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钉钉招副总裁_阿里钉钉副总裁张斯成:换一个工作方式,突破企业临界

来源: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12-11 点击:

【猎云网北京】12月8日报道(文/周效敬)

12月8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在会上,阿里钉钉副总裁张斯成受邀发表《以飞轮效应驱动数字经济》的精彩主题演讲。张斯成对传统企业组织与数字化企业组织做了对比,并分享了企业数字化变革中对飞轮效应的应用——管理思想变革和新的工作方式对个人创新创造力的积极影响,他认为,实现数字化企业组织,应该从新的工作方式开始。

张斯成认为 ,经济的母体是产业,而产业又是由大量的企业和组织构成,因此,经济数字化过程离不开产业数字化,产业数字化又离不开企业的数字化。一个产业里,当大部分企业实现了数字化转型,这个产业里的互联网企业就形成了。

传统的企业组织与数字化企业组织的最大区别,张斯成认为在于工作方式不同。传统企业更多地在做两种模式:第一,经验式的管理,特别是以纸质管理为代表的时代;第二是以孤岛形式存在的IT管理。传统企业目标是通过机制的设置,达到效率的提升。但在这样的过程里人没有被解放出来的。人在流程里就像生产线上的一个螺丝钉,围绕着流程转。在这种模式下,人只是帮助流程完成工作,工作效率的瓶颈非常明显。

张斯成表示,数字化企业领域有两个特点:第一,行为在线化。企业里所有的行为,包括人的行为、组织行为是在线的。第二,数据在线化。所有的人、财、物、事都被数据化,实现在线通达。所以在数字化企业里,人是被解放出来的,不再围绕着机器工作。取而代之的是,机器围绕人来工作,这种以人为本管理模式下所有流程都能以它最合适的方式,随时随地由人发起它的改进和优化过程。

飞轮效应是通过业务的不断组合和叠加,一点一点地推动业务的进展,逐步地累积动能,最后达到临界点,实现自驱。如何实现飞轮效应的累积?张斯成认为,要通过革新工作方式。当公司采用全新的工作方式时,员工的动能不断累积,当到了一定临界点,企业的每个组织成员创新创造力就会得到极大的释放,从而使企业突破临界。

在数字化企业里,所有的人都有自驱力。而钉钉的生态在线、业务在线、协同在线、沟通在线和组织在线,可以助力企业实现在线化和数字化。张斯成表示,实现数字化企业组织,应该从新工作方式开始。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猎云网删改整理:

张斯成:大家好,我在阿里巴巴钉钉负责战略投资和生态发展,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钉钉在过去四年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感悟。

首先讲一讲“数字经济”这个名词。在过去四年里,大家都在谈论经济怎么转型,特别是今年出现了一个关键词,叫数字经济。在我的理解里,“数字经济”有两层意思:第一,叫做数字化经济;第二,叫做经济数字化。这两个含义代表了不同的层面。经济在数字化过程中是数字化经济的一个基础。因为只有经济全面数字化,才能发掘更多数字化经济的机会。所以在这样的过程里,大众可能更关注的是经济怎么向数字化转化的过程。

而经济数字化不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大家在过去十几年里都在做这个事,特别是消费和生活领域。今天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移动互联网,所有事情都可以在移动互联网上完成,所以我们已经生活在移动互联网上面了,这就是经济数字化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整个产业和工作领域,相对整个消费领域而言,经济数字化的整个进展还比较慢。

大家都知道,经济的母体是产业,而产业又由大量的企业和组织构成。所以,经济数字化过程离不开产业数字化,产业数字化又离不开企业的数字化。近两年,特别是今年下半年比较流行的一个词,叫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本身关注的就是在产业里,如何通过一个新的方式实现它的变革。我认为,一个产业里,当它大部分企业实现了数字化转型,这个产业里的互联网企业就形成了。

回过头来看,我们到底面临什么样的企业群体?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中国有4300万家企业,且这些企业还在传统企业的状态。而数字化企业,企业和企业间没有明显边界,取而代之的是更多语言基础、更多迭代和升级的可能性,所以这样的企业充满活力和想象空间。

