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娃娃:2017面具男孩康康现状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1-20 点击:

  2011年6月10日下午,傍晚的阳光很温和,山西省汾阳市米家庄村里显得冷冷清清。趁着凉快,大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村东头一个普通的小院里不时传来一阵阵痛苦地叫声。“妈,只扳二十下可以吗?”
  6岁的湘湘边抽泣边向妈妈哀求着。妈妈蔚艳君顾不上儿子的哀求,继续用力扳着湘湘的手指。“1、2、3、4……”小湘湘用近乎沙哑的声音继续叫喊。其实,蔚艳君眼里早已含满了泪水。为了阻止烧伤的手指粘连,妈妈每天都要给孩子做这样“残酷”的康复训练。
  6岁,本该是一个孩子天真活泼、躲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年龄,可是湘湘却早早结束了他快乐的日子。
  去年11月的一天,5岁的湘湘和小伙伴们在邻居家的柴房里玩火,不慎引燃了木柴,熊熊大火立即包围了小湘。等大人们赶到的时候,小湘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奄奄一息。心急如焚的父母赶紧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在抢救了40多个日日夜夜、花光了所有积蓄之后,孩子活了下来。但面目全非的湘湘,从此开始了特殊的“面具人生”。为了遮挡伤疤,帮助植皮恢复,他必须戴上一只紧绷的头套,生活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如今,这个用纱布做成的面具,已经成为湘湘生活的一部分。
  湘湘的家庭原本很幸福,他的爸爸妈妈结婚后一边打工,一边种地。2005年湘湘的出生,更让夫妻俩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憧憬。然而,这一切梦想随着这场灾难的降临,变得遥不可及。小两口带着湘湘四处求医,欠下一屁股债。他们本想出门打工攒点钱,给孩子做整形手术,可没过多久,意外再次发生――由于没有及时跟进治疗,孩子的右眼视力几乎全部丧失,嘴唇也往一块儿长。
  “不管需要多少钱,我都要带着娃到最好的医院治疗。等娃的脸好点了,再让他回学校念书,学点文化。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老得不能动了,或者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娃能自己照顾自己。”蔚艳君对记者说。半年多来,这位年仅28岁的妈妈正经历着自己人生最大的一道坎。
  被烧伤之前,湘湘就读于村里唯一的一所幼儿园。在老师眼里,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据蔚艳君讲:“有一次,老师要找湘湘的爸爸,但是不知道怎么联系,就问湘湘。湘湘一口气就说出了爸爸的手机号,这令她很吃惊,因为大人从来没有告诉过湘湘这个手机号。”
  烧伤之后,校方担心照顾不了湘湘,尽管蔚艳君再三请求,结果还是无法复学。蔚艳君只好每天等幼儿园的小朋友放了学,带着他去校园里玩。和以前不同的是,校园里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他和妈妈的身影。小伙伴们都害怕湘湘的面具,不敢再和他一起玩耍。为了不让湘湘感到孤单,蔚艳君跑到邻居家,请邻居家的小朋友来陪湘湘。现在,湘湘有了3个好朋友。
  湘湘一直是一个比较懂事的孩子,但现在他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蔚艳君说:“他总是奠名其妙地生气,性格也越来越叛逆。有时候给他穿个衣服得求他半个小时。”蔚艳君担心湘湘哭闹会影响治疗,就尽量不让湘湘流泪,所以什么事都依着湘湘。这也令蔚艳君很矛盾,因为她怕一直这样惯着湘湘,会导致他以后养成坏脾气。
  对于湘湘的未来,蔚艳君哭过、无助过、害怕过。但面对现实,蔚艳君把爱当做希望,尽力给孩子一个好的将来。蔚艳君每天鼓励湘湘,帮湘湘掌握更多生活技能。穿衣服、抹药、吃东西、洗手洗脸……湘湘正向一个正常孩子渐渐靠拢。
  湘湘的不幸,也牵动着社会的关注。政府、企业、左邻右舍以及网友在知道湘湘的遭遇后,都主动伸出援助之手,有的出钱,有的捐物。据了解,小湘现阶段的治疗费用仍然需要四五十万元。
  “我们全家非常感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给过我们鼓励的好心人,等孩子康复长大了,一定会好好回报社会。”我临走时,蔚艳君再三叮嘱我一定要把这句话转告大家。

推荐访问:政治 政治
上一篇:【人跪狗之贺岁版等】旺狗贺岁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