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邻]芳邻谭守谋阅读答案

来源:个人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7-05 05:08:28 点击:

  把家安顿好时,已是春节前夕了。除夕这天的早上,我从原来的家里,搬了最后一盆绿幽幽的小盆栽,乘着电梯,来到我所住的楼层。   走出电梯,我在无人的大理石过道里独自走了一圈,挨家看过去,虽然有三两家已贴出红彤彤的春联,但家家防盗门一律森然紧闭。我站在过道的寒风中,想,这样就是住上一辈子,邻里也永远是冷冷冰冰,如同陌路。转身走进自己辛苦安置下来的家,坐下,又想,不过,即便是这样,这年头,只要“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就好。还能要怎样更好的日子?
  没想到,住下来,我与我的芳邻们,并不是料想中的那样,之间演绎出来的故事之丰富多彩,情节之跌宕起伏,堪比三毛在撒哈拉沙漠时写下的《芳邻》。
  1精通立体几何的左邻
  我的左邻,估计是个很精通立体几何的中年男人。有一天,他嫌他家的客厅太小,就做主把他家门口的公共走廊,以及走廊对过去的楼梯口隔火间,通通纳入他们家的客厅。他家的客厅因此不费一分钱,就猛扩了一倍多。但公用的楼梯,就给堵死了。
  他大兴土木的那段日子,我恰逢出差,回来一看,他的工程已完工。我傻了眼,大惊失色地告诉他:“平时我们虽然有电梯,可楼梯是地震火灾时的逃生通道,你怎么能自作主张把它堵死?!”“你杞人忧天什么?不会有那么多万一的事啦,”他瞪着两只大而圆而凸的眼睛,嘿嘿一笑,“再说真有万一,这楼梯跟我家关系最大,你们一转弯又有其他楼梯。我不怕,你怕什么?”我被他说得张口结舌,无从回答,倒像我在无理取闹。我愤然转身回来,砰地关上防盗门。
  晚上,天黑了,我隔着防盗门,坐在客厅看着被左邻的工程弄得灰头土脸的过道,生闷气。想起左邻男人强词夺理,气势逼人,心中腾腾冒烟,打算撕破脸皮到物业到其他执法部门告他去。这时,防盗门外轻轻地飘来了个明丽的影子,我定睛细看,是左邻那男人的太太。她敲开我家的门,怯怯地站在门外,绽开一个十分甜美的笑容,说:“住在一起,倘若有需要我们的地方,尽管说!远亲不如近邻嘛,互相多关照。”听了她的话,想想也有道理,隔着一层薄墙住着,谁知道不会真有需要的时候。我有些心虚有些气短地连说:“是的,是的!”原本就是一个心软得没有原则的人,心中膨胀起来的大“气”球,被这一席软话,嗤地就被轻轻戳破。
  我以为我的“宽容大度”,会让他们感激涕零,赢来邻里格外和畅的春风。可是,有一天,与左邻家的男人擦肩而过,我正想像往常那样,与他打个招呼,可他正眼也不瞧,阴冷着脸走他的路。我以为是他一时心情不好或没看见我,后来再碰上,他依然迈着他不屑的阔步,阴冷着他的脸走他的路。再看到被堵的楼梯,我的心也堵起来。可每次想愤然投诉,又会想起那明丽的倩影以及那倩影对我的央求。两种心思就这样,时不时地跑出来打上一架。
  2我的天花板是一面鼓
  我家的楼上,有段时间,总是在凌晨2点多我们睡得死沉时,开始尖叫,追逐。我们薄薄的天花板,因此成了一面大鼓,而鼓槌,是他们杂沓钝重的鞋后跟。我从梦中惊醒,望着黑暗中的这面大天花板鼓,老想不通,为什么我必须睡觉,而他们不必睡觉?后来才知道,原来住在上头的是些欢场中的女子,难怪我家夜夜鼓声震天。后来我的邻居们报了110多次,才逐渐偃息。
  后来再住进去的一批人,换成清晨5点喧哗。我因此每天5点醒来,8点上班再不匆忙,也再不会迟到,只是上了班后,就成了一条瞌睡虫。所以,逢到早晨再喧闹,我就跑上去敲门。我一敲,里面虽立即噤声,却是任我怎么敲,死活不敢来应门,十分可笑。可是越是不开,我越是气无处出,拼了命地擂他们的门,自己也擂成了一个愤怒的疯婆子。
  捶了几次门,情况才好转。后来,偶然地,见到一群自家儿子一般大的毛头小子进出。才知道,原来是住着这些没心没肺的大孩子,难怪做了错事,不敢露面。想想自家大大咧咧的儿子,对这件事也就释然,再上去擂门,也不那么冲动了——跟一群毛孩子,还能怎么太认真去计较?
