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布拉的风】唐布拉

来源:公文书信 发布时间:2019-08-14 04:41:29 点击:

  一   初春的唐布拉,皑皑的雪山依然在静默中耸立。   淡淡的白云舒展着柔软的身子涌向苍茫的天际。而喀什河则像是牧羊人的鞭子弯弯曲曲地静放在唐布拉的怀抱里。
  迎面而来的风清凉而略带寒意,夹带着幽幽松枝的清香,抚摸着我的额头我的逐渐苍老而迟钝的灵魂。
  唐布拉的风颤微微地从依连尕山雪峰上飘下来。风,翻动着苍穹里的云雾和荒原上的积雪,也翻动着多少个已长眠不醒的灵魂。
  我置身在你空旷的胸膛里静听着唐布拉的回声。唐布拉的黄昏依旧是那么的绚丽多姿和寂静无声。
  所有的鸟都一起飞往遥远的南方,只有这凄厉的风,梳理着荒原梳理着我不眠的灵魂。这时节,一滴苍凉的泪水从我的眼角边溢出。我看到三五成群的牛羊散落在积雪的山坡上,它们舔舐着皑皑白雪,啃食着裸露的枯草,好像从没有感受过寂寞惆怅寥廓,没有感受过岁月里那些肆虐战栗的风。即使是冰天雪地,它们依然在寻觅着一种生存的方式。一颗真挚而朴实善良的灵魂一生挚爱着草原,挚爱着萋萋枯草。
  仿佛那枯草里牵着它们的梦想,牵着它们赖以生存的血脉。
  温柔之魂在身躯里开始燃烧,在唐布拉缭绕着一片片云烟,仿佛一百万年的岁月只是一缕苦涩的记忆,转瞬即忘。
  即使成千上万只牛羊丢失了身躯,丢失了性命,只要有草,它们就依然依偎在这片荒凉的草原上,默默生存……
  夕阳的黄昏里,我抹下一把清冷的泪水,悲凉地回转过身来,望着我曾经行走过的路……
  二
  一群栗色的小马驹跑过公路,驰向原野,我感到天边有一股浓烟尘雾吹来,漫过喀什河,漫过婆罗科努山。我仿佛看到一群群野马在岁月的河流中疾驰迅跑,那一阵阵的嘶鸣声惊醒了寂静的喀什河,惊醒了昏睡里的唐布拉。
  喀什河流淌着我父辈们的梦境。唐布拉盈满了我父辈们的汗水。
  那瑰丽多彩清亮而又遥远朦胧的梦想啊。那晶莹透亮而又盈满坚硬的钙质汗水啊。在以往的岁月长风里,酿成今天的美酒和明天闪烁的星斗。
  许许多多夜晚,他们就这样伴着孤灯独坐。
  寒风呼啸里,数着岁月里的星斗默默无语或郁郁寡欢。岁月里的长河啊,淤积了太多的风雪和烟尘、太多的等待和期盼。
  背井离乡,餐风饮露,日日在寻找着能温暖身子的生活。
  如今唐布拉结满了累累而盈盛的果实,而他们——那些第一代的垦荒者们,大多隐姓,已掩埋在茫茫戈壁荒原上。
  听凭岁月的长风在空气里颤抖,听凭枯黄的野草在荒原上肆虐。
  三
  一只喜鹊在青霜漂白的天空里追逐着被大风掏空了的灵魂,有谁想过这长风里曾有过的一缕缕相思;
  一只苍鹰盘旋在苍穹里使天空灿然蔚蓝,有谁曾想过那些被周而复始的日子折叠起来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那些把白云化作汗水的男人,那些用泪水擦洗过身子的女人,青春和思乡的梦幻已涂抹成天边的云霞。
  唐布拉在一片烟雨朦胧中,复活出一片青青的草原……
  四
  唐布拉的风中飘逸着一个个苍凉的灵魂。
  一群群大雁在遥远的尘雾里鸣叫着,把苍凉和喜悦洒落在拥有亿万年之久的白桦林里。
  那金黄一片的白桦林啊,在落日的余晖里,呼唤着一种风的颜色,一种爱的宁静……
  风撕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像是牧羊人的鞭子划破一道裂痕。
  三十年前的那个秋天,一阵阵黄土尘烟缭绕,我和父亲在垦荒人的田地里捡拾着一堆堆白花花的土豆。
  一行行大雁鸣叫着,向南方翔然飞去。
  一群群寒鸦低低徘徊着,久久不忍离去。
  当我欣然地乘上装满土豆的大车离去的时候,我忽然发现父亲古铜色的脸,在夕阳的余晖里,苍白如皑皑的雪山……
  五
  父亲病了。荒原上的风凄厉地吹拂着他一世的苍茫。
  三十年的垦荒,三十年的戍边,三十年的寂寞与奔波,满头黑发已染成霜天白雪,满脸的青春已化作满腹的忧郁,在秋风萧瑟的落叶里承担着地域辽阔的疆土,承担着荒野上的未来和遍地野花飘来的清香。
  我两眼潮湿,满目崇敬地望着父亲,望着那片美丽而又苍凉落寞的土地,陷入孤寂,像是西行寻经的僧人,静静地阅读着唐布拉,阅读着唐布拉的思绪里飞翔着的灵魂。
  我寻找着自己那颗苍野之魂,是否也能在唐布拉的长风里久久矗立。
  六
  初春的唐布拉,皑皑的雪山依然在静默中耸立。
  我忽然感觉到雪山就像父亲苍白的脸和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依然在满眼忧郁地阅读着喀什河的水,阅读着我的苍野之魂。
  我的灵魂依然是那么苍白淡然,而不鲜活光润吗?我的情怀依然是那么狭隘渺小,而不辽远宽广吗?我的脚步依然是那么浮躁杂乱,而不沉稳坚毅吗?
  我得问这片土地,是否还有那么多纯真而美丽的梦;我得问这条河流,是否能漂流我的诗魂我的青春梦想。
  我得问那成群的小马驹,是否能生长出飞翔的翅膀;我得问那三五成群的牛羊。是否依然那样安闲悠然。
  我得问唐布拉的风中是否也飘逸着自己的灵魂;我得问那幽幽的花香里是否也有着自己辛勤劳作的汗水。
  哦,唐布拉,唐布拉的风里矗立着一颗颗垦荒者的灵魂。
  哦,唐布拉,唐布拉的风里飘逸着我的一颗虔诚而炽热的心啊……

推荐访问:不厌其烦
上一篇:项目的可行性分析报告_管类加工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投资建厂申请)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