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瓣瓣(诗歌小辑)_花瓣的瓣怎么组词

来源: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11-04 05:00:02 点击:

  舞 蹈   (外二首)   ■段和平   就是腰和臀,   为亲近艺术的   一种癫狂   就是手与脚,
  为诠释肢体语言的
  一种繁忙。
  就是庸常的生活中,
  一抹夺目的
  亮色。
  就是当乌去密布时,
  可以恣意拥抱的
  一片阳光……
  友 人
  当星子们渐次熄灭,
  我们青筋暴突的手势,连理成
  苍劲的时间之枝。
  一夜血脉贲张的倾诉,
  将傲视
  一生的浮尘。
  怀 旧
  静夜,
  传来尘封许久的脚步声,
  宛如一只双耳竖起的惊兔,
  直立起来,
  愕然在记忆的深草中。
  是谁在岁月的深处,
  不倦地引领,
  又默默地倾听?
  雨 祭
  (外一首)
  ■王新民
  这是清明前一天的上午
  我沿着当年和外婆一起走过的一条河岸
  朝南边的山里走
  每迈出的一步,说不定哪一步
  会对接我和外婆当年的足迹
  顶着凉丝丝的小雨
  跟着曲折的山路向上
  我来到一面朝南的山坡
  我努力地确认外公外婆合葬的位置
  只一层微微泛绿的黄土
  下面的爱出不来
  上面的一怀深念进不去
  我所能做的只有默默站在那儿
  顺脸颊淌下来的雨珠
  说:这块黄土在
  你们的魂灵就在,魂灵在
  你们的人就在,人在
  你们的疼爱了二十几载的大外孙子
  就会年年这个时候来
  自天空坠地的丝丝缕缕
  是我的祭奠
  是我祭奠的人
  月圆之夜
  月正圆。我正陷入另一个月圆之夜
  学唱的一支歌里——“八月桂花遍地开……”
  “八月桂花遍地开……”
  外婆一遍遍教我唱……桂花香弥漫
  丝瓜架上的月正圆,月下
  外婆是人间最美丽的人了
  依偎着她的大外孙子
  最幸福的小孩了
  月正圆……我在月里月外
  找一支飘溢桂花香的歌
  找桂花香里的一个小孩
  小孩非常亲的人给他的
  月饼、紫葡萄、山东大红枣
  当年那个小孩的心里
  以后的月圆之夜都没有那个月圆之夜
  花好月圆
  沙漠公路
  (外一首)
  ■许廷平
  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我踏上了这条路
  当我面向沙漠公路,犹如面向
  塔克拉玛干的一个神话
  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我爱上了这条路
  当我面向沙漠公路,有多少感慨
  犹如走过了今天与未来
  在沙漠公路的两旁,石油人种植的方格草
  正在繁盛地向我们展示
  在塔中生态公园,犹如走进一个绿色的童话
  成为沙漠公路一道亮丽的风景
  沙漠公路,你充满着探索者的愿景
  成为塔克拉玛干的地理航标
  沙漠公路走到哪里
  哪里就跟随着石油的足迹
  在 路 上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
  也不知从哪一天结束
  跟随石油的脚步
  来到慢时光里的奎依巴格
  从哪里出发
  就从哪里开始
  我的思维空间里
  突然下起了故乡的雨
  一个石油人的心
  一生都走在
  迁徙的路上
  虽然疲惫
  却饱含着温情
  城市的徽记
  (外一首)
  ■朱晓鹁
  徽记是一个城市的标志
  或者说是城市的记忆
  城市的根
  就像我们这个塞外奔涌着石油的城
  徽记应该是耸立的钻塔
  或者是那不停叩击大地的抽油机
  可那个年轻的钻工却不赞同
  那时他接过父亲手中的刹把
  迎着初升的太阳
  正站在高高的钻台上
  他说徽记应该是父亲
  因为这个城市
  是在他的脊梁上生长起来的
  谁能说出故乡有多重
  当岁月的堆积
  让生命感觉出沉重
  那片襁褓一样泥土便魂牵梦绕
  在心底显影
  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天地
  朦胧又亲切的童真
  那座老屋那条小河那棵大树
  昨天清晰起来
  沉甸甸的记忆
  撞击得心灵好疼
  谁能说出故乡有多重
  人生的根脉扎在里面
  从时光中反刍出的情感
  经过风雨的沉淀
  血一样浓
  曾经的幻梦
  走过青涩
  在砥砺中成熟
  回归成那袅袅炊烟系着的风筝
  谁能说出故乡有多重
  一杆秤   在心里
  那些快乐的嬉戏
  那声温馨的呼唤
