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凯恩是个怎样的人] 约翰麦凯恩

来源: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媒体对民主党内初选的关注,使得麦凯恩备受冷落,仿佛这场总统大选与他没关系。为此,麦凯恩不得不在他所擅长的外交与安全政策      进入5月份以来,随着民主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战开展得如火如荼,已经率先出线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却陷入尴尬境地。一方面他希望民主党参选人希拉里和奥巴马之间的厮杀一直能够继续,这样他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另一方面,媒体对民主党内初选的关注,却使得麦凯恩备受冷落,仿佛这场总统大选本来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为此,麦凯恩不得不在他所擅长的外交与安全政策问题上提高分贝,以显示自己的存在。
  作为越战老兵和资深的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在外交与国家安全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其世界观和对外政策主张几近成熟,这就决定着如果入主白宫,麦凯恩在外交上将不是任人涂写的白纸。
  
  
  海军联络官:
  外交理念逐步形成
  
  1977年对麦凯恩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作为“越战英雄”返回美国后,他用四年多的时间治疗肉体和心灵的创伤。然而,随着病休的结束,麦凯恩面临重要抉择。虽然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四星海军上将,但是由于身体的伤病,麦凯恩不可能重返飞行员的岗位,他的海军生涯就此结束。于是,作为海军驻参议院的联络官他被派往华盛顿,这被认为是最无足轻重的职位。可是,麦凯恩并没有就此消沉,反而借机为自己步入政坛编织了庞大的人脉网。
  海军驻参议院联络官的主要职责是为参议员的旅行提供后勤服务,比如预定机票、确保行李能够安全抵达等,同时帮助参议员在海军内的选民解决工资和养老金的问题。用麦凯恩自己的话讲,就是“海军在国会的说客”。在此期间,他的许多外交理念逐步形成。他回忆说:“我在这里接触到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领导人,而且从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之中,我学到了许多。”
  从著名的支持越战的鹰派民主党参议员亨利•杰克逊那里,麦凯恩学到了“决不妥协”。他说:“在战争中失败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但是“在现实中,政治勇气就是下定决心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不管你个人可能遭遇怎样的后果”。麦凯恩目前毫不动摇地支持伊拉克战争,其历史根源就在这里。麦凯恩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共和党首席参议员约翰•陶尔的关系也非常密切,可谓情同父子,他说:“我对他敬仰万分。”陶尔不屈不挠地推动增加防务开支的主张,现在已成为麦凯恩的重要军事理念之一。
  在参议院的岁月帮助麦凯恩形成了最初的政治观和外交观,他理解了“原来政治是这样运作的”。虽然外交政策由总统制定,然而国会议员却可能扭转政策的方向,这极大地激发了他投身公职的热情。1981年从海军退役后,他在次年就积极参加议员选举,并成功当选亚里桑那州联邦众议员,四年后又当选该州的参议员。担任海军联络官是麦凯恩政治生涯的重要起步阶段,也为他后来成为国会共和党在安全与外交政策代言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新保派借麦凯恩死灰复燃?
  事实上,就在麦凯恩已经笃定成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之后,有关他的外交政策团队组成就成为媒体关注的新闻之一。根据《纽约时报》报道,麦凯恩的外交政策顾问目前主要包括两派人马:一派是传统的现实主义者,以老布什时期的国务卿劳伦斯•伊格尔伯格、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前常务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和斯考克罗夫特为代表;另一派则是在小布什第一任期名噪一时的“新保派”,以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和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伊拉克问题上的顾问兰迪•朔伊内曼为代表。
  目前,这两派都试图扩大自己对麦凯恩的影响,用伊格尔伯格的话说:“现在麦凯恩的思想正在经历一场激战。”麦凯恩本人也不否认自己的外交团队中存在的思想争锋,“我从各种各样的人那里获得政策建议,其中一些人被认为‘非常保守’”。不过卡根却认为,麦凯恩的外交思想几乎定型,所以不存在所谓的“激战”。当然在具体的问题上,各方的认识可能有所差异,但是在大的方向上,双方会同意麦凯恩的想法。
  此外,麦凯恩经常咨询的外交问题专家还包括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和乔治•舒尔茨,他们也属于传统的现实主义派别。基辛格本人确认在去年一年,麦凯恩就与他交谈不下20次。多数情况下,在某些国际性事件发生后,麦凯恩会给基辛格打电话,询问他对事件的看法。但是,基辛格对于麦凯恩对俄罗斯的强硬政策主张却多有不同意见。
  据卡根称,在新保派当中,朔伊内曼应该是对麦凯恩在外交政策建议上最重要的人物,在未来可能的麦凯恩政府中担任外交方面要职的可能性也最大。朔伊内曼和卡根原先都是美国新保派的大本营组织“新美国世纪计划”的重要成员,该组织曾在伊拉克战争前极力推动美国政府对伊拉克作战。他们加入麦凯恩的外交政策团队,也让人怀疑新保派在布什政府的影响力被削弱后,是否期望借助“麦凯恩政府”死灰复燃。
  在亚洲政策方面,麦凯恩的主要顾问包括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卜大年、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格林,以及曾任美国副总统切尼的高级顾问、现任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事务教授的阿伦•弗里德伯格。卜大年主张防范中国在军事和安全上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格林则曾经是布什政府内部的日本问题专家。
  
