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富尔电影真实 达尔富尔冲突:伊斯兰教惹的祸?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伊斯兰教与政治的关系非常密切,在达尔富尔冲突上只要有人稍加“引导”,未来伊斯兰教也许会真的成为冲突继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2003年2月,苏丹达尔富尔的两支地方民间武装“苏丹解放军”和“公正与平等运动”武装占领了北达尔富尔省(北达省)的首府。苏丹喀土穆中央政府认定这是武装叛乱,在派兵镇压的同时,又组织和资助达尔富尔地区的另一支民间武装“简加韦德”与叛军作战。双方都运用了毁灭性的作战手段。冲突已造成20万人死亡,200多万人无家可归。
  对于达尔富尔冲突的起因,学术界和各种政治力量给出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是由气候和环境变化造成的,有人认为是因争夺资源而起,有人认为是因政治原因引起,有人认为是民族冲突造成的。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伊斯兰教是首当其冲的罪魁祸首。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环境与资源争夺起源论
  
  达尔富尔地区地处撒哈拉沙漠向热带雨林过渡的地带,北部是沙漠,常年干旱少雨;中部是山地,降水稍多,适于放牧;南部是稀树草原,降水最多,适于农耕。但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撒哈拉地区自然环境持续恶化,多次发生大面积旱灾。北达地区的阿拉伯牧民被迫不断向中达和南达迁移。同时整个撒哈拉沙漠的许多游牧民,甚至远达大西洋岸边西撒哈拉的阿拉伯人也越过无人看守的边界迁移到达尔富尔地区。短短20年间,达尔富尔的人口从不足300万飙升到600多万,给当地的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起初当地居民对外来的游牧民还是热情接待的。但是随着草场和水源日益短缺,双方不断出现小规模冲突。南达地区的居民成立自己的武装“苏丹解放军”和“公正与平等运动”来保护家园。冲突进一步升级。由于“苏丹解放军”和“公正与平等运动”认为中央政府不能持公正的态度处理这场危机,遂走向与政府对抗的道路。由此达尔富尔危机全面爆发。
  对水源、草场及土地的争夺就是一种对资源的争夺,而外来及北达的游牧民与南达居民之间的资源争夺还不限于此。自上世纪末以来,苏丹发现并开始开采石油资源。1999年,石油开发取得较大进展,苏丹成为石油出口国。但是,石油收益都被中央政府收入囊中,地方居民对此非常不满。2005年,“苏丹解放军”与中央政府签署和平协定,决定双方平分石油收入。这对南达是个鼓舞,南达居民发现,通过武装斗争是可以得到石油资源收益的。于是,有学者认为,保护水源和土地,争夺石油收益是南达的“苏丹解放军”和“公正与平等运动”兴起的一个重要原因。
  
  政治起源论
  
  苏丹政坛上的两位重量级政治人物是总统巴希尔和前议长哈桑・图拉比。议长哈桑・图拉比是一位伊斯兰主义者,他认为只有全面实施伊斯兰教法的国家才是真正的伊斯兰国家,伊斯兰教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应该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总统巴希尔行伍出身,与哈桑・图拉比的理念有所不同,两人遂产生分歧,进而发展到权力之争。哈桑・图拉比在政治斗争中失利,曾一度被捕入狱。据说哈桑・图拉比获释后与“公正与平等运动”有联系。巴希尔也指责这种联系,说该组织的一些领导人是图拉比的学生。虽然哈桑・图拉比对此加以否认,但还是有人认为达尔富尔冲突其实是两人政治斗争的结果。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哈桑・图拉比与“公正与平等运动”的联系,此说缺乏说服力。
  
  民族、种族冲突起源论
  
  达尔富尔地区的民族分布大致是这样的:北部沙漠地区是以游牧为生的阿拉伯人,说阿拉伯语。南部农耕地区是定居的农民,其中富尔人是这里最古老的黑人民族,达尔富尔即“富尔人的家乡”之意,通常把这里定居的各民族统称为“非洲人”。所谓的“阿拉伯人”和“非洲人”从肤色上看都是黑人,他们的区分不是体貌特征上的,而是其生活方式的不同。其实在冲突发生前,“阿拉伯人”与“非洲人”两个种族彼此通婚,和睦相处。冲突的发生反而强化了彼此之间的种族和民族属性,彼此分为“阿拉伯人”和“非洲人”。反过来这种分野又进一步加强彼此之间的冲突。“苏丹解放军”和“正义与平等运动”属于“非洲人”,“简加韦德”则由阿拉伯人骑兵组成。达尔富尔冲突由此也顺理成章地被涂上了民族冲突、种族冲突的色彩。
  
