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点让吕布丢掉性命的兵变]逆天改命的真实记载

来源: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9-11-15 04:57:36 点击:

  吕布的手下有一员悍将,姓郝名萌。这郝萌乃河内郡人氏,而不是吕布的并州老乡,为此他心中总有一种非嫡系的自卑感。而吕布的对头袁术,得知这位飞将新近收容了刘备,以便共同对付自己,便来了个以牙还牙,派人暗中去收买郝萌,以重金和高官交换吕布的脑袋。郝萌早有改换门庭的打算。心想你吕布连干爹都敢杀,我难道杀不得你么?当下便应允袁术,不久提吕布的脑袋去作见面礼。
  郝萌一面暗作准备,窥测时机,一面拉拢与自己私交甚好的陈宫,邀他入伙,共做这一笔交易。陈宫得知此事,心中犹豫不决,他近来对吕布颇为不满,因为吕布不听他的建议已经有好多次了,继续合作的前途不容乐观,郝萌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来找他。但是,真正杀了吕布去投袁术,他也不愿意,一来他下不了手,因为吕布与他并无深仇大恨,二来袁术并不是值得辅佐的角色,自视甚高却无雄才大略。最后陈宫告诉郝萌:你要怎么干我不管,我不参加,也不揭发,如何?郝萌听了这三个“不”,只好随他去,自己下赌注去了:
  这一天夜晚,轮到郝萌在下邳城中巡查警戒,他觉得时机已到,当晚半夜时分,便召集手下约一干人马,向吕布的住处奔来。
  吕布一家,当时住在徐州刺史官署的内院。郝萌率队伍来在官署大门前,自称有紧急公务禀告,骗门卫打开门后,挥兵一涌而入。经过短暂格斗,几十名门卫或死或伤,全都倒在血泊之中。
  郝萌命令部下点燃火把,然后沿着院中的道路推进到议事大堂。穿过议事大堂的左右两道门,便可深入内院。但是,这两道大门均用厚重的硬木制成,极其坚固,兵士们挥动刀斧猛砍,竟然把它奈何不得。郝萌心中焦急。连忙大声喝令手下数十名壮汉,从院中抬来一根粗大的枯树干,对准大门扇猛撞。砰!砰!砰!巨大的撞击声,顿时打破了深夜的宁静。
  把守内院大门的警卫队长,情知外面出了事,赶忙奔向内院深处的吕布卧室,一面猛敲房门,一面高声叫道:“将军,大事不好,外边有乱兵造反了!”
  此时此刻的吕布,已经被巨大的撞门声和喊杀声惊醒。他听了警卫队长的报告,忽地从卧榻上跃起,披散头发,赤裸上身便想朝门外跑。刚下地奔出两步,听到娇妻在身后哭喊,他又急忙转身拉起妻子,一同跨出房门。他抬头一看,不远处的内院大门即将被撞开,而内院又没有其他门户通向外面,情急之下,拉起妻子便往右边的宅院角落跑去。
  吕布要朝什么地方跑呢?这地方当时叫做“溷”(读音同“混”),现今雅称“卫生间”,而俗名“茅房”、“东池”、“厕所”者便是它了。原来,那巨大的撞门声突然使吕布心中一动:他们可以用撞的办法进来,我何不用撞的办法出去呢?撞什么?撞墙!撞哪里的墙?撞溷里面那堵单单薄薄而且通往外面官道上的后墙!
  进到那臭气飘浮的所在,州刺史夫人正要嗔怪,吕布先已运足力气,对准后墙便是几下窝心脚猛踹。他本来就膂力过人,再加上那墙年久质松,所以四五脚踹去,后墙竟就倒了。吕布拉着夫人,从蹲坑上相继跳出墙外,趁着夜色溜之乎也。
  就在郝萌挥兵杀进内院四处搜寻吕布的时候,吕布已经跑到距刺史府不远的高顺军营中。这高顺是吕布手下第一员忠诚勇敢的得力干将,他为人清廉,从不接受他人的馈赠,也不饮酒贪杯,容貌威武,神态严肃。他经常向吕布直言劝谏说:“古往今来,凡是弄到家破国亡地步的君主,其手下也并非没有明智的忠臣,只不过他们不重用这些忠臣而已。将军您做事之先,往往不肯详加思考,事后又总喜欢发出懊悔的长叹,一个大丈夫哪能只知道后悔而不痛改前非呢!”吕布知道他心地忠诚,却不愿采纳其逆耳之言。但是,每逢要打恶仗之时,吕布便想起了高顺。高顺手下号称有一干人马,实际只有七百多人。这七百健儿铠甲齐整,武器精良,每次出击必定攻破敌阵,故而有“陷阵营”的美称。
  此时吕布进了高顺的营门,在卫兵的带领下直奔高顺的卧室。高顺一面注意听吕布的叙述,一面下令全营人马紧急集合。他问吕布道:“将军您能估计得到带头造反的是谁么?”
  吕布凝神细想一阵,答道:“当时声音嘈杂,听不真切,发号施令者似乎是河内郡一带人的口音。”
  高顺断然说道:“那肯定是郝萌!将军在此安心休息,待我领兵去平定这帮反贼。”说完他向吕布深施一礼,全副戎装消失在夜色之中。
  陷阵营的七百壮士,在高顺的带领下跑步直奔刺史府。一进大门,高顺便指挥部下排成半圆形的偃月阵形,向着那些在府署中四处打劫财物的叛军,用强弓大弩射出像飞蝗一般密集的羽箭。叛军被这突然袭击打得昏头转向,纷纷丢下手中的财物准备拔出刀剑抵抗。此时第二阵箭雨又铺天盖地射来,叛军或死或伤,倒下一大半。余下的人看清来者是高顺和他的陷阵营,不禁吓得魂飞魄散,有的朝内院奔去,有的从前院的侧门逃走。高顺乘胜推进,杀人内院之中。