  那段浓浓的恋情
  浓缩在一起
  无法秤
  山一样重
  春的脚步
  (外一首)
  ■盛 军
  紫云英禁不住这潮湿的风
  墙角下早早发言
  小草的鹅黄也顺势爬上眼帘
  这个春天,似乎没有水的漫溢
  也没有火焰
  桃树软软地扎起麻花小辫
  那些吟咏的粉妆玉蕾
  足尖轻 梦寐的水域
  街灯下犹抱琵琶半遮面
  炊烟里,燕子调和的黄酒
  一滴一滴 洇湿心窝
  唤醒喉咙
  摇橹 在春天的渡口
  野菊花天成的标本闪身而过
  绿意探出羞怯的眼眸
  任云的恣意鸟的婉啭
  唤醒蜇伏的群虫
  任你的歌声我的幽叹
  轻抚无筋无骨的泥土
  三月,北国
  风的复调里
  有一支湿漉漉的歌谣
  被谁悄悄打捞
  摇橹,在春天的窗口
  就可抵达梦寐的河流
  就是一瞬间
  千朵万朵的花蕾次第竞放
  童话般的缀满传说的水面
  不要怀疑季节的脚步
  这是千年的冰层之下
  疯长了一个冬天的情愫
  三月的钻塔
  (外一首)
  ■党 炜
  一群汉子来了
  一座山沸腾了
  一节节钢铁
  伸展骨骼
  在荒原成群地站立
  任寂寞随风而过
  沉寂已久的荒原
  因了石油
  因了钢铁
  心旌激荡
  这个季节
  注定让人激情飞扬
  一个崭新的开始
  即使呼吸
  都是那么清香
  沁人心扉
  在这个季节
  那些汉子们
  热烈地打开
  春天的气息
  开始在崭新的世界里
  温暖地开放
  搬迁 在春天进行
  一次次地搬迁 拆装
  让钢铁
  有了鲜活的生命
  执着地迁徙
  追寻重生的价值
  多少年了
  熟悉的动作
  熟悉的声音
  还有那些狂野的风
  总在石油人岁月中
  被反复地吟诵着
  辛勤的汉子们
  牵着钢铁
  站立起一座座巍峨屹立的钻塔
  从容地拔高活着的意义
  雄浑有力的呐喊声
  伴随着春天明媚的阳光
  穿透一座又一座大山的寂寞
  打破了荒原沉默
  让荒凉远离
  来了
  就用汗水
  书写着无悔岁月
  走了
  留下一片如锦的繁华
  留住一沓沉厚的记忆
  猎猎作响的青春旗帜
  在弥漫的风沙里
  奔走成春天
  最亮 最艳的风景
  精彩着三月的故事
  燕子斜飞
  ■王 秉
  燕子带着一把温柔的剪刀
  裁下桃花朵朵开
  裁下梨花朵朵艳
  在抽油机的浅吟低唱中
  映着采油女工幸福的笑脸
  燕子带着一把多情的剪刀
  亲手裁下一颗鲜红的太阳
  贴在屋檐下,种在墙头上
  让娘的思念和牵挂变得绵又长
  穿着娘织的毛衣的儿子
  握紧手中的管钳
  在钻井台上旋紧一根根钻管
  让地底下滚热的油流
  流向美丽的春天
  走到夜的深处
  (外一首)
  ■晚 亭
  躲过春天一个虚有的名词
  走到夜的深处
  天亮还早 早得让无法入梦的心
  犹如落在泥土中的桃花
  失去了原来的颜色
  还是那年的春天好
  父亲的腰板硬朗
  可以背走阻挡我上学的山
  那年的桃花灿烂掉整个春天的媚骨
  暖
  多么平坦的路啊
  那么多人你来我往
  春夏秋冬在抬头的地方交替
  我们不记得一片叶子
  从枝条落到地上的瞬间
  那暖就挂在他的脸上
  以致我的整个村庄
  在他的怀抱里沦陷
  石头开花
  (外一首)
  ■漆宇勤
  春天的末尾
  我看见石头在十三天阴雨过后
  长出嫩芽
  先是一点点的绿
  然后开出巴掌大的一块
  这浓密的石头之花
  柔软对坚硬的占领
  总让我对生活产生幻觉
  一次次重新充满希望
  苔藓在生命的最低处发出声响
  小暑还没到
  更多的秘密还在快速生长
  不要打听一棵树的过去
  我们永远无法详知
  那些风和雨,笑与痛
  就如石头开出的绿色花朵
  有更多的故事躲在深处
  窃窃私语
  原 谅
  树阴处再见
  说起二十年前,童年,或少年
  田野里翻滚打闹的伙伴
  曾经因陋就简的游戏道具
  铁环,木陀螺,纸板,弹弓
  最后,具体到一个一个的人
  却是面容模糊
  原谅我无法一一叫出你们的名字
  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
  想笑就笑想恨就给一拳头的兄弟
  已经各自被自己的命运认领
  二十年的距离多么遥远——
  一小片的时光
  就足以浇筑出坚硬的墙
  比水泥更牢固的藩篱
  没有谁选择遗忘谁
  只有并肩的行走是真实的
  而回忆已经架起木梯
  准备翻墙而过

推荐访问:2019年 2019年
上一篇:西门子数控系统官网 西门子数控系统第三方电机的调试方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