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于天际的夜莺 下一秒就翱翔在天际

来源:好词好句 发布时间:2019-06-12 点击:

  魏来穿着白色短袖,宽松的浅灰色长裤,一脸白皙,做好热身工作,他在钢筋结构的立架前屈膝、弓背,做好起跑的姿势,眼神直挺挺地盯着5米开外的石凳子。他迅速将自己的身体在空中缩紧然后像猎豹一样爆发力量伸展开四肢抓住方形石凳,一个转身,他又纵身一跃如壁虎般手脚并用爬到两米多高的墙壁上,空中是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越过障碍,一个转身就在人群中消失了。
  他们最乐于做的事情就是在城市的街头巷尾疯狂地奔跑和跳跃,他们就是一群热爱“跑酷”运动的人,他们是来自武汉的跑酷团体C-Traceur。
  魏来是这个团体的队长,他夜里躺在床上,有时睡不着觉,会感觉自己灵魂已经出壳,在马路上乱跑,他总是幻想自己是只城市里的动物,是攀爬的猴子,是夜里的蝙蝠,是紧贴墙壁的壁虎,是腾空的猎豹……
  从模仿开始
  “唯一的障碍就是地心引力,唯一的敌人就是我自己,系紧我的鞋带,我准备好了武器,下一秒我就已经翱翔在天际。”这是C-Traceur(简称CT)团体自己创作的一首饶舌曲的词,魏来觉得这歌词很能代表他们。
  2006年2月26日CT跑酷俱乐部成立。这样一群人成为武汉最早一批也是全国最早一批玩跑酷运动的人。
  为什么叫C-Traceur?“C”代表“China”,除此意思外,魏来还给“C”定义了CIimbing、City、Crazy、Cool的含义。“Traceur”不是英语,它是法语英译过来的,意思是“障碍物训练者”也就是Parkour(跑酷)练习者。
  跑酷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法国,亦称作“城市疾走”或Parkour。“Parkour”一词来自法文的“parcourir”,直译就是“到处跑”,此外它还含有“超越障碍训练场”的意思。跑酷运动把整个城市当作一个大训练场,一切围墙、屋顶、石头、栏杆都成为可以攀爬、穿越的对象,且具有观赏性。
  然而在魏来看来,跑酷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可供观赏的娱乐,这项运动也使得他能通过敏捷的运动未增强身心对紧急情况的应变能力,这点和武术近似。不同之处,武术虚拟格斗反击,而跑酷虚拟紧急脱逃。
  这种“逃脱感”给魏未带来像风一样到处流窜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他更加热爱这项运动,刚开始他们资源有限,只能通过网上看视频来自己琢磨、摸索。他们在公园、广场、废弃的厂房练习,从模仿开始,从低处到高处,从近到远,渐渐成为国内第一支专业化职业跑酷团队。2009年,他们拥有了自己的室内专业跑酷训练场和工作室,团队不断壮大,也成为国内最早接触此项运动而且具备强大实力和潜力的PK团队。
  一次盛大的聚会
  今年3月底,武汉CT跑酷团队举办了自己的7周年庆,来自全国20多个城市150多位跑酷高手聚集在了武汉。在龟北路空旷的老式工厂改造的训练馆里,几百平米的训练场地人头攒动,欢呼声不断,这里成为跑酷爱好者一次盛大的聚会。
  潘浩一直在现场盯着,为了这个活动他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他希望这次活动可以让热爱跑酷运动的人有一个交流学习的机会。
  潘浩2006年进入武汉CT跑酷团队,那时候他还是学生,周末的时间几乎都在玩跑酷。现在毕业了,他没有找工作,依然玩跑酷,依靠商业演出和教学来养活自己。
  他曾经因为跑酷运动获得来自媒体的很多关注,那让他一度觉得他的“黄金时代”未了,而后又在2009年一度坚持不下去,因为那一段时间没有商业演出,没有学生未学习,而场地租金一样要交,事实上,一部分跟他一起学习跑酷的人就这样离开了。
  潘浩坚持到现在,他不太想去把这个事情复杂化,他只是想简单地越过围墙,翻过栏杆,这让他充满成就感,突破障碍、克服困难的成就感,然后身心舒畅。
