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长城上有位“傻子”_野长城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3-14 点击:

  2008年11月的一个清晨,我开始了第二次攀爬慕田峪至箭扣段长城的旅程。一个人穿行在清晨的长城上,成群的乌鸦飞来,带来了生机,但凄惨的叫声却也让人头皮阵阵发麻。   好在不久就有两人爬上了镇北楼。他们中的一位是外地的摄影爱好者,另一位是当地向导。向导瘦高个,一头乱发,皮肤黝黑,满脸风尘,左手提着一只编织袋,右手拿一根棍子。他们要继续往回走,但临走时向导特地叮嘱我不要乱走,等他把人送到前面牛角顶下路口处,再回来带我一起下箭扣。  半个小时之后,仍不见向导回来。我想他不会平白无故给我带路,肯定也要收费,于是决定自己先下箭扣。箭扣因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箭扣之险,名副其实。  经过两个炮楼,下到最危险的地方,接近90度的铁梯处。我小心翼翼地沿着梯子一级一级向下挪。但在离地面还有四五米时,梯子断了,而梯外就是深深的谷底,看着让人毛骨悚然。在这进退两难之际,传来了那位向导的招呼声,他叫我回到原位,注意他的示范。只见他把脚放人旁边山崖的凹槽里,身体紧贴山体,然后轮番倒脚,娴熟地到了地面。在他的指挥下,我终于战战兢兢地平安“着陆”。
  一路上我不停地拍照,而他也是边走边捡垃圾。易拉罐和矿泉水瓶可以卖钱,这可以理解。但除了这些之外,塑料袋、纸屑,以及地上的烟屁股,也统统被他捡起放入随身携带的蛇皮袋里。有时,为了一两个被踩扁的烟蒂,他要蹲下身子去抠。
  他告诉我,有个英国人威廉,专门雇了3位村民在长城上捡垃圾,并发给他们工资,他的一位亲戚就在此列。但他不是。没有威廉的薪水,他是自己主动捡垃圾的。他说自己在长城脚下长大,对长城有感情。“一个外国人都这么关心咱们国家的长城,我们更有责任保护它。”
  在与向导聊天时,他会不时去关心一下自制的梯子――他在一滑坡处架了一个木梯子,闲暇时就蹲在梯子旁向过路人收两元钱“过梯费”。这时听到山下有一男一女的声音,估计是登山者,他急着回去收费。  从“小布达拉宫”下来,我们遇到了这对登山者,但向导没有向他们要“过梯费”。他解释说人家已经过来了。就不能要了。就是守在梯子处,开口要了,人家给就给,不给就拉倒。看我是搞摄影的,他给我比画一个长焦,问我值多少钱,我报出1万元的价格。他说有一次在长城上捡到一个这样的镜头,后来他一直待在原地等失主,最后完璧归赵。失主告诉他镜头值8000元,要酬谢他,但身上没带钱,放在山下车里,叫他一同下山取。他没跟着去,只是说了句“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东西”。
  出门旅游,谁不把钱等贵重物品随身携带。我想那位失主肯定是在侮辱这位向导的智慧,因他看上去有点木讷和愣,似乎与正常人不一样。接下来,向导又告诉我另外一个故事,更证实了我的想法。有一次一个外地人到他们村里卖黄瓜,他递给对方50元,结果那人当他面把钱撕坏一角,然后说是残币,气得他给了那人一个耳光。
  听着向导的故事,一路走来,有惊无险。最后来到他的“大本营”――箭扣长城与卧佛山长城的凹口处,这才发现真正震撼我的情景,那里已经堆放了,好几个装垃圾的蛇皮袋。而此时向导已下到长城脚下去捡散落在林间的垃圾了。
  向导叫陈玉杰,生于1964年,读书读到小学四年级,已经义务捡垃圾3年了。一路上,陈玉杰多次提到英国人威廉,后来,他带我来到威廉设在长城边的中英文提示牌前。上面写着:“除了照片什么都不要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保护长城古朴的魅力!”陈玉杰告诉我,这块牌子就是他从山下扛上来的。从牌子的体积和重量来看,扛上来应该费了一番力气。下山时陈玉杰叫住了我。我还以为他要收向导费,谁知不是,他建议我从南边下山,这样可以赶上回怀柔的公交车。  在山脚一户农家,我进去买柿子。听我说起陈玉杰,大爷开口道:“你说的是那个傻子吧,他是对面雁西镇西栅子村的,娶个老婆是哑巴。”
  傻子?我不由愣住了。是啊,现在还有几人像他那样?不过,在长城上能遇到这么一个“傻子”,实在是我的幸运。

推荐访问: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上一篇:[留住她的温暖] 留住她的温暖诵读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