传统的企业组织与数字化企业组织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我们认为在于工作方式不同。传统企业更多的在做两种模式:第一,经验式的管理,特别是以纸质管理为代表的时代。今天中国有很多小微企业还处在这样的时代。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IT。过去十几年,IT领域内有些企业还做的不错,但更多的还是流程化管理。虽然IT很多,但彼此打通很难,都是以孤岛形式存在。所以,不管传统企业以哪种方式,它都是以流程和系统为核心。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比如流水线设计等各种流程设计,包括很多专业的细分化专业人才的培养等,其实我们想达到的是科学的管理模式。但是这种科学管理背后的目标是提升效率。传统企业目标是通过机制的设置,达到效率的提升。但是在这样的过程里有一个问题是:人是没有被解放出来的。人在流程里只是一个节点,就像生产线上的一个螺丝钉,围绕着流程转。在这种模式下,人只是帮助流程完成工作,所以工作效率的瓶颈非常明显。

在数字化企业领域里有两个特点:第一,行为在线化。企业里所有的行为,包括人的行为、组织行为是在线的。第二,数据在线化。所有的人、财、物、事都被数据化,实现在线通达。所以在数字化企业里,人是被解放出来的,不再围绕着机器工作。取而代之的是,机器围绕人来工作,这种以人为本管理模式下所有流程都能以它最合适的方式,随时随地由人发起它的改进和优化过程。

钉钉服务了很多企业,我们发现往往优秀的企业有五个特点,也叫五个在线,特别是已经实现数字化企业,分别是:第一,组织在线,所有的程序员都是在线的;第二,沟通在线,所有的沟通都是在线上发生的;第三,协同在线,工作里有很多协同需求,协同在线化。第四,业务在线,钉钉开发了很多IT系统,都是为了实现业务做数字化和在线化;第五,生态在线,企业不是孤立的,都有自己的上下游和合作伙伴,以及整个产业环境,实现产业生态在线化,那么一个企业数字化转型就完成了。

数字化企业与传统企业之间有一个简单形象的比喻:在数字化企业里会发现,所有的人都是有自驱力的。

再深入来看,传统企业的目标是为了提升效率,所以通过各种各样的设计,特别是一些自上而下的流程设计,让人被驱动着往前走,从而产生效率提升。但数字化企业是反过来的,人是被解放出来的,每个人通过透明、扁平的工作方式实现自驱,最终把创新创造力激发出来,驱动企业发展。

从2013-2018年,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2013年全球十大市值公司,里面只有2家是互联网公司,有8家是实体传统经济公司。但到了2018年9月份,局面反过来了,有7家互联网公司, 3家是传统公司。7家公司里有一两家是中国企业。这说明什么?在过去五年,中国在数字化方面取得了非常巨大的进步,这些企业成功的背后是因为创新创造力,每个员工的创新创造力被激发出来产生强大的自驱能力。

再看整个社会的发展,也是一样的道理。最早是农业社会,农业社会拼体力,体力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源;在工业时代,拼的是机械力;在IT时代,拼的是电脑力;到人工智能时代,拼的是算力,最重要的是背后有强大的算力支撑。再往后人工智能时代越来越发展,人类自身优势会变得越来越局限,现在的人工智能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开始取代很多体力工作,但是算力工作在这个时代胜出还是靠创新创造能力。

再看中国互联网过去24年的发展轨迹。中国互联网在过去24年的发展是波澜壮阔的,各种各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中国发生。为什么?我们认为,在过去的24年里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有四大效应在左右着潮起潮落:第一,马太效应。这个主要是讲一些头部企业,往往能够产生比较强的驱动,所以它叫“强者恒强”。在一些平台型公司和独角兽公司里都存在这样一个情况。第二,长尾效应,与马太相对应。长尾效应强调的是大量不占优势的个体,但是它们结合起来能够爆发出来非常大的效果。所以一些简单的、标准的产品和服务能够快速释放规模化的边际收益。马太效应和长尾效应集中在客户业务选择上,在互联网领域一般做2B业务企业习惯做马太效应,为什么它服务一些头部客户?2C往往在长尾上获得成功。回看过去几年冒出来的2C业务独角兽企业,其实基本都在做长尾效应。

第三,三体效应。《三体》是经典名作,重要的是维度攻击。维度攻击不仅是降维还有升维攻击。第四,飞轮效应。飞轮效应是通过业务的不断组合和叠加,一点一点地推动业务进展,逐步累积动能,最后达到临界点实现自驱。三体效应和飞轮效应是从如何获得成功的角度。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三体效应,即互联网公司经常说的“守正出奇”。其实出奇部分往往通过三体效应达到角色的逆转。飞轮效应强调的是守正,即如何一步一步实现模式的成功。