  宗教起源论
  
  持这种观点的人主要是西方人士和媒体。这种观点的一个主要论点是,达尔富尔冲突实际上是南达的基督徒和多神教徒对北达的穆斯林压迫的反抗。苏丹现有的70%人口是穆斯林,25%的人口是多神教徒,只有5%的人口是基督徒。多神教徒和基督徒主要居住在苏丹南部地区。达尔富尔地区的冲突各方,包括“苏丹解放军”、“正义与平等运动”、“简加韦德”、苏丹政府军及他们背后的支持力量“阿拉伯人”、“非洲人”大多是穆斯林,几乎没有多神教徒和基督徒参与其中。这场冲突其实是穆斯林内部的战争。美国的一些学者还提出与此论点相似的另一种说法,他们认为达尔富尔冲突是伊斯兰教千百年来自北向南扩张的继续,是一种伊斯兰教“圣战”。喀土穆的伊斯兰政权旨在通过这场战争扩大伊斯兰教的土地。穆斯林之间的战争怎么能定性为伊斯兰教扩张的“圣战”呢?如果说伊斯兰教与达尔富尔有联系,那也只能说冲突的各方参与者主要都是穆斯林,并且喀土穆阿拉伯政权对“简加韦德”武装的支持无疑也增加了达尔富尔冲突的规模和破坏程度,但即便如此,也不能说伊斯兰教导致了达尔富尔冲突的发生。
  
  政治操作也会弄假成真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达尔富尔冲突的产生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首先是由于自然环境恶化导致的大规模移民与原著民争夺土地和水源,然后有民族和种族的因素加入,再有南达居民为争取自治权、争取分享石油资源等政治经济的因素加入,才使得小规模冲突的火苗最终燃起熊熊大火,酿成当代人类社会的一大悲剧。
  那么,为什么有人把伊斯兰教的因素说成是这场冲突的罪魁祸首呢?这是因为有人出于宗教和政治原因。
  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竞争由来已久。在非洲,两大宗教的力量平分秋色,目前双方都在想方设法争夺非洲人的心灵。如果通过达尔富尔冲突,把穆斯林放在冲突制造者的角色上,把基督徒和非洲本土多神教徒放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无疑会在非洲人的心目中损害伊斯兰教的形象,抬高基督教的形象,同时也向两大宗教的争夺对象――非洲本土多神教徒――表明,伊斯兰教是个麻烦制造者。这样,西方的基督教就会在未来的非洲宗教“市场”上更加占据主动地位。
  在全球反恐呼声甚高的情况下,伊斯兰教处于不利的地位。美国出于全球反恐战略的考虑,担心非洲伊斯兰教地区成为恐怖主义的一个温床,打压非洲伊斯兰教也成为美国的一个目标。对喀土穆政权上世纪末的伊斯兰化的政策,美国一直心怀不满,并对苏丹实施制裁。虽然总统巴希尔其伊斯兰教方面的政策已有所改变,但美国对此并不满意。近几年苏丹石油产量猛增,美国也想在这方面分一杯羹,因此美国想方设法损毁喀土穆阿拉伯政权的形象也就不难理解。达尔富尔冲突无疑给美国实现这一计划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遇。
  事实上,美国的这种做法也部分地达到了目的。达尔富尔冲突使苏丹政府的国际形象受到极大损害,更重要的是,伊斯兰教一旦被扯进达尔富尔冲突这潭“浑水”中,就难以洗清自身。
  利用达尔富尔冲突进行政治操作还可能有更坏的结果,即可能弄假成真,未来伊斯兰教也许会真的成为冲突继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伊斯兰教与政治的关系非常密切,在达尔富尔冲突上只要有人稍加“引导”就能成功。“苏丹解放军”、“公正与平等运动”和“简加韦德”武装会不会从武装组织发展到政治派别,进而发展为伊斯兰教派别?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果真如此的话,达尔富尔冲突就会更复杂、更激烈,双方的伤痕也将更深,更难以愈合。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越狱》热潮启示] 美剧越狱的启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