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布什对台政策端倪]布什政策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要“民主”,不要“台独”,这是小布什政府对台政策的新风向标。   2月19日,美日安全磋商委员会会议将涉及中国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的台湾问题列入其发表的共同声明中,中国方面对此表示了严重关切和坚决反对。
  实际上,布什新任期开始前后,美国对台政策就已经历一些转变,“台独”分子未必能从上述声明中得到什么好处。去年12月台湾“立法院”委员选举,泛蓝阵营以114席微弱多数过半,这中间美方态度就起了重要作用。因为美国不愿民进党一党独大,为此打压绿营,扶持泛蓝阵营。
  自陈水扁“一边一国论”出台以来,美国曾多次通过非正常渠道,如以特使、信使或其他名义,向台湾当局发出“弦外之音”。据美国媒体透露,早在2003年底,布什就曾派当时白宫官员赴台北会见陈水扁,并面交布什私函,信中说,他担忧台湾当局的激进言行可能让大陆方面感到被挑衅而做出不符合美台利益的举动;美国反对台湾任何可能导致改变现状的片面行动,要求陈水扁降温。去年下半年台湾“立法院”选举之前,美国官员、学者与资深议员,又穿梭美台,传达类似讯息。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华访问时也指出,“台湾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美国不支持‘台独’”。布什在APEC会议期间对胡锦涛主席说,“台独”打上海的企图,简直是“蚂蚁撼大象”。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对台政策正在发生一些转变,与2000年时极力助陈水扁当选有了较大区别。那么,陈水扁当局与美国利益出现了哪些分歧?这些变化又源于何处?
  
  不愿民进党一党独大
  
  美国在台湾长远利益是扶植美式民主。若一党既获总统、又获“立法院”多数,必然危及民主制衡原则,破坏美国长远大计。美国需要岛内出现能够具有足够抗衡力量的反对党,必须“扶弱抑强”。2000年时美国打压台湾军方助陈水扁当选即是此心理作崇。此次为防绿营坐大,美转而产生“扶蓝”倾向。这是根本原因。除此以外,美国对陈水扁善变特质渐生怀疑。陈水扁为了拉抬选情,不顾美国多次私下警告,不惜孤注一掷,在选举期间大炒“统独”问题,煽动“台独”情绪,且接二连三抛出诸如“公投”、“正名”议题,都未与美方事前沟通,仅在事后进行“抚慰”和“解释”,令美国十分担心由此危害美国在台湾根本利益。今后若台湾在陈水扁“政府”的带领下走偏路、出怪招,令美国“出其不意”,必将使美国陷于不利境地。
  绿营过半的局面,过去并不是没有出现过。2001年11月,由民进党、台联党人及支持民进党的“党外人士”以及国民党叛将组成的“泛绿”立委就已超过半数。当时,陈水扁在狂喜之下,改变策略,将“立法院”作为民意代表,代替“总统”推至“台独”第一线,同时辅以“以台湾名义进入联合国”、“护照上明确印上台湾字样”以及“钞票、硬币一律用台湾字眼”三项议案。然而,这些“举措”均未与美国及时沟通。其间陈水扁推出的“一边一国论”等议题,对美方采取的态度也是“事先虚应”、“事后救火”的“沟通”方式,令美国着实恼怒,美国对陈水扁信任度因此大打折扣。有了这一前车之鉴,此次美国对绿营可能过半明显持打压态度。
  
