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角痒是不是有虫 [我的眼角流出一条虫]

来源:好词好句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那天升职失利,我流了好多的泪。泪水流着流着,就从眼角流出一条虫来,刚好掉在纸巾里,有一厘米长,一毫米粗,闪着金光。对了,还仰着头。   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我是你的虫,也就是你的灵魂。你要听我的。”我大惊,连忙问:“这声音真是你发出的吗?”虫说:“难道还有谁?”我惊喜万分,忙把它捧在手心,断然道:“好,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虫,大部分时间躺在我的口袋里,或包里。空闲时,我把它掏出来,放在手心,把玩。对了,虫只吃我的眼泪和唾液。有了这条虫后,我的工作顺畅多了,做得很有成效,心情自然愉快。虫也在慢慢地长大。
  不久以后,我就升职了。朋友们要请我喝酒。临行前,虫开口说话了,“你呀升这么一个小科长还值得祝贺?省省吧。”我辩解说:“你要知道升这么一个小科长有多难啊。”虫仰着头又说:“你太小看你自己了。”我大喜,连忙表示:“那好,我不去了。”无论朋友怎么呼我也没去赴宴。
  那时候,我正好喜欢上了一位叫芳菲的漂亮女子,恨不得立即娶她为妻。就在准备求婚时,我想到了虫。于是我问虫:“我想跟芳菲结婚,你认为如何?”虫说:“这个女人对你太危险了。你最好远离她!”我很不高兴,冷冷地问:“为什么?”虫说:“你现在去看一下镜子,镜子里有你跟她结婚后的真实记录。”
  我冲到镜子前,果然有我和她一起生活的镜头。镜头里的芳菲很懒,什么家务都不做,对保姆吆三喝四的。更可恨的是乘我出差在外,跟她的上司偷情,还把家里的钱送给她的情人。
  没办法,我只好忍痛割爱。从那天以后,我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这样一心一意地干了一年。也就在这一年年底,我被升为副处长。当晚,我很高兴,想请朋友们喝酒。虫也说:“你去吧,去吧,喝一点,别喝多了就是。”我牢记着虫的话,只喝了一杯红酒就回来了。
  虫问我:“你是不是特恨我?酒也不让你多喝。”我忙表示,“哪里啊你是为我好嘛!我应该感谢你才是。”真的,虫一直在指点着我,也在规范着我的行为。我打心眼感激它。
  虫又对我说:“你去看看镜子吧,镜子有一个女子,做你妻子很合适。”我扑到镜子前――镜子里面有一位女子,长得很端正,正对着我微笑呢。
  我感觉上她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子。虫说:“你会喜欢她的,她会给你带来好运的。”我只好问:“她在哪里?”虫说:“明天你会见到她的。”
  果然,第二天上班,有人来找我,正是这位女子。女子见了我后,给我一封信,说是她爸让她来找我的。我有些莫名其妙,拆开信看了,才知道,原来她是乡下老师的女儿,让我给她找份工作。
  我听从了虫的话,没有给她找工作,而是让她去我家里。她来我家后,家里收拾得很干净,还做得一手好菜。这让我很意外,也很欢喜。经过三个月的接触,真的发现她很合适做我的妻子。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对她说了,她脸红地不敢看我,当然还是微微点了头。于是,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一年后,我有了儿子。再一年后,我当上了处长。当上处长后的那些天,请我吃饭的人很多,我一一回绝了。只是有一位绝色美女要请我吃饭,我没有回绝。我问虫:“我很想赴宴,你说我能去吗?”
  虫说:“这绝色美女是妖女,你如果赴宴的话会出现三种结果:一是你得艾滋病,二是你们夫妻关系破裂,三是损害单位利益。”
  我解释说:“我从来没跟绝色美女喝过酒吃过饭。”
  虫说:“我理解你的心情,这些年来管你管得太严了。这样吧,这一次你自我做主,但必须提醒你,如果赴宴肯定会有一种结果发生,这是逃不掉的。”
  我太想跟绝色美女在一起了。于是,我断然说:“我决定去!”
  虫问我:“你准备选择哪一种结果?”
  我说:“第三种吧。”第一种让我害怕,第二种太可惜,只好牺牲单位了。
  于是,我去了。
  回来后,第三种结果渐渐显现:单位的利益受损。不久,我被停职检查。
  虫痛心疾首:“我真糊涂啊怎么能让你自我做主呢?”
  虫的身体突然“扑”地一声,破裂了,滚出一只蚕茧来,晶莹剔透,美丽无比。
  (周传林荐自《微型小说选刊》)
  责编:小侧
  

推荐访问: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上一篇:【留学生刺母案背后的家庭反思】留学生刺母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