉口的家乐福楼下等李火,他们一起骑电动车回家。
  晚上7点多,天冷,两个人在电动车上冻得瑟瑟发抖,李火开着玩笑,他总是喜欢开玩笑。下了西环与科学大道立交桥,家,近在咫尺。当时是7点30分左右,一辆奥迪A6轿车突然如幽灵般出现,车祸在一瞬间发生,李火被撞飞十多米,电动车支离破碎,颜琪玮被挂在奥迪车下。但是,车并没停下,丧心病狂的司机企图逃脱罪责,继续顺着科学大道向西狂奔。车速很高,马达声轰鸣,地上,是颜琪玮的血迹。拖行近2公里后,颜琪玮血肉模糊地出现在信息工程学院门口,奥迪车扬长而去。路人发现后赶忙报警。
  120急救车首先发现了李火,他还有意识,掏出手机给一个叫王国平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王老师,我被撞了。然后昏死过去。王国平蒙了,之后,120救护人员用李火的手机重拨了王国平的电话,告诉他李火出车祸的消息。李火被送往河南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石佛艺术公社的全部画家火速赶到医院,守在急救室门口。他们以为受伤的只是李火一个人,但是几分钟后,另一个重伤者被送到医院。这个伤者,面目全非,头部被削去近半,大脑外露,耳朵没了,肩膀没了,脸没了一半,就像一个活生生的被解剖者。王国平惊愕地问,你是颜琪玮?伤者微弱点头。顷刻,痛哭声弥漫医院。
  李火和颜琪玮都被下了病危通知书。李火挣扎在死亡边缘,更为严重的是颜琪玮,她被汽车拖了近2公里,右半边头骨没了,只剩一层脑膜包裹着大脑,磨掉的还有耳朵、脸颊、脖子和肩膀。医生说,颜琪玮即使保住生命,今后还要面临大量的移植皮肤、安装骨架等整形工作。朋友们担心,这个白净、漂亮、文气又内向的女孩子,今后怎么敢照镜子。
  10天后,李火终于有了意识,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琪琪在哪儿?我的手机在哪儿?让我给她打个电话。”艺术家朋友们撒了一个美丽的谎:“琪琪刚回老家,等你好点了再给她打。”
  此时,李火对车祸毫无记忆,迷迷糊糊就相信了。为圆谎,大家都背诵了台词,防止说漏了嘴。但遗落在床边的一份报纸,还是让李火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李火的病情已趋于稳定,但颜琪玮此时还处于危险期。颜琪玮在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张口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替我向公司请假了吗?
  出事前,李火揪心着3件事。
  他雄心勃勃地要创作一幅2米长的大画,工作室里悬挂着那幅未完成的作品,墨迹未干。
  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为石佛村的艺术家开辟了一块新的土地,计划创建一个河南当代艺术区,这些地允许艺术家使用,建造工作室,但也要支付不菲的费用。李火计划建造一个300平方米的属于自己的工作室,需要很多钱。他和颜琪玮要努力赚钱。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结婚3年了,他们计划要一个孩子。李火不止一次向朋友提起这个计划,脸上洋溢着幸福。
  李火躺在病床上,想着这些事,心急如焚。
  非人折磨有爱相随
  更让李火心焦的是,颜琪玮的伤情十分严重。他听医生说,颜琪玮的右后侧头骨被磨掉,安装了钛合金钢板,右耳朵都被磨掉了,右肩胛骨位置的骨头也被磨没了,取代的是后来移植的骨头,头皮是从腿上割掉的皮肤移植的。在第一次的手术过程中,她被缝了600多针。后来,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手术……
  李火苏醒后,第一次见妻子,是透过重症隔离区域的隔离窗玻璃,他看见妻子浑身裹着纱布,插着氧气管和进食管,全身在不停地颤抖……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好端端的女人会这样,他难受得食不下咽。
  隔离期间,李火像得了强迫症似的,不停地折千纸鹤,希望能给妻子带来平安,小屋里很快被千纸鹤塞得满满的……
  7天后,颜琪玮可以和李火见面了。见他进来,颜琪玮在护士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将身子翻过来,面向着他笑。她可以在丈夫面前掩饰身上的伤痛,却没法掩饰身上的伤痕。她面目全非,且体无完肤,硬硬的伤疤一块连着一块,惨不忍睹……李火强忍着,才没让眼泪往下掉……