  布什外交政策的延续?
  
  实际上,在20余年的国会生涯中,麦凯恩逐渐形成了具有自己鲜明个性特征的外交与安全理念,而这在2007年出版的《外交》杂志中有系统的介绍。从中可以看到他对于布什总统外交政策的一些延续,也能看到有他自身特色的思想,比如他热衷于建立“民主国家联盟”,同时也强调保持与盟国的密切合作等。
  在反恐问题上,麦凯恩基本上继承布什的政策理念。他认为,“击败激进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国家安全挑战”,美国必须取得胜利;他反对从伊拉克主动撤军,主张向阿富汗增派部队,并且继续与巴基斯坦合作;同时使用一切非军事手段帮助友好的穆斯林国家建立“开放、友好的社会”。今年5月15日,麦凯恩在发表演讲时,重申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取胜的必要性,但是他已经不再坚持在伊拉克长期驻军,而是表示,如果自己当选,到2013年将撤出大部分驻伊美军。
  在军事与安全问题上,麦凯恩主张扩充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实现装备现代化,增加国防开支等;而在情报领域,他将创建新的战略情报局,同时强化美国的战后重建能力。此外,鉴于美国的软实力由于反恐战争遭受重创,麦凯恩将为美国的公共外交注入新的活力,重塑美国良好的国际形象。
  在外交上,麦凯恩大力主张建立全球“民主国家联盟”,以推进全球的“自由与民主”,同时弥补现存国际组织的不足,应对人道主义、疾病和环境灾难。这显然与布什的外交政策目标是不谋而合的。但与此同时,麦凯恩也认为美国应当重振跨大西洋联盟关系,使“八国集团”重新成为“奉行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俱乐部”,并维护北约的团结。在对俄罗斯的政策上,麦凯恩显示出强烈的鹰派特征:孤立俄罗斯。在亚太地区,他认为,应对亚太崛起的关键是强化与盟国的合作,并继续保持与地区国家的接触。
  在对华政策上,麦凯恩也表现出与布什政府类似的主张,例如强调中国崛起应承担的国际责任,认为应当使中国确信和平崛起最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等,而他对中国的担忧则主要来自军事和安全领域。2005年4月,他在美国的“百人会”上发言称,为了应对中国的迅速崛起,美国必须对华采取边接触边设防的“两手政策”。2007年,他明确表示:世界上的超级大国重新排序,总是会引起一定程度的忧虑。中国将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我们已经知道这一点。我们应当让中国相信,以和平的方式融入世界最符合中国的最大利益。最近,麦凯恩在对华政策上直言:美中两国最终不一定要成为互相竞争的对手,两国之间的关系只能是基于共同利益,而非共同价值。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现代社会的君主以_现代社会的君主们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