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用脚做学问,为农民代言]温铁军被美国政府制裁

来源:个人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2-19 04:31:38 点击:

  行走于乡间二十多年,致力于农村建设三十余载,温铁军的足迹踏遍了中国大大小小的村庄,他的目光总是深情地投向农村、农民。   时至今日,他仍然在以实践求解“三农”难题。
  谈到“三农”问题,这个低调的知识分子言辞犀利,不断为农民的处境大声疾呼。温铁军强调“三农”问题不是“农业、农村、农民”,应是“农民、农村、农业”,“三农”问题中恐怕更多的应该关注农民问题、关注农村发展问题,农业问题只是派生的,“农民在‘三农’问题中是第一位的”。他说:“20世纪的农民问题是土地问题,21世纪的农民问题主要是就业问题。这是我个人在基层调查研究、向农民学习的体会。”
  
  1985年,是温铁军的转折之年。以前,他几乎与农村没有什么关系,爷爷是大商人,“旧社会的剥削阶级”,父亲是人民大学的老教授,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他呢?新中国成立两年,就出生了。同样逃脱不了国家政治运动的影响,国家让他上学读书、让他停课闹革命、让他上山下乡。
  1978年,国家改革开放,他才从乡下回来。次年,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时,他已经32岁,去了军队,给领导当秘书。两年后,遇上邓小平百万大裁军,他就离开了。学新闻的,想办报纸,但调动手续还没办完,他就跑到西北去“考察”,4个月与北京失去联系,这年是1985年。
  回来后,他恰好碰到小时候一起玩的“孩子头”,这个人的父亲在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经介绍,他也来到这里。从此,开启了他的“三农”人生之路。
  这个地方不是别的地方,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是当时中国农村研究和决策参考的“黄埔军校”。当年的年轻人,现在许多都已成为中国农村政策决策的核心,如陈锡文、林毅夫、周其仁、王岐山、杜鹰等等,温铁军初涉“三农”与这些人在一起。
  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的办公所在地叫九号院,上世纪80年代,从这里发出的5个“一号文件”,让农村面貌焕然一新。比温铁军早3年来到这里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赵树凯写文章评价说,“当时的九号院,名副其实地执中国农村研究之牛耳,可谓‘极一时之盛’……但是,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力量还能创造类似的辉煌”。
  刚来的时候,温铁军只是负责编辑内刊。他一边编内刊,一边学习各种农村知识,并逐渐也开始下农村调研。在温铁军的人生记忆中,农村政策研究室及后来的农村改革试验区的工作是“美好的时光”,这也是他每次演讲要提到的,“我其实只是个调研员而已,了解了一些基层的情况”。
  
  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撤销于80年代最末一年。温铁军那几年开始接触世界,他的英语基础好,领导就派他读英文进修班,然后派出国学习。网上公布的正式简历是:1987年,公派赴美国密执安大学社会调查研究所和世界银行进修,获抽样调查专业结业证书。
  这对温铁军知识结构的改变是深刻的,《国际金融报》曾载文分析说,“温铁军读新闻系,参加世界银行和哥伦比亚大学的课题和培训,学会的是用世界眼光看待中国的‘三农’问题,这是他的独特之处”。
  1999年,温铁军在《读书》杂志发表《“三农问题”:世纪末的反思》,这被认为是他进入公众视野的关键文章。
  在2000年以后,国内“三农”研究学术机构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无论是名牌大学,还是一般的大学,他们争相申办校内的“研究中心”或“研究所”。
  温铁军在这个背景下开始走红,他口才很好,特立独行。虽然在公众演讲中从不指名批评任何人,却让所有人能感受到他是知识分子中的另类。
  除“三农”问题外,他更关注各种宏大问题,批判全球化和现代化,批评美国模式,纵横近代历史,谈中国前途和命运,他出版的书多是演讲集,《解构现代化》《我们到底要什么》等等。他去印度、去巴西、去墨西哥,看他们的贫民窟,看他们的土地制度,甚至还深入他们叛乱的“蒙面军”。敏感,似乎又不敏感;政治,似乎又不政治。这一切使得温铁军成为继李昌平之后响当当的“三农明星”。
  这位“三农明星”也遇到很多的批评,比如对土地制度的看法,温铁军认为“城市化本身是不可避免的过程,但这一过程中的第一个底线是不能卖地,即不能搞土地私有化”。而且,他在国外考察了贫民窟后,更觉得中国土地不应该私有化,因为私有化了就有失地农民,有失地农民,就有贫民窟。
  著名学者秦晖对此针锋相对:“近来有位朋友去了几趟印度和拉美,回来就大讲‘无地则反’,并以此反对地权归农,一时还颇有声势。我不怀疑他的好意,但他谈论问题时逻辑混乱,实在令人费解。”
  
  温铁军在自述中这样划分自己的人生,“两个11年对我的思想形成确实有决定作用”。第一个是从1968年插队开始,11年的工农兵生活;第二个是大学毕业后,大概是1985年到1995年,从事了11年的基层调研工作。
  那么,他的第三个11年呢?这第三个11年,他办了一本杂志―《中国改革》,当了几年大学领导―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院长,这两者都与农村有关。
  在温铁军搭建的平台上,一批年轻人在行动,大学生支农项目是温铁军一手筹办的,这个项目中第一年参加培训的全国各地高校社团负责人就有72个,几乎包括所有的国内名牌大学。在这72个社团之下,全国高校大学生表示出更多对农村的关注,他们通过一本杂志和身边的那批人,了解关于农民的信息。
  而温铁军这些年来的路却愈走愈窄,他被调离了《中国改革》杂志社,随后《中国改革・农村版》停刊;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也在存活了3年零9个月之后,因“非法办学”被关闭。笑蜀说:“他一直生活在政治和学术夹缝中。”许多人提到他多重角色的混合:官员、学者、行动者。
  有人说他像官员,因为他的演讲中总有这样的内容:我跟某某人谈过某个问题,这个“某某”一般是一个主流大学者,或是某不能说出名字的高层官员。这被解读为,他试图寻找权力的庇护。另一种解读是,他有社会理想,但总试图通过获得权力来实现社会改良。
  作为学者,近年来,他的研究似乎“不成体系”,不属于单纯的经济学科,而是关注全球化、现代化等思想领域的话题,并被称为“新左派”代表人物之一。一位农经界的前辈甚至评价说,“他是学新闻的,不能以经济学的标准要求他”。当然,或许温铁军本身就瞧不起按照某一规范做出来的学问。
  使得他与一般学者有所区隔的是“行动”,然而,他的一个个行动都遭遇挫折,甚至质疑。这既有并不多元的外在环境的原因,但也跟他特别的行动方式,以及一些让他深刻自我反省的内在因素有关。
  “他老以为可以用行动给那些知识分子一记耳光,结果却是每个人都给他一记耳光。”一个熟悉他的朋友评价温铁军说。

推荐访问:民工 民工 民工 民工
上一篇: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 [南科大校长决战教育部]
下一篇:俄总统_俄总统乱了日本方寸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