  3顶楼大手笔
  我们大厦的顶楼,有家业主,脑袋很灵光,非常有创意。他大手笔地擅自往顶层再加盖了两层楼,据说又还在最上面建了空中私家泳池。我听到消息后,真是悔青了肠子,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大大贷笔款,买顶楼。夏天的夜晚,躺在自家泳池碧波里,仰数天空繁星,俯瞰筼筜白鹭,那是何等的风情何等的浪漫啊!而如果如此豪华的空中私家泳池,对外开放,坐收门票,我还需要每天挤公交去单位为三斗米折腰吗?
  这位业主创意之非同凡响,置大楼安危之全然不顾,招致全体住户的强烈抗议。我也曾为此找过物业,物业见我,先是使劲眨巴几下眼睛,然后无辜而委屈地摊开手,大声辩道:“我们也没办法,我们的人上去劝不止,还被打了。”“为什么不报其他执法部门?”“报了,可每次那些部门的人来走一遭之后,就又复工了,可见他们的来头!”“为什么不断他们的电,停他们的水?”“他们又没有欠电费水费,不能停的。”这是物业小姐给我的解释,我事先没有查阅相关规章,我无语。
  这事一度闹到法院。可是,过后,据说春风吹又生!
  可见他们绝不是野草!可见他们的来头!
  4老板娘是“阿信”!
  每天从单位回家,走进小区,我的在外打拼紧绷起来的双肩,便会在一眼瞧见这家小超市时,彻底地松弛下来,心里随即升起一股小暖意:家,到了!
  我们的小区共有三家小超市,这一家生意特别兴隆,个中原因,据我冷眼旁观,首先主要是他们经营的种类特别齐全日夜营业,大家逐渐形成了习惯,无论何时要买什么,往他们家去就是了,什么都可以买得到,再暗的深夜它都灯火明亮。
  就这样,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小超市每天顾客盈门。
  小超市兴旺的另一个原因是老板娘。向这个长相平凡的老板娘买东西,仿佛不是买卖的关系,而是街坊邻居间很家常地你递给我一把葱,我送你几颗蒜。是一种很和乐的邻里关系。因此,彼此之间,就有一种朴素本真的感情,植物一般地在相互信任的土壤上茂盛生长。   后来,每次独自看书写字倦了,烦了,孤独了,寂寞了,我就到他家超市,或和老板娘聊聊,或转一转顺手带点水果菜蔬回去。在这个人人对自己的家庭住址、住宅电话讳莫如深的时代;在人与人之间的设防不断升级的今天,能有一个随时能够接纳自己,可以坦然停泊一颗惶惑的心的地方,真不是太容易。
  这个小超市,就这样成了我的温暖的人生驿站。
  我的快件总是在我人在单位时,翩然而至。起先在这个小区居住的时候,我总让送快件的小弟去找小区保安代收。我十分心安地让他去,因为我每个月交不菲的物业费,从不拖欠。可是有一天,保安拒绝了。想一想,我也无话可说,我们交物业费,并没有交納代收快件这一条。我犯难了,踌躇了,情急之下我让快递小弟去找小超市老板娘试试,同时把电话打到小超市去。我嗫嗫嚅嚅结结巴巴试图解释:“我住在这个小区,我经常向你们超市买东西,我,我……”正当我解释得艰艰涩涩,老板娘亲和笑语从电话线的那头传来了:“我听出来你的声音了,我来帮你收!”收起电话,心中感激又不安,想,我平时向她买东西,也并没有预付代收快件的款项啊?
