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谁在说俄语] 谁在说

来源: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俄语在除俄罗斯联邦以外的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但如果就此断言俄语很快就会退出这些国家、被这些国家彻底“遗忘”也未免失之偏颇。
  
  
  俄语是世界最大的语种之一,在俄罗斯帝国和苏联时期都曾在领土范围内各少数民族地区强力推行使用俄语。为了加强统治,沙皇政府确立俄语是俄罗斯帝国境内惟一的国语,“俄罗斯化”是沙皇统治时期民族政策的一部分。
  十月革命,苏联党和政府宣布各民族平等,确认了各民族语言平等和自由发展的原则。但在斯大林时期情况逐渐发生变化。1938年3月,苏联政府通过了关于各民族共和国和州必须学习俄语的决议,规定在各民族学校开设俄语必修课,要求中小学生在口头和书面上能自由运用俄语,独立阅读俄文报刊和书籍。此后,苏联加快推广俄语的步伐,俄语成为各民族的统一交际语言,民族语言逐渐萎缩。
  苏联解体后,俄语在原苏联地区(被一分为十五)的地位受到了严峻挑战。在各种宣传媒介上,在群众性集会上,在竞选演说中,为民族语言而斗争成了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俄语在白俄罗斯、乌克兰
  
  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民族同属斯拉夫民族,他们的语言是东斯拉夫语的三个分支,历史上就有亲缘关系。苏联解体后,由于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对俄政策迥然不同,俄语在这两个国家的处境也大相径庭。
  俄语在白俄罗斯的地位相当乐观。白俄罗斯独立后也曾一度主张“白俄罗斯化”,但是在全民公决中没有得到广泛支持。至今在白俄罗斯,宪法仍将俄语和白俄罗斯语同时确定为国语,两种语言都被广泛地使用着。大部分高等专业学校和中小学都用俄语授课,高考时考生可以选择用俄语或白俄罗斯语答卷。白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卢卡申科特别强调,白俄罗斯人民不会拒绝俄语,他说:“让我们的俄语和白俄罗斯语都留下来吧。我们将和平地完善我们的民族语言,而不是通过斗争和革命的办法。”
  俄语在乌克兰的处境则不容乐观。1991年独立后,乌克兰在宪法中规定乌克兰的国语为乌克兰语。克拉夫丘克、库奇马和尤先科三位总统更是以推行“乌克兰化”为己任。
  
  根据乌克兰法律,所有公职人员必须掌握乌克兰语,结果造成乌克兰的俄罗斯族人口迅速减少。据统计,从1989年至1999年十年间,乌克兰的俄罗斯族人口从原来的1135.6万减少到83.34万(其中一部分是因为有乌克兰族人血统而登记为乌克兰族)。
  特别是尤先科一上台,就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强化乌克兰语的国语地位。乌克兰文化部长更是表示,“要让乌克兰的广播中只有乌克兰语的声音”。此言一出,乌克兰一些以俄语节目为主的广播电台立刻感到严重的生存危机。又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乌克兰教育部禁止乌境内俄语学校毕业生用俄语参加大学升学考试。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意味着这些学校要么关闭,要么改用乌克兰语教学。
  尽管俄罗斯民族与乌克兰民族有着亲缘关系,两国又有300多年的结盟史,可在乌克兰政府推行的“亲西远俄”政策背景下,乌克兰在“去俄罗斯化”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今后俄语在公开场合使用可能受到的限制会越来越多。
  
