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地亚足球队名单_政治足球 足球政治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今年2月8日,非洲足联迎来50周年庆典,而非洲足球的历史,又何止于半个世纪?      很多中国球迷认识非洲足球,是从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足球赛喀麦隆队的米拉大叔开始的,当时他以38岁“高龄”替补出场,一路攻城拔寨,率队打进八强。每当攻进一球,米拉大叔围着角旗庆祝的翩翩舞姿成为当年世界杯一道美丽的风景。从那以后,非洲足球的魅力感染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不过鲜有人知的是,在非洲国家争取民族独立、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中,足球也扮演过重要角色。
  
  殖民者的忧虑
  
  最早把足球带到非洲大陆的,应该是19世纪的欧洲水手。英国和法国奴隶贩子利用给黑奴放风的机会,在甲板或者码头上组织简单的足球比赛。渐渐地,在欧洲贩奴船聚集的非洲港口――亚历山大•杜阿拉港(喀麦隆)、奥兰港(阿尔及利亚)、阿克拉港(加纳)以及达喀尔港(塞内加尔),足球成为当地居民钟爱的体育项目。非洲人对足球的偏爱似乎与生俱来,他们光脚踢着破布缝成的“足球”,在球场上留连忘返。不到十年功夫,这项运动就从港口传入内地。非洲大陆最早一场“国际比赛”是在1886年,由英国北斯塔福德联队士兵对垒苏丹联队。
  非洲足球尚在萌芽阶段,控制非洲的两大殖民帝国――英国和法国就在这个问题上“英雄所见略同”,他们忧虑地看到,这项团体运动可能唤起当地居民的民族觉醒意识,于是,不约而同决意未雨绸缪。英国人采取“大禹治水”式的疏导政策,试图通过引导当地精英阶层,逐渐把非洲各殖民地的足球运动纳入到大英帝国的“生活轨迹”中来。他们在英国殖民地之间组织联赛,强调“大家庭”内部的繁荣与团结;与此同时,注意把优秀的非洲球员介绍到像曼彻斯特联队这样的英国本土著名俱乐部效力,甚至直接选拔到国家队中。
  法国则采取釜底抽薪的政策,在禁止法属殖民地之间组织足球联赛的同时,把当地优秀球员直接输送到本土俱乐部。在实践中,法国把自己控制的非洲殖民地分成三六九等。马格里布地区的三个殖民地(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几乎被视为本土的延伸,宗主国便允许它们举办“北部非洲杯”比赛(1932年举办首届比赛,到1956年结束)。在撒哈拉以南的所谓“黑非洲”地区,宗主国以“地方组织的活动权限不得超过本殖民地界限”为由,拒绝批准成立跨殖民地的“法兰西西部非洲体育联合会”。不过,即使宗主国设下层层障碍,也拦不住觉醒的非洲居民。1946年,足球联赛终于冲破障碍在西非数个法国殖民地之间展开,增强了各殖民地之间的联系,为它们争取独立提供了交流经验的场所。
  类似情况也发生在英国控制的殖民地中。上世纪20年代,埃及阿尔―阿赫利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07年)异军突起,打破了由精英分子把持足球市场的局面。俱乐部从平民阶层吸收队员,并在1923年夺取国内联赛冠军。当时,埃及名义上已经独立,但国防、外交等大政却依然控制在英国手中,法鲁克国王为抵制阿尔―阿赫利俱乐部在青年中掀起的民族主义影响,不得不出钱成立另一支俱乐部与之抗衡。1952年埃及爆发革命,法鲁克国王的“御用”足球俱乐部土崩瓦解,阿尔―阿赫利俱乐部则继续自己的辉煌,到2006年一共五次赢得非洲联赛冠军,30次赢得国内联赛冠军(自1948年计算),保持国内联赛50场不败纪录,非洲其他足球俱乐部无人能出其右。
  
