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的优雅]优雅大师指的是

来源:工作心得体会 发布时间:2019-03-01 05:17:55 点击:

  2010年4月28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式时,萨科齐总统赠送了胡锦涛主席都彭“SHANGHAI-上海”限量版系列作为礼物,其中就有一只充满上海风情、奢华精致的都彭打火机。
  几十年来,都彭打火机一直都只在坐落于阿尔卑斯山的都彭工厂里制造。1872年,25岁的西蒙・都彭只身来到巴黎开办了一间手工皮具作坊,不久以后便声名鹊起。这个皮具作坊便是以后的顶级品牌都彭。1919年后,品牌交由西蒙的两个儿子卢西恩和安德烈打理,兄弟二人开始涉猎首饰、佩饰和服装等领域。
  二战时期,物资匮乏,都彭生产奢侈品所需的原料也极度稀缺,以前累积的客户资源开始流失,两兄弟便将目光投向了当时还很新鲜的物件――打火机。1939年,都彭研制出第一只铝制汽油打火机,它体积小巧、线条简洁,通体以铝和黄铜打造而成。不久,这只打火机迅速被市场所接受。
  上世纪70年代后期,都彭推出了一个全新系列的打火机,这个系列的每只机器在机盖处加入了一种独特的金属装置,当掀开机盖的时候都会发出“叮”的声响,清脆悦耳。后来,这个声音成为了都彭打火机的标志,都彭也由此开启了属于它的打火机帝国。
  
  奢华背后的极致工艺
  卢西恩和安德烈兄弟对质量要求极为严苛,几乎要求所有环节都由手工完成。但为了保证每一环节的绝对专业,都彭的工匠几乎一人只负责一个手工环节,以此达到技艺的炉火纯青。
  组合好的成品打火机要经过厂里检验专家的几重检验才能合格出厂,过程极度严格。打火机先被送到机盖检验专家手里,他不停地开关机盖,来检验机盖开关流畅度和阻力。旁边则是火苗检验师,他负责检验打火机火苗的高度和形状。只见他不断地重复着点燃和熄灭的动作来调整火苗的大小。都彭对火苗的要求是,从各个角度看形状都必须一模一样。厂里有位专门检测开盖声音的“调音师”,她有着敏锐的听觉,能分辨出成品打火机是否具有这颇具诱惑的“叮”声响。每次检验时,她都戴着白手套,拿起一只打火机放在耳边,优雅、轻巧地掀开机盖。“叮”,声音悦耳动听。关闭机盖,再打开,多次重复,以确保声音的绝对完美度。如果声音达不到标准,则必须回厂重新生产。
  
  灵动的艺术瑰宝
  都彭擅长运用金、银等贵重金属进行机身整体包装,加上雕刻、宝石镶嵌等精湛工艺,让每一款打火机都拥有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
  都彭仅从事黄铜微雕的雕刻师就有好几位,虽然大面积的线条和一些简单的图案雕刻都彭已经使用机器代替,但花鸟龙凤等复杂图案还是得由雕刻师手工完成。一般而言,一只图案复杂的打火机需要数十天甚至数月才能雕刻而成。精心装饰后的打火机还需经过打磨师的打磨和抛光。那样,打火机就会呈现钻石般的极致光芒。最后通过电镀的方式给打火机穿上了金、银、钯等金属衣裳。
  从1930年起,都彭的上色开始引入一项秘密的制作工艺――中国漆上色技艺。这是一种极难掌握的技艺,不仅需要有时间积淀的丰富经验,还得有精湛的技巧才能灵活运用。因为金属表面过于光滑,在金属上用漆比在其他材质上难很多,刷上的漆料很容易脱落。
  可是都彭却将中国漆运用得出神入化。制造中国漆的原料来自一种越南漆树的原液。采集到的原液需要像酿酒一样陈化和加工才能达到上好品质,再加入颜料调色,经过长时间人工搅拌和过滤后,才能得到中国漆。不过多年来,中国漆的核心配方只有卢西恩和安德烈兄弟俩知道。
  
  点燃一种情绪
  如今的都彭打火机依然保留着一个传统,每年都会推出限量版产品。这些限量版打火机往往在机身上镶嵌了贵重的宝石或钻石,具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近两年,都彭进行了更大的创新,推出了色彩缤纷的Minijet系列打火机。这一系列突破了都彭以往以金银为主的奢华形象,大胆运用绿、粉红、橙、柠檬黄等明亮、清新的颜色,赋予了都彭青春时尚的气息。造型上,都彭把打火机的尺寸也缩小为5.5厘米的袖珍型,把玩于指间更显灵动。点火则去掉了开盖式点火装置,采用按钮点火的新形式。轻轻一按,伴随着轻轻的“叮”声,蓝色火炬式火焰摇曳起来。
  拿出打火机,轻轻按动开关,伴着清脆的声响,不仅点燃了烟,还点燃了一种情绪。它似乎已经不再局限于单纯的吸烟点火工具,它身上附加的意义远远大过了打火机本身的形式。
   (李正虎摘自《中华手工》,本刊有删节)

推荐访问:二十一
上一篇:在柬埔寨经营中文教育_中文教育在柬埔寨
下一篇:清正廉洁的名人名言|关于廉洁的古诗和名言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