  最让人撕心裂肺的是每天一次的换药。换药时不能打麻药,肩膀伤口大面积结痂,只得一点一点地将她身上的纱布剥下来。医生不允许李火看妻子换药。一天,李火趁医护人员不注意,溜了进去,只见妻子的肩膀活像一只被剥完皮的兔子,血淋淋的。医生用酒精对创面清创,妻子痛得不停地大喊……他突然感到浑身像被刀剐一样疼痛难忍,在外面哭了……
  每次手术前,颜琪玮只要听到放手术器械的车子的车轮声,她的呼吸就明显加快……李火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每次从手术室出来,她都是嘴唇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李火问她痛吗,她总是满眼是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而他不能代替她,只能轻轻地吻她的唇……
  病情稳定后,他们回到家开始了漫长的治疗和守护生活。
  李火用勺子喂妻子饭菜,可勺子怎么都对不准她的嘴,饭菜几次都弄在病床上……
  在床上整整躺了5个月后,颜琪玮竟奇迹般站起来了!但是因为双腿肌肉萎缩,还不能走路,她每天拉扯关节,每天练习走动;她很怕练习坐下站起,泪珠总是一颗颗地喷出。李火给妻子按摩身上的疤痕成了必修课,这样,会恢复得快一点。令他感动而又心疼的是,好几次在他帮妻子按摩伤疤时,妻子流泪了,泪水湿透了他的双手。
  死里逃生成为“东方毕加索”
  半年过后,虽然看起来恢复得跟正常人已差不多,但李火其实失去了很多:上半身基本没知觉,用针狠狠刺,才会感觉有点疼;丧失了味觉,吃什么都像嚼蜡,医院也查不出具体原因。
  针灸用的针头,有的扎在腰椎上,有的扎到舌头上,每次扎3针。李火以前晕针,车祸后都被扎得没感觉了。扎舌头主要是想恢复味觉,不知道是不是有效果。现在有一些在事故中突然丧失味觉的人,这部分群体却面临着无法取证维权的尴尬,你说你没有味觉,只有你自己知道,医院没法出这方面的鉴定。细心的颜琪玮将做完的针灸的针头搜集起来,提议做个行为艺术,唤起社会对这部分人的关注。
  起初的半年,李火连一张画都没有画过。一方面是因为要照顾妻子,另一方面,他什么也画不出来,根本找不到感觉,脑子里是一团乱糟糟的糨糊。
  除了身体,李火的心理创伤也很大,和朋友交谈时,他常常会忘记说过什么,呆呆傻傻的,他还没有从地狱般的阴影中走出来。
  对于李火的作品,上海有一家画廊很感兴趣,曾向李火谈过合作意向,打算一年给李火10万元生活费,李火在这期间创作的作品都卖给他们,可是出了车祸后,他与上海的画廊失去了联系。望着挂满四壁的画作,李火常常是一声叹息。半年没用过的画案上,放着一摞厚厚的装着医院磁共振片的纸袋,纸袋下放着半幅没完成的山水画。
  痛苦不期而至,默默忍受不是办法,必须直面惨痛的人生。李火想到,自己是妻子人生的动力,必须小心翼翼地照顾妻子的感受,他开始变得比以前更乐观了,因为他是妻子的支柱,让妻子快快乐乐地生活,这也成了李火创作的动力。
  原来是从生看死,当从死看生时,李火豁然开朗,做事不再畏畏缩缩。李火少了些许偏激,多了些厚重。所有这些,都通过画面与观众的心一起跳动。
  画了8年国画工笔人物,他对传统再熟悉不过了,这为他的“众生相”系列找到了支点。
  在吸收西方现当代艺术时,他刻意与其他人拉开一点距离,不能撞车。当作品有其他人的影子时,作品格调自然就会下降。
  颜琪玮在病况稍微好点的时候,就陪着丈夫一起去调查很多颅脑损伤之后失去味觉的人,约他们吃饭喝茶,记录一些影像。虽然大家都吃不出味道。一位老太太,退休之后,本来该享受天伦之乐,却突然失去味觉,而且很难将自己的感受表达清楚。李火有所触动。车祸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普遍现象,却很少有人关注。因为车祸不是美感的表达。
  李火将艺术符号表达在行为艺术、装置艺术上。因为他觉得,行为艺术、装置艺术最本真的还是关注人类生存现状。
  佛说,众生皆佛相,佛即众生相。
  李火说,这就是众生相。
  绘画表现的是心,李火的行为艺术、装置艺术要表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形象。
  2013年1月,李火的抽象系列画作《众生相》,在美国纽约当代世界艺术画展上一鸣惊人,被誉为抽象派画作最杰出代表。人们把他同抽象派泰斗毕加索相提并论,称他是“东方毕加索”。
  编辑 / 杨世莹

推荐访问:勇者 勇者 勇者 勇者
上一篇:防暑降温小常识 [夏季防暑降温小常识.doc]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