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魔王系统【“特权联盟”不需要怕点儿什么吗?】

来源:好词好句 发布时间:2019-04-12 点击:

  3月28日《人民日报》披露了广西柳州市在区位优越、环境幽雅的黄金地段,为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大班子领导“量身定做”、“定向销售”高档住宅小区的情况。这个名叫河东苑的小区共有26幢别墅级楼房,正厅级每套建筑面积340平方米,副厅级320平方米,售价只有周边商品房房价的一半。凡是读到这篇报道的读者,相信都会对柳州市为四大班子领导提供优厚“特权住房保障”的魄力和能力惊怒不已。
  许多读者、网民和时评家也许会像控方律师那样,逐条逐项对柳州市四大班子购买“特权豪宅”提出质疑,甚至提出强烈的抗议。其实这些都只能算是《人民日报》报道的“跟帖”,因为该报道已经抓住了问题的要害,分析得非常清楚。比如,柳州市辩称,他们的做法有《广西壮族自治区市场运作方式建设住房暂行办法》作为政策依据,而实际情况是,《办法》规定“以解决单位职工住房困难为前提,无房户和未达标户优先购买”。四大班子领导都不是无房或住房未达标的困难户,却将河东苑豪宅悉数占用,独享其成。又如,《办法》要求以“市场运作方式建设住房”,实际上河东苑完全是“权力化运作”的产物。毫无疑问,柳州修建“特权豪宅”不但不符合《办法》的规定,反而是对《办法》的绝妙讽刺。
  公权机关利用特权过度攫取住房资源的这起事件,其严重性不仅在于专供四大班子的“特权豪宅”如何高档豪华,四大班子领导以何等低廉的价格将豪宅“买”下,还在于地方公权机关在一番“权力化运作”之下,组成了一个十分牢固的“特权联盟”,从而使地方权力结构呈现出某种“集体性沦丧”的特征。柳州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大班子领导都分享到了相应的“特权福利”自不必说,市检察院检察长、中级法院院长也“一个都不能少”地被纳入了“范围”内。同时,“为安抚离退休的四大班子老领导,在市委大院内以同样方式为他们建房”。在这个“特权联盟”中,方方面面的利益照顾得很到位,各种关系协调得很周全,党委对政府的政治监督,人大对政府的宪法监督以及政协的民主监督和检察院、法院的司法监督,仿佛一夜之间统统失效。甚至有理由怀疑,它们或许从来就没有真正发挥过作用。
  有人发出质问:柳州市四大班子买特权房何以心安理得?这倒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他们的确是心安理得,看起来,他们从拍板建房到象征性掏钱“买”房,几乎都是明目张胆毫无顾忌的。首先,他们不用担心当地人大、政协、司法机关会依法履行监督职能,因为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已经组成“特权联盟”,监督自然就被取消了。其次,他们不用担心当地媒体的舆论监督,因为按照有关规定,当地媒体是不可能监督四大班子领导的。再次,他们不用担心当地的群众监督,因为群众不过是一盘散沙、“一袋马铃薯”(马克思语),除了发发牢骚或上访、上告,在当地不可能折腾出什么像样的名堂来。
  当然,经过当地群众向《人民日报》投诉,事情被党中央机关报曝光了,四大班子该有所畏惧了。然而,既然他们有魄力和能力大张旗鼓为自己提供“特权豪宅”,就不能排除他们也有将《人民日报》报道带来的“负面影响”一举摆平的魄力和能力――毕竟,地方政府出动强大的“攻关”力量,成功摆平《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中央级权威报道的“负面影响”,这样的先例并不少见。
  我已经懒得去向四大班子买“特权豪宅”提出什么质疑了。我感兴趣的是,在被《人民日报》曝光之前,四大班子无疑是无所畏惧的;假如在被曝光之后,他们仍然能够如愿以偿摆平“负面影响”,他们同样也将无所畏惧。“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官无所畏惧,则民将何以裁之?
  不禁想起了陈毅说过的一句话,以及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中转述的一个关于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的笑话。陈毅同志当年曾告诫那些装腔作势、脱离群众、“没有感情,不通人情”的干部:“共产党的领导干部总像这样还了得,打起仗来谁来掩护你,不打你冷枪才怪呢!”我的感觉是,某些官人表现得实在过于贪婪、霸道与张狂,别说打起仗来没人掩护他们,就是在如今和平年代,恐怕也有不少人巴不得他们挨冷枪――想想近年来发生的多起官员被害事件吧,无论被害官员是否无辜,他们遭遇不测被害身亡,终归都是人间悲剧,但网络和坊间为何鲜见对他们表示同情的言论呢?
  关于勃列日涅夫的笑话是:勃列日涅夫带着他的老母亲去参观他在郊外的超豪华别墅,老母亲看完后又高兴又害怕,说,儿子啊,这别墅好是好,可共产党来了,你怎么办啊?这虽然是个笑话,但绝对是苏联官僚体系“法定特权”的真实写照。据学者雅科夫引征的史料:从20世纪30年代起,斯大林建立了苏联特色的官僚特权体系,“从斯大林本人到集体农庄主席,按照级别享受这些特权:黄金地段的高级住房,免费占用别墅、专用汽车(领导人和妻子、儿女都有,有时甚至一人几辆供选择)、专职司机、免费早餐与午餐、假日去休养所,往返休养所、疗养所的大量路费、补助、医疗费,阔气的狩猎、不用排队就在特供商店里购买紧缺的商品和进口奢侈品(仅在莫斯科就存在数百家这样的商店)以及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特殊供应。”如此高度完备的特权保障,比沙皇时代官僚的待遇有过之而无不及。笑话中勃列日涅夫的老母亲产生那样的错觉,以为勃列日涅夫所在的党组织已经不是共产党了,显然是合情合理的……
  不禁想小心翼翼地问一句:集体购买“特权豪宅”的四大班子,你们想过没有,假如再要打起仗来,谁来掩护你们?你们真的就不需要“怕”点儿什么吗?

推荐访问:报刊 报刊 报刊
上一篇:[“正面报道”怎么产生了“负面效应”?]市场经济负面效应产生的内在根据是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