  此时天已微明,目标看得更加真切。陷阵营先在内院的大门旁用弓弩实施第一波的打击,接着挥舞起长矛大戟,向内院的叛军发起第二波的冲锋。郝萌见势不妙,丢下人马,带着几十名贴身卫士和抢劫到手的一批细软,也从厕所的后墙缺口溜走,朝自己军队的营地奔去。
  高顺把刺史府中的叛军彻底清除之后,留下两百人保护府署及吕布的家眷,自己又带领余下的五百人马,追捕叛军头目郝萌。
  高顺的人马还没有杀到,在自己军营中的郝萌已经遇上了麻烦。郝萌手下有一员部将,姓曹名性,相当精明能干,很受郝萌的信任。此番反水,郝萌事前也曾与他密商行动计划。曹性见吕布安然脱脸而高顺杀到,知道反水行动的失败已成定局,便苦想自己的全身之计。想来想去,觉得只有借郝萌的人头,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于是他立即率领亲信,冲向郝萌的大帐。当初吕布向丁原、董卓反水,接着郝萌向吕布反水,现今曹性又向郝萌反水,这种下级想要上司脑袋的闹剧如走马灯似的演将出来,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吕布自己把头带坏了的缘故吧。
  曹性率队冲来,正好被郝萌的一名侍卫看见,连忙呼叫报警。郝萌还未卸下甲胄,立即抓起一柄长戟,带着侍卫奔出大帐。刚出帐门,郝萌就瞧见曹性气势汹汹地杀到,两人也没有言语,闷头闷脑展开一场恶斗。大战十几回合之后,郝萌眼明手快,一戟刺中了曹性的胸部,只是由于铠甲的阻滞,才没有危及生命。曹性强忍伤痛,趁郝萌拔戟之际,抢步上前,一刀砍断了郝萌的左臂。郝萌高叫一声,正要上马逃走,不防高顺这时从他背后驰马赶到,手起矛落,将他刺死在马下。   高顺跳下马,亲手砍下郝萌的脑袋,又命令手下用一张小床,抬上了负伤的曹性,一齐前往州刺史府。
  这时天色大明,吕布得知郝萌叛变已经平定的消息,便回转刺史府,召集文武官员到议事大堂,清查事件真相。不…会,高顺带曹性抵达,先献上郝萌的首级,接着报告了平叛经过,并盛赞负伤之后依然奋勇血战的曹性。吕布向郝萌的脑袋端洋一刻,用脚踢去,那脑袋便在地上滚出几尺开外,接着骂道:“忘恩负义的反贼,你也想杀我!”
  吕布吩咐手下把人头挂在市场上示众,这才转头问曹性:“郝萌为何要造反?”曹性在床上躺着答道:“回禀将军,郝萌受了袁术的收买,想用您的生命去换高官和重赏。”
  吕布“哦”地轻叫一声,又问道:“参与这场阴谋的还有谁人?”曹性答得很干脆:“同谋者是陈宫。”
  曹性的声音虽然微弱。却使全场的文武官员们心中为之一震。在座的陈宫本人,更是感觉得有如霹雳在耳边响起,当时脸就红了。
  众人都看出陈宫的神色有异,但是此时的吕布倒相当冷静,他想:陈宫是自己的主要合作者,当初在兖州拥戴自己立过大功,虽说是同谋,但他没有参与郝萌发起的反叛行动,还是和衷共济不加追究为好。主意打定,吕布便把话题一转,问道:“你何以要对郝萌反戈一击呢?”
  曹性早有准备,便应声答道:“郝萌曾经给末将透露过一次心中的想法,说是想加害将军改投袁术。末将当时就断然拒绝,并告诉他吕将军乃天下名将,暗中有神灵保佑,福大命大,任何人也伤害不了他。郝萌假意表示信服,所以末将没有报告将军。没想到今天郝萌如此疯狂凶恶,末将宁可有负于郝萌,也不愿背叛将军啊!”
  一番话说得吕布十分感动。他不禁脱口称赞曹性道:“你真是一条好汉!”于是吩咐军中良医好好疗治他的创伤,伤好之后即担任郝萌全营人马的新指挥官。
  参与密谋的陈宫受到善意的宽恕,反戈一击的曹性得到慷慨的奖赏,那么平息叛乱的高顺呢?
  说来令人无法置信,忠诚的高顺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倒丢了兵权,从吕布事后的这一处置看来,就好似叛乱的罪魁祸首不是郝萌,而是忠心保主的高顺一般。
  原来此次事变之后,高顺的威望陡然升高,吕布感觉到这一点,心中已经不是滋味。加之高顺又再三进献忠言,要吕布认真识别如郝萌之类的小人,不再偏听偏信,吕布更加不愉快。他不久便下令,把陷阵营的七百人马,调给自己的亲戚兼部将魏续统领,到上阵打仗的时候才暂时由高顺带着去冲锋陷阵。
  人们对此愕然不解,陷阵营的将士更是愤愤不平。然而高顺却毫无怨言,痛痛快快地交出兵权,从此成了一位光杆将军。
  吕布在对待高顺这件事情上,确实做得很不光彩。
  (摘自《吕布:“无敌”的失败者》,方北辰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3月版)
  (本文编辑 宋文佳)

推荐访问: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
上一篇:看法与说法 电子版 [李瑞环,关于文艺工作的一些看法与说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