可以看到,飞轮效应有三个特点:第一,启动非常困难。飞轮本身是什么?这是物理学上一个名词,飞轮最早的时候用在汽车发动机里的一个机械部件,主要是一个做机械动能的存储和释放的机械装置。后来飞轮效应经常用在对社会经济分析层面。互联网里比较有名的案例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他通过设立动力机制,实现不同业务的持续高速运转。第二,动能累积。第三,飞轮转得越快,到了临界点的时候,用很小的动力就可以维持飞轮高速运转。

企业数字化过程里如何利用飞轮效应?企业的数字化过程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三级跳过程,但体现的就是飞轮效应。第一步,管理思想的变革。今天我们所处时代是云和互联网时代,所有企业管理的深度、维度、广度都在不断加大。这个时候管理的复杂度也会增加。管理思想变革不仅仅是管理者本身的变革,还包括企业所有成员一起共享这种企业思想变革。

如何实现飞轮效应的累积呢?通过革新的工作方式。当公司采用全新的工作方式时,员工的动能是不断在累积的。当到了一定临界点,企业的每个组织成员创新创造力就会得到极大的释放,从而造就企业突破临界。所以,飞轮效应在企业组织变革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

产业数字化企业也是一样的。产业数字化第一步是标杆企业,即具有影响力和示范效果的企业,特别是一些锐意创新的企业。标杆企业累积后通过生态在线化,即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上下游和经营环境,生态在线化后发现数字化不单单是一个企业的事情,而是所有企业的事情,最终构成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就是企业生产关系里所发生的本质变化,也就是产业互联网的形成过程。

讲讲数字化企业变革的案例。第一家叫牧之初心,这是一家做牛排的餐饮行业。餐饮行业是比较传统的行业,一般餐饮行业就看一个指标,就是每个月的坪效。一般的店月坪效是4~5千元,星巴克可以做到6千元左右,这已经很不错了。但这家企业能够做到4万块钱,是传统同类型企业里的8倍。而且这家企业第一年就把所有产品的服务和模式沉淀下来,迅速开出了30家分店,这在行业里就是一个奇迹。这家企业为什么能达到这样的状态?它实现了流程的全面在线化和管理模式扁平化,这样的管理对业务产生了极大促进。业务的流程和管理改进往往要由听得见炮火的人指挥,不是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而是由每个人驱动业务的变化。所以牧之初心管理由传统的自上而下管理,变成扁平透明化的管理。这样的管理,每个员工的优秀是可以被别人看得见的,这样就能产生很强的驱动力,完善自己,就完善了整个公司的业务管理。

再看一个案子,数字化政府。政府数字化目前钉钉做的比较好的是浙江省政府。传言浙江省政府有一个名词,叫最多跑一次,是浙江省政府2017年提出来的。因为当时它在整体工作报告中提到一点,即打造7×24小时在线政府。这个工作实施是从2016年开始的。当时和浙江省政府合创,用钉钉改善它的政务系统,并在2017年全面推广,用户可以足不出户就能办理80%的业务。

政府也是一个组织,由五级市县乡村组织在一起,沟通已经不再是通过电话、公文的方式,而是在线发起聊天,在线进行业务的审批,在线直播,在线视频会议等,极大地提高了效率。再往下就是很多内部的办公协同和细分业务系统,业务系统里包括对内业务系统和对外的业务系统。最后实现整个浙江省政务的在线化。“浙政钉”是内部管理的政务在线,“浙里办”是对外公开的在线服务。通过这两个服务入口,浙江省政府打造了高效透明的数字化政府,不论在刚过去的G20峰会,还是最近的浙江省防台风部署、污水共治业务等,浙江省政府特别是杭州市,它们内部的工作效率是非常高的。

除了刚才提到的餐饮行业和政务板块,还有非常多的企业行业在用钉钉。今年3月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有七百万家组织和企业使用钉钉。我们认为,在今后5~10年之内,不会有数字化经济和传统经济的分别,所有企业都是互联网企业,所有企业都会在互联网上面工作、生活。为了实现企业数字化,最关键的要从新的工作方式开始,钉钉就是一个新的工作方式,钉钉是各行各业迈入数字经济时代的门票,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也是各行各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最低门槛。

以上是我今天分享的内容,谢谢各位。

推荐访问:
上一篇:安徽工业大学工大花园 安徽工业大学举办第三届“书香工大·心灵悦读”读书节开幕式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