  河出伏流,一泻千里
  
  1956年,国际足联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开会,来自非洲的四个成员――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和南非――的代表秘密聚集在一起,商讨在国际足联之外成立属于非洲的足球组织。一年之后,在苏丹的喀土穆大饭店,15名代表签署了非洲足球联合会成立宣言。遗憾的是,包括这份宣言在内的几乎所有文件在1970年被一场大火烧毁,只留下一张15名代表的合影照片。
  年轻的非足联迅速在政治舞台发出自己的声音。南非是新组织的创始国,但是白人政府采取种族隔离制度,球队拒绝吸收有色队员,因此受到非足联其他成员的抵制。在1957年首届非洲杯足球赛上,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顶住国际足联的压力,拒绝南非参赛。半个世纪以后回顾只有三支队伍参加的首届非洲杯,从参赛队数量上看固然显得滑稽,却显示了非洲足球特有的政治色彩。正是从非足联开始,南非运动员逐渐被排斥在所有国际体育比赛之外,直到上世纪90年代南非取消种族隔离制度,他们才重返国际赛场。
  上世纪60年代非洲迎来民族解放运动高潮,非洲足球也获得腾飞。因为这项运动在社会各个阶层,尤其在非洲青年中非常流行,因此被新独立国家的领导人视为民族振兴的象征和手段。
  在非洲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中,足球被赋予浓厚的政治含义。1954年阿尔及利亚爆发抗法斗争,民族解放阵线号召本土出生的运动员离开效力的法国俱乐部,到临时政府所在地突尼斯集合。1958年瑞典世界杯举办前,拉希德•梅克赫鲁菲(阿尔及利亚独立后担任过国家队教练)和昔日同为宗主国效力的阿尔及利亚球员组成一支“自由之队”,此后辗转世界各地参加“国际比赛”,尽管不被国际足联承认,“自由之队”却把阿尔及利亚的民族独立精神传播到世界各地。
  新独立国家不断涌现,非足联规模迅速扩大,并开始在更广阔的领域为非洲足球呐喊。上世纪60年代在东京举办的国际足联代表大会上,来自加纳的奥赫纳•迪让代表非足联26名成员发言,指责国际足联在世界杯入场券分配问题上歧视亚洲和非洲国家。奥赫纳•迪让指出,欧洲有10个名额,南美洲也有四个,但是非洲赛区的优胜者却必须和亚洲国家争夺惟一的共享名额。在代表大会上,非足联主席、埃及人阿布德拉齐兹•穆斯塔法也对国际足联提出批评,他认为国际足联对以色列和公开奉行种族隔离政策的罗得西亚(北罗得西亚独立后称赞比亚共和国、南罗得西亚独立后称津巴布韦)特别关照。在抗议无效的情况下,非洲国家遂决定集体抵制1966年在英格兰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
  
  在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上,除去葡萄牙队的两名核心队员――中锋马里奥和前锋尤西比奥来自非洲的莫桑比克(莫桑比克当时还是葡萄牙的殖民地),绿茵场上再也见不到非洲队员的身影。但即使只有两名“代表”,尤西比奥还是让世界见识到非洲裔运动员的风采。这位号称“黑豹”的锋线队员不但成为本届世界杯最佳射手,还因率领葡萄牙获得世界杯最好成绩――季军,而成为葡萄牙人心目中的英雄。60年代末正是意识形态斗争最激烈的年代,土生土长的非洲运动员成名后却身披葡萄牙战袍,尤西比奥和队友被非洲争取民族解放的极端分子视为“投敌变节”的异己分子。为保证他们的安全,尤西比奥和队友一度受到警察全天候监护。
  
  靠天赋征服世界
  
  随着种族隔离制度从南非消失,非洲足球和国际政治斗争的关系逐渐淡化,非洲足球运动员开始依靠出色的运动天赋,走上征服世界之路。自从1970年非洲球队重返世界杯赛场,非洲球队通过实力为自己争取到五张入场券,进步的速度超过其他大洲。
  然而,多年的反殖斗争,也给非洲足球带来意想不到的后遗症。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曾经帮助非洲赢得独立与解放,可是今天仍有一些非洲人把反叛精神视为革命行动,把无政府主义当作正义斗争。积习伴随足球比赛时而复发。2001年4~5月间,短短一个月内南非、刚果(金)、科特迪瓦和加纳连续爆发球场惨案,近200名球迷在骚乱中命丧黄泉。管理问题固然是引发球场骚乱的直接原因,球迷心中涌动的无政府主义,却是造成惨剧的深层原因――这也是充满战斗性的非洲足球带给人们的一丝忧虑吧。
  
  50年后的今天
  
  在非洲这块充满激情的大陆,足球从不缺乏群众基础,走进非洲的城市乡村,到处都可以看到踢球的人;在这块充满激情的大陆,足球也从不缺乏历史底蕴和积淀。非洲第一个足球俱乐部(1884年)成立的时间远远早于欧洲两大传统豪门尤文图斯(1897年)和巴塞罗那(1899年)。在如火如荼的反殖反霸斗争中,非洲联合第三世界国家,把足球作为开展多项合作的催化剂。走到今天,非洲足球联合会已经由最初的四个成员发展到53个,不同年龄段、不同规模的足球比赛多如牛毛;非洲足联和世界其他足球组织的关系日益密切。非洲足球如今已经走向全方位发展的道路,除向海外(主要是欧洲)积极输出优秀运动员,非洲籍裁判的执法水平也得到国际足联的认可。1998年法国世界杯阶段,41岁的喀麦隆裁判赛义德•贝尔科拉吹响了法国和巴西的巅峰对决赛。
  包裹在非洲足球外面的政治外衣,已经随着世界格局的改变而渐渐褪色,但是生来就被打上政治烙印的非洲足球,仍以新的方式与政治结缘。在提倡女性解放的今天,非洲成为最早出现女性足球协会主席的大陆。继2004年伊泽塔•松布•韦斯利成为利比里亚足协主席,布隆迪女性莉迪娅•恩塞克拉也成功当选本国足协主席。为给非足联50周年诞辰祝兴,欧足联特意向非足联每个成员赠送1000到2000只足球,球上都印有预防艾滋病的提示。这也算是新形势下政治合作的一种方式吧。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上一篇:老面孔新【新防长,老面孔?】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