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刊 [外刊要论]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新战略三角:美欧对中国崛起的反应      David Shambaugh(中文名沈大伟,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项目主任)      在未来若干年中,美国、中国和欧盟三者之间的互动是决定国际关系体系的关键性因素。美国的军事霸权和无与伦比的实力、欧盟目标的日趋一致和不断上升的经济地位、技术与经济的全球化以及中国的崛起,是决定新的全球秩序的四个主要因素。随着中国越来越深地卷入全球体系,美欧将在一些领域联手应对中国的崛起,但在另一些领域因各自的利益又会产生分歧。因此,中美欧之间的新战略三角关系不同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美苏之间的旧战略三角关系,表现在:首先,新三角的各边更具灵活性,一边的行动不会引发另一边的对立反应;其次,国家安全考量不像冷战时期那样主宰着三角关系;再次,新战略三角的各边都存在重大分歧。由是观之,中美欧新战略三角应能有效促进全球治理。陈文鑫
  
  美国俾斯麦式的亚洲政策
  
  Eric Heginbotham?穴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雪
  Christopher P.Twomey(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国家安全事务学者)
  
  美国的亚洲政策本质上仍然是现实主义的,维持均势是其出发点,为此美国保留并加强了与亚洲盟国的双边同盟体系。与此同时,美国的政策也更为灵活,志愿同盟等做法正逐渐替代传统同盟关系发挥重要作用。但美国并不愿加强多边组织及体系的作用,认为这阻碍了其权力的充分发挥。长此以往,美国的这种政策不仅会导致地区动荡,而且会使美国的地区领导权旁落他国。美国应更加坚定地支持亚洲的制度建设,推行长期的民主计划,重新强调外交政策中经济、文化等非军事因素,以维持其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袁 冲
  
  拒绝俄罗斯?
  
  Nikolas K. Gvosdev(《国家利益》编辑)
  Dimitri K. Simes(美国尼克松中心教授)
  
  俄罗斯不是美国的盟友,但也非敌人。布什与普京都声称两人私交甚密,可这种私人关系却并未转化为两国行政机构之间的良好合作。美国政府力图改善对俄关系,但在与克里姆林宫打交道时,所期望的与所付出的代价总存在着不确定性。有人认为美国可以凭借强大力量限制俄罗斯与外界的经济、政治及文化联系,使其“边缘化”。显然他们低估了俄罗斯的经济和能源实力,美国和欧洲都还无法取代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地位。美俄双方只能以实用主义的态度行事,努力解决两国间的问题,并防止两国分歧扩大为冲突和危机。姚 琨
  
  民意立场
  
  Daniel Yankelovich(美国民意研究机构“公共议程”主席)
  
  美国公众对其外交事务的态度和他们对国内事务的态度一样存在极化现象。如今,针对布什政府的反恐战争和伊拉克重建问题,公众按党派划线的态度更加明显。这与他们的宗教虔诚也有很大关系:参加宗教事务越频繁的人,越认同美国政府目前的外交政策。美国民意研究机构“公共议程”的调查显示,尽管美国公众对美国外交的某些方面具有信心,但其担心和忧虑也普遍存在。美国公众开始感到,美国政府在外交上更多的是用军事力量来应对挑战,外交的、政治的、经济的手段以及情报能力既没得到应有的重视,也未被巧妙地加以运用。黄 放

推荐访问:创意
上一篇:【丁品画廊】清江画廊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