  后来再到老板娘的小超市买东西,我又“得寸进尺”地求助老板娘:“若有到件付款的快件,也帮我收,我一回来就还你钱,好吗?”小超市生意很繁杂,老板娘总是手脚一刻也不得闲,对于我的“过分要求”,她仍然一口应承。后来我的货到付款的快件到时,在真正的百忙当中的老板娘,都一一为我垫付代收。虽然至今我尚叫不出老板娘这位芳邻的芳名,但我早已决心,做他们超市永远的铁杆顾客!
  她家超市,像我这样的铁杆顾客不少,这些铁杆顾客,就像她这棵主树干上长出来的蓬蓬勃勃的分枝,大有与她生死相依共繁荣之势。
  每次看着这家生意兴旺的小超市把他们一大家子的心连在一起,全家人每天实实在在地忙碌;看着这小超市让外来的朴实的一大家子,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安居乐业,我就十分欣慰地想:把心智气力都使在自家最有用的地方,这是真正美好的人生!也是我多年来向往的最美好的人生!想起早年看过的日本电视连续剧《阿信》,想,老板娘,没准将来也是 个“阿信”!
  5原来,你也是我的芳邻
  有一天,我因为第二天要带队参加夏令营,忽然想起夏令营需要我先垫些钱,忙匆匆出去领钱。回来在电梯口的信箱取报纸时,我的身后跟来一位拖着拉杆箱的老妇人。她走到我背后突然对我说:“阿妹,你愿意听我说几句话吗?”我意外地一惊,忙按住包,转过身来,审视了一下说话的陌生人。本想迅速离开,可见到她眼圈渐渐地红起来,终是不忍,心中惴惴地撒了个谎,说:“行,你快说,我老公在等着我。”她说她32岁守寡,外孙女是她从小带大的。她被女儿女婿冷落很久,想走了。她说她从小带大的外孙女知道她要走,也没有挽留,只是说,外婆,我们到阳台上来读圣经。“她(外孙女)这是想留我吗?”她把她内心强烈的企盼的目光,强烈地打在我的脸上,我不知该说什么,我沉默了一下。她的泪水,在我的沉默中溢出眼眶。我的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想起“不要与陌生人说话”的告诫,想起每一件事都还有不可知的一面,想快快转身离去,不多管闲事,可是做了多年妇女儿童工作的自己,看到这些弱势群体把自己当了救命的稻草,终是无法漠视他们,硬起心肠,甩手离去。我一时忘了包里的“巨款”,一把拉开包的拉链,掏出本子,撕下纸张,写下妇联的地址电话,交给她,说:“你有手机吗?这是妇联的地址和电话,你找妇联,那里有法律援助中心,她们会帮助你!”“我没有。”“那你去小超市,他们有公用电话。”我在灯光幽暗的门厅里,又惴惴地想起我包内的“巨款”,匆促地说。“好!”她感激地点点头。
  她拖着拉杆箱走的时候,回过头来,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顿了顿,才哽咽地说:“阿妹,我就住在你楼下。我买菜时,常遇到你也到我们小区的小超市买菜。你看上去总是很和善。”她说着,眼睛水红水红。
  原来她也是我的芳邻!
  望着她拉着一只拉杆箱向小区的铁门走去的渐行渐远的背影;望着她已经关在大铁门黑粗栅栏之外的,几乎和所有的老年妇女一样,在岁月之河中浸泡得膨胀松弛的背影,我十分难过地想:今晚她要栖身何处,她连一把手机都没有?她到底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老来飘零如一枚黄叶?不知仁爱的上帝此刻和她亲爱的女儿女婿以及外孙女又在哪里?不知她此去还能再回来做我的邻居,在小区超市买菜与我相遇吗?

推荐访问:你觉得现在自己的实际收入甚至账面收入减少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上一篇:生平最怕两种人 生平最讨厌的两种人
下一篇:闺蜜的诱惑_男闺蜜真的是纯友谊吗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