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努埃尔 经典现代主义者:曼努埃尔·德·奥里维拉

来源:教师自我鉴定 发布时间:2019-12-02 05:00:33 点击:

  身为一位杰出的工业家——葡萄牙第一个电灯生产商——之子,奥里维拉既是一名运动员,也是一位电影演员(出演了葡萄牙第一部有声片),这位大学退学者也曾协助打理父亲的企业,在他还没开始投身电影行业之前,还曾经负责照看他妻子继承的一座农场。然而,尽管他在23岁的时候就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纪录短片《杜罗河上的劳作》,但直到十年后他才拍了第一部剧情片,距离第二部则是漫长的21年。
  如果说他是位当之无愧的大师,那么他的伟大之处只能凭借他自己独创的标准予以归类,这一点颇似在爵士钢琴家中鹤立鸡群的瑟隆纽斯·蒙克。他很早就熟练掌握了对声音-画面的操控——尽管在指导演员方面,他对那种刻意的表演风格的凸显并不总是能够表现出演员们的专业天赋。奥里维拉只有少数几部电影是让人们专门为了演员而去看的:《世界源头之旅》(Voyage to the Beginning of the World, 1997)是马塞洛·马斯楚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最后一部银幕之作;《会说话的照片》(A Talking Picture, 2003)的全明星阵容包括凯瑟琳·德纳芙、约翰·马尔科维奇、里奥诺·西尔维拉等;还有《帝国近了》(The Fifth Empire, 2004)里的里卡多·特雷普卡和在《我要回家》(I’m Going Home, 2001)里扮演国王塞巴斯蒂安一世的米歇尔·皮寇利(Michel Piccoli)。但是这些影片中没有一部凸显演员的个人特色。
  盛赞《被咒之爱》(Doomed Love, 1979)和《贝纳尔德》(Benilde, 1975)恐怕不大会引发太大争议。但这在很大程度是因为,除了零零星星的回顾展之外,人们几乎都看不到这些影片。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未曾发行过这两部影片的录像带或是DVD,甚至要想了解同样精彩的《不安》(Inquietude, 1998),你甚至得适应法语字幕,如果你和我一样不懂葡萄牙语的话。
  语言只是介乎奥里维拉与其观众之间的诸多障碍中的一个,文化方面同样存在巨大的障碍。比如阶级(奥里维拉持一种贵族制的立场),政治倾向(很少在电影里直接表现出来),二十世纪葡萄牙(尤其是独裁时期)的历史,以及历史观本身(特别是,人们难以将奥里维拉这样一位十九世纪的现代主义者放置在任何一个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的具体历史时段中)。
  在他杰出的一生里,奥里维拉致力于艺术电影这一单一类型。尽管他的影片经常指向布努埃尔和其他默片大师们的作品,它们却仍然保持着不容混淆的独特性。一个具有启示性的事实是,奥里维拉坚决抛弃了早期电影现代主义者们所追求的“纯粹电影”,而代之以一种从戏剧、文学和哲学中吸取灵感与能量的拍片模式。在《被咒之爱》和《我的辩词》(My Case, 1983)以及《亚伯拉罕山谷》(Abraham’s Valley, 1993)这样的杰作中,奥里维拉所做的不仅是改变,而是与影片的原著小说和戏剧展开了引人入胜的对话,以至于在电影中彻底重构了对白和表演,挑战了叙事性影片中非常典型的那种图像优先于声音的现象。
  关于奥里维拉,最为宏大、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最具说服力的,恐怕要数雷蒙·贝洛尔的说法了。他在1997年的一篇文章中把奥里维拉的名字和“文明”这个词联系在一起(一个远比电影的生死更加重要和伟大的词),声称“奥里维拉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其中的东西在于,通俗点说,世界的命运,如何去生活和迎接死亡,并与一个古老而拥有卓著声望的国度和谐共存,这个国度有幸在世界值得发现的时候发现了它。我相信,他是唯一一位懂得如何在一部电影中讲述其国家之历史的导演,从它在一个忧伤的神话中孕育成型直到帝国时代的终结(《战士的荣誉》,1990)”。

推荐访问:之死 之死 之死 之死
上一篇:【滨海的春晓】春晓滨海国际学校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