  俄语在中亚五国及
  外高加索三国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之初,议会通过了一系列限制俄语的法律,根据这些法律规定,不懂吉尔吉斯语的俄罗斯族居民不能在军队和政府机关等部门工作,结果造成大量俄罗斯族军官、法律工作者及其他行业的专家学者回流俄罗斯。1993年,吉尔吉斯斯坦发布总统令,给予俄语以官方语言的地位。2000年5月29日,吉尔吉斯斯坦通过《国语法》,确立俄语为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国语。
  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哈萨克语为国语,俄语为官方语言,在国家组织和地方自治机构中俄语与哈萨克语一样平等地使用。俄语至今仍是政府和议会的办公语言。政府部门中有一半的职位由俄罗斯族、乌克兰族和德意志族人担任。在大型国际会议和全国性会议上,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经常用俄语发言。
  乌兹别克斯坦1989年立法规定:所有在管理部门工作的人员必须通晓乌兹别克语。1998年乌兹别克斯坦议会废止了该规定。总统卡里莫夫还向议会建议取消一切在任职、提升及参加社会生活方面的语言限制。
  在土库曼斯坦,俄语和俄罗斯族人的处境尤为艰难。据俄罗斯报刊报道,土库曼斯坦全境只剩下了一所俄语学校。因为不懂土库曼语,成千上万名教师、医生失去了工作岗位。
  塔吉克斯坦宪法规定塔吉克语为国语,俄语为族际交际语。塔吉克斯坦的俄罗斯族人在1992年~1994年大量撤离塔吉克斯坦倒不是因为语言和教育问题,而是因为塔吉克斯坦的内战。
  外高加索三国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独立后也先后在宪法中规定了本国的主体民族语言为国语。而三国独立后的经济危机、武装冲突让许多俄罗斯族人放弃了家园。
  
  俄语在波罗的海三国
  及其他国家
  
  俄语和俄罗斯族人在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的处境大同小异。俄语只是三国境内俄罗斯族人之间的交际语言和族际交际语言。三国独立后,从法律上对俄语居民等成为本国公民进行了一系列的规定,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尤为严格,两国的语言法规定:二战后在此两国的非本民族居民须通过国家语言水平考试才能加入该国国籍。对大多数俄罗斯族居民来说,这成为一大难题。俄语和俄罗斯族人在波罗的海三国的地位问题一直困扰着这些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
  摩尔多瓦是独联体国家中较小的国家。摩宪法中规定本国国语为摩尔多瓦语,并规定保障俄语与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自由发展和使用。根据该宪法,俄语明确为少数民族语言。
  综上所述,在除俄罗斯联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之外的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俄语正被挤出官方和业务交流圈,在入籍、找工作、升大学、晋职等方面都取决于是否懂国语。
  
  搭建交流桥梁
  
  俄语在除俄罗斯联邦以外的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但如果就此断言俄语很快就会退出这些国家、被这些国家彻底“遗忘”也未免失之偏颇。
  首先,由于沙俄和苏联时期的移民政策,独联体国家和波罗的海三国均为多民族国家,民族结构复杂,俄语的通用语作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可替代。
  如乌克兰有100多个民族,白俄罗斯有140多个民族,哈萨克斯坦有130个民族……要让如此众多的民族掌握所居住国主体民族的语言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而要想在短期内使本国主体民族的语言达到“国语”水平并在全国推广,各国也都面临着诸多方面的艰巨工作和必不可少的财政支持。有鉴于此,使用俄语便成为族际交际的最佳途径。
  其次,俄语还是独联体国家重要的信息载体。俄罗斯的电视节目在独联体国家非常普及。这些国家都有用俄语出版发行的报刊,并拥有大批读者。特别是计算机科学方面的书籍资料、软件开发等,多使用俄语。
  再次,俄语作为独联体的工作语言、作为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各国之间的交流工具的地位不容忽视。尽管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各国都在努力培养本国的外语人才,但要在短期内满足各个方面的需要是不现实的。在目前情况下,独联体国家不论是高层会晤,还是民间交往,俄语是最方便、快捷的交际手段。如中亚国家领导人会晤时一般都使用俄语,波罗的海三国居民互相交往时也使用俄语。
  俄罗斯政府近年来对俄语在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地位也给予了高度重视。2000年底,俄罗斯副总理赫里斯坚科就曾表示,俄罗斯政府将利用一切机会、采取一切办法促进俄语在独联体各国的使用和推广。俄罗斯总统普京专门下令制定并实施“在俄境外推广俄语的特别计划”。2004年,俄罗斯政府在这方面的经费投入达2.5亿卢布。
  语言是民族形成及存在的重要标志之一,语言问题是民族独立和主权的一个重要方面。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发展自己的民族语言、维护自己的民族特征、捍卫自己的民族尊严的努力应该得到尊重和理解,但同时各国人民良好的俄语基础,同样也应该得到珍惜而不是排挤,这是历史留下来的财富。充分利用俄语搭建与其他各国交往的桥梁,以促进本国政治、经济、文化等的发展才是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各国的明智之举。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上一篇:追风行动人物介绍 追风人物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