  同样让潘浩想来身心舒畅的事情还在于从2006年至今,武汉CT跑酷团队已经被多家媒体和电台报道,也曾受邀出席过电影《蜘蛛侠3》首映礼、央视《太和武当》纪录片拍摄、玫瑰音乐节等大型活动的现场表演。而在2009年初,所有队员更首次与法国著名跑酷运动创始团队YAMAKASI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和学习,这让他们与国际一流的跑酷大师有了近距离交流和学习的机会。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也将有机会和更多国外一流团队交流和合作。
  他们一边学习,也一边参加全国性的赛事来提高自己。2009年举行的全国跑酷比赛中,CT王琦在速度赛中取得了第二的成绩。潘浩在全国跑酷大师赛上拿到7个跑酷名人堂席位之一。队长魏来也在更多的跑酷比赛中开始担任裁判的角色,更多地参与到跑酷运动在中国的推广与传播中。
  魏来希望以后有钱可以做更好的训练馆,这个团队可以一直发展下去,跑酷这项运动获得社会更多的认可。
  跑酷的精神
  2007年汪泽19岁,他看了一部叫《暴力街区》的电影,第一次认识到跑酷这项运动,后来他就着了魔,想着自己也可以双脚长上翅膀,翻过墙壁,飞过铁门,跨过栏杆,把一切障碍物都抛在身后。
  他主动找到当时已经成立的武汉CT跑酷团队,决定从零开始学起。事实上,他对跑酷基本什么都不懂,力量、技巧上什么都不会。那时候的魏来和潘浩对他而言就是神一样的人物。他就跟在他们后面看,然后默默练习、不停地练、反复地练,摔得青一块紫一块,但就是停不下来。他在学校里看到石头、栏杆、围墙就拿来练习,在家里给自己搭了场地,父母只觉得这孩子很闹腾,也不太管。
  这之后的两年时间他开始有了明显的进步,觉得和魏来还有潘浩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他还想着以后毕业了可以依靠跑酷养活自己。这两年他毕业了,依然每天都练习跑酷,并和这样一群人混在一起,只是他发现这个根本养活不了他,他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兼职工作,除开父母给他的压力,他很满足自己现在的状态。
  汪泽接触和学习跑酷的这6年,他觉得自己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他觉得自己在最宝贵的年华里,在自己状态最好的时候做了自己最愿意做的事情,过去的6年时间非常美好。
  与美好相对的是父母和社会给他的压力,他没有正式的工作,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但他想再坚持一阵,然后按照父母和社会的期望有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然后下班后他就尽情地到训练馆里跑。“我的每一天都离不开它,跑到跑不动了为止吧。”汪泽直视前方说着这些,话语里透着坚定。
  万宇然是汪泽的徒弟,也是主动找来学习跑酷的,不同的是,万宇然有一份稳定的公务员工作,只在周末出现在训练馆。以前的他超过150斤,现在明显瘦了,以前他时常觉得工作压力大却无处排解,现在他觉得自己精神上很富裕
  为了完成一个动作他有时在训练馆一呆就是一下午,他喜欢那种不断超越自己的感觉,有时候工作忙了不能去训练,他就觉得心里空空的,总差了点东西。因为前期练习没找对方法,他的膝盖也受过严重的伤,一度不能再做剧烈运动。后来也茫然过,有过退缩,想着还要不要继续。
  在家养伤休息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自己坐在轮椅上,两条腿不能动了,然后到训练馆看其他人训练,他就惊醒了,泪流满面。这之后他就想自己还年轻,腿还能活动,还能跑,那么他就要一直跑下去。
  “从武汉展览馆到长江广场/我来自街头/我把街头当作游乐场/睁的你大大的/无知的眼睛/我不需要你鼓掌/PARKOU/是自我的游戏我自己欣赏/我的动作太酷/只能模仿不能重复/从阳台到楼顶/我展示我的舞步/孬种还是懦夫/现在分个清楚……”
  这样一首他们自己填词的说唱万宇然反复听,每次听都心潮澎湃。

推荐访问:你知道 你知道 你知道
上一篇:[严肃德国走出的浪漫小伙]德国小伙假装兵马俑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