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之恋》/浓浓的天津风情,淡淡的岁月惆怅:危城之恋

来源:好词好句 发布时间:2019-09-04 05:05:11 点击:

  侯府二公子荣之娶妻,大宴宾客。本是大喜之日,却闹得鸡飞狗跳。原来这是一桩父母包办婚姻,荣之不认,被三弟萱之强摁着脑袋这才拜了天地。洞房之夜,荣之不知所踪,可怜婉儿过门第一天,就伴着高烛古琴坐了一宿。
  荣之嗜赌,在外早有姘头,很少回家,婉儿守起了活寡。所幸侯家人待她很好,尤其大嫂和三弟。大嫂总管内务,常对她嘘寒问暖。三弟在南开读书,思想进步,常与婉儿聊天解闷。
  这天适逢侯老爷大寿,一家人围桌吃饭,荣之竟然带着姘头露露施施然闯入,扬言要再娶一房小的。萱之替二嫂打抱不平,令二哥必须给婉儿一个交代。荣之露出无赖相,声称:“离婚更好!”侯老爷大怒,将其赶出家门。事后大嫂力劝婉儿:“宅门里不是过日子,是熬日子。”
  日子于是继续。
  大哥的儿子红鹅正值发蒙,却生性顽劣,整日打打杀杀,要练绝世武功。不过说来奇怪,他谁都不吝,却只服二婶。母亲喊了半天都不理,二婶可能随便一句,他便乖乖听话。婉儿陪红鹅读书,萱之则带着他打球,三人总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
  萱之爱好文艺,常有新诗发表在报纸上。侯老爷每每看到,都要狠狠奚落一番,萱之因此备感失落。婉儿暗中欣赏他的才华,尤其萱之新诗里那些关于苦闷和自由的句子,常常像闪电一样击中她的内心。
  萱之收到读者来信,兴奋莫名,迫不及待说给二嫂听。婉儿被他的孩子气逗乐,萱之不以为忤,口口声声称这个“第一读者”是他的“知音”。在婉儿的建议下,萱之从此用笔名“川先生”与“知音”书信往来。
  局势日益紧张,日本兵整队出现在大街上,校园里的抗日呼声越来越高。婉儿担心萱之年轻易冲动,不让他上街。萱之带同学回家排戏《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让婉儿客串一场分别的戏,婉儿真情流露:“萱之,你别去……”待发觉自己失态,婉儿匆匆离去。
  萱之对“知音”兰小姐迷恋日深,迫不及待要和她见面。第一次,萱之因为排戏去晚了,没见到对方;第二次,他怕兰小姐气仍未消,便央二嫂替他前往。婉儿挨不过萱之苦苦哀求,便带着萱之的谢礼,一支钢笔,前往赴约。教堂里,婉儿一个人自问自答:“你来了?”“我来了。”——原来婉儿正是“知音”兰小姐。
  卢沟桥事变之后,萱之执意抗日,后被日本宪兵队抓走。侯府倾家荡产用于救人,婉儿也拿出自己的陪嫁,价值连城的明版《漱玉词》。谁知萱之逃亡的客轮还没驶出塘沽,便被日军炸沉。消息传来,侯府上下哭声一片。唯有婉儿静静无声。她进到萱之书房,萱之留下的新诗,纸上墨迹仿佛都未干透:“我的心是一座危城/雷电和飓风袭扰了它的安宁/余我在空无一人的街头徘徊/我的心是一座危城/忧虑和愤怒坏毁了它的天庭/盼你从遥不可及的彼处现身/暗夜里带来我的明灯……”婉儿泣不成声。
  电影《危城之恋》根据林希的短篇小说《醉月婶娘》改编,从文字到影像,浓浓的天津风情和淡淡的岁月惆怅,都得以保留。故事写的其实是一段叔婶之间的不伦之恋,但电影却处理得非常唯美动人。以往类似题材影片,为了强调革命才具有最高的伦理价值,往往让主人公做出与封建大家庭决裂、与旧生活一刀两断的激烈抗争之举。相较之下,《危城之恋》里的人物更加隐忍含蓄,倒更像传统里的人。在国破家亡的大背景下,反而描绘出中国人独特的感情方式。
  责任编辑/冯湄

推荐访问:科学化 科学化 科学化 科学化
上一篇:影视业是文化产业么【大数据重构影视业】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