  卖军火,但不为“台独”做担保
  
  美国在台湾最大现实利益是军购。表面上,6108亿元新台币军购在台湾“立法院”频遭阻击,不能通过,美国在台协会前任主席夏馨还特意访问“立法院长”王金平,促请“军购”通过。但实际上,蓝绿两营骨子里均深知,军购攸关台美关系,是双方实质性关系的重要维系手段,台湾不得不购。因此,蓝绿任何一营过半,都不会从根本上阻挠军购,6108亿迟早会落入美国囊中。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并不担心蓝绿任何一家过半。问题在于,“军购”这份特大号礼品究竟由哪个阵营送出?在这个问题上,两个阵营纷纷“邀功”、“争宠”,吵闹不休,形成“府”“院”之争一道独特风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台湾是央求美国出售武器的急先锋,在拉拢军火游说集团方面不遗余力,倒是美国迫于压力往往不愿满足。小布什政府上台后,改变了这一策略,敞开口子向台湾出售军火,并且列出了超过150亿美元的武器清单,可台湾经济发展停滞,财政状况不佳,于是形势就出现了逆转。过去是台热美不敢热,现在是美热台不敢热,致使美国多次抱怨台湾“胃口太小,吃得太慢”,甚至指责台湾在安全上只想依赖美国,不肯自己掏钱,是想做“免费乘客”。过去,美国将“军售”与美对台防卫承诺挂钩,军售越多,美护台卫台决心就越大,台方购买武器的兴趣也就越大。布什政府上台后对台政策却是军售与保卫台湾利益未必相联。近期,美方高官的谈话表明,美“协防”台湾必须以“台湾不会单方面破坏现状”为前提。美国既然“不支持‘台独’”,自然也不支持由“台独”而引发的战争。这样一来,陈水扁就有苦说不出了,因为正是陈水扁政府一直叫嚣军购,视其为“台独”的“担保”。现在美国态度的转变给陈水扁当头一棒。军购不仅使台湾背上巨额的财政包袱,惹怒民意,还不能换来美国的所谓“安全保障”。陈水扁在军购问题上处于上任以来最尴尬的境地。
  
  视“台独”为“战争之源”
  
  陈水扁叫嚣“台独”,不加收敛,美国则不愿改变现状,于是美国对陈水扁拖美参战有极大担忧。美方担心,陈水扁政府若获“立法院”护航,将“挟民意以‘台独’”,无疑将令中美关系这一美国重大国家利益受损,还可能招致战争。自陈水扁抛出“一边一国论”以来,其主要策略就在于:丑化大陆形象,散布“军事威胁论”,冷冻两岸关系;美化台湾与美国关系,称美必“协防”台湾,欺骗台湾选民;夸大中美矛盾,在中美之间打楔子、搬是非,为“台独”营造空间。但很明显,美国已经看穿陈水扁的这一用心。小布什不会长期受制于陈水扁当局意欲将中美两大国绑上“台独”战车的伎俩。更深一层原因是,目前,美国军事当务之急是“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在伊拉克问题、中东和平进程问题、朝核问题尚未解决的时候,美国不愿挑起全球作战的危险。只要上述危机不缓解,美国就不会默许“台独”挑起危机。目前,大陆对“台独”动武的决心很大,一旦陈水扁越滑越远,美国就可能被“台独”拖入一场与中国这个核大国的战争,而美国是不愿为“台独”冒这个风险的。
  
  对“急独”保持警惕
  
  陈水扁喊出了以2008年为上限的“急独”时间表,而美国对此并不欢迎。随着美国全球战略的铺开,美国“民主西进”运动态势已经十分明显:在前苏联地区,美国大力扶植代理人,投资反对派,抹黑普京国际形象,打压俄势力范围,在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地搞“天鹅绒革命”,甚至将“黑手”直接伸入俄罗斯国内;在中东,美花大力气改造中东,企图在伊拉克战争之后,以不流血的方式获得亲美政权。由于伊拉克重建、巴以和平以及反恐等多项问题的存在,美无法分心。亚洲目前尚不是美国“民主西进”的重心,但巩固台湾民主,扩展香港民主,培植大陆民主,一向是美国在亚洲的如意小算盘,也是美国“民主霸权”的特殊扩张方式。这至少让美国在“逼”台湾接受“一国”架构时有数年的弹性空间,美为其“全球民主”大棋局考虑,将尽力约束陈水扁独立野心,以防搅局之乱。要“民主”,不要“台独”,这已是小布什政府对台政策的新风向标。回头看小布什2001年甫一上任即声称的“协防台湾”一语,是布什政府一系列对台战略清晰的开始。布什政府一方面给台鼓气,使台湾的民主不至于在武力之后退缩;另一方面,又提出“反对台独”,“台湾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应由两岸人民来解决”等话语,明确表示不愿卷入战争。
  总之,美国从对陈水扁的全力支持,到现在的不信任,亦经历了一个政策转变的过程。美国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与陈水扁阵营的立场并不一致。美国要民主,不要“急独”;要利润,不要战争;要忠心耿耿的“岛内美国利益代理人”,不喜多变善变见缝插针的拖美国下水的政治派别。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经济外交会议:新中国的第一次:新中国成立的第一次会议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