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美国侵略西藏的“开路前锋”】前锋侵略性

来源:教学反思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今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然而,在离太阳最近的这片土地上,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分裂与反分裂斗争一直未能终止。近代以来,西藏是西方殖民者特别是英俄两大国争夺的对象。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成了美国对华实行遏制战略的一个棋子。在美国排兵布阵的棋盘中,中央情报局(CIA)充当了开路前锋。
  这是一段尘封多年的历史。
  与老牌殖民态度不同
  与其他西方列强一样,美国势力渗入西藏也是从传教士和探险家开始的。1887年,美国传教士柔克义怀着对西藏的向往,来到青藏高原东部。1891年,他抵达西藏圣地拉萨。西藏神秘的宗教与文化感染了他,他先后写下《喇嘛之国》、《达赖喇嘛与清朝皇帝》、《蒙藏游记》等著作。柔克义的著作奠定了美国西藏研究的基础。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两国结成抗日同盟。美国大量的援华战略物资需要运到中国战场。但日本侵略军在抗战初期取得了暂时的优势,我国沿海和陆路通道被日军严密封锁,美国不得不开辟飞越“世界屋脊”的“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毕竟代价昂贵且有限。1942年夏,美国国务卿赫尔指示美驻华使节收集西藏情报,同时,美国战略情报局(中情局前身)又派遣托尔斯泰上尉(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的孙子)和布鲁克・多兰中尉访问西藏,考察对中国抗日的陆路援助路线。美国和西藏地方政府的首次正式官方接触也就始于这一年,战略情报局充当了开路先锋。1943年3月,年仅七岁的14世达赖喇嘛在拉萨接见了这两位美国人。两位美国人把罗斯福总统的一封信交给了达赖,并表达了访问圣城拉萨的意愿。
  
  在拉萨,通过与西藏官员的会晤,托尔斯泰渐渐了解到西藏当局的所谓“中立”立场,他当即表示美国同情西藏的处境,他本人赞成西藏“独立”事业,还希望二战胜利后,西藏派代表出席世界和平大会。托尔斯泰回到美国后向华盛顿建议:“美国应当绕过中国政府支持西藏,以满足其从中国‘独立’出来的希望。”但是,由于当时中国是美国的同盟国,美国国务院认为,不宜对西藏当局的“独立”愿望予以支持。美国政府还向中国政府保证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这一态度与欧洲老牌殖民者是有所不同的。
  战后初期,美国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在许多事件中得到印证。如二战结束时,西藏噶厦(即西藏行政机构)当局企图谋求国际社会对“西藏独立”的承认。1945年底西藏政府摄政王达扎活佛派遣一个“亲善使团”到印度和英国,借向盟军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表示祝贺之机,宣传“西藏独立”的事实。该代表团还企图通过印度总督将贺信和礼物经由美国驻新德里代表交给美国政府。但是,噶厦当局的努力未能得逞。再如,1947年10月,噶厦当局派遣一个以孜本夏格巴(相当于财务部长)为首的商务代表团,以购买黄金和外汇为由,持着西藏噶厦的“护照”前往印度、英国、美国访问,其真实目的是想进行“护照外交”,借机制造西藏“独立”的假象。在印度和英国,夏格巴受到了印度总理和英国首相的接见,他也想在美国如法炮制。但是,美国国务院表示,如果得不到中国政府的正式同意,本政府只能以非正式礼节接待来访的西藏代表团。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在答复中国驻美大使顾维钧的函件中也表示尊重中国政府的立场:“美国发给西藏代表团的只是一份旅行签证,没有改变其尊重中国对西藏主权的立场。”
  
  “尘埃落定”后收买达赖兄弟
  但是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美国对华政策争论的“尘埃落定”,美国对西藏的地缘战略出现了逆转。西藏问题与台湾问题一样,成为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棋子。两者在中国西南和东南互为犄角,构成了冷战年代美国遏制中国的前线。从此,中情局成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干涉西藏问题的主要工具。
  曾在中情局工作14年之久的老牌特务马凯蒂说:“中情局的目的,是使用隐蔽的、通常是非法的手段,来推行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同时遏制它的死敌共产主义的蔓延。”中情局在西藏的首选人物就是达赖家族的领军人物――14世达赖喇嘛及其两个哥哥:嘉乐顿珠和土登诺布。
  1951年5月23日,西藏地方代表与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办法协议》(“十七条协议”)。此前,中情局通过各种途径一再劝阻西藏噶厦当局,不要派代表前往北京与中央谈判,并策划、鼓动达赖喇嘛流亡到周边的佛教国家,以其宗教领袖的影响力遥控西藏的叛乱活动。美国表示,只要达赖拒签“十七条协议”,“美国官方就会做出同情西藏的反应”,支持达赖喇嘛拥有自治的西藏的领袖地位。但是在一些上层爱国人士的鼓励和占卜神谕的指导下,10月24日,达赖喇嘛还是正式致电毛泽东,表示拥护“十七条协议”,使西藏重新回到了祖国大家庭的怀抱。
  中情局转而又勾结达赖的两个哥哥――嘉乐顿珠和土登诺布。在中情局的大力“扶植”下,这两人分别充当了西藏与美国政府、台湾国民党当局之间的直接联系人。1951年夏,土登诺布带着一封授权他可以代表达赖与外国谈判的信件来到了印度,与中情局进行了秘密的接触。随后,又在一个中情局直接控制的反共组织――美国自由亚洲委员会赞助下飞抵美国。他代表达赖喇嘛与美国政府达成了“四点协议”:美方将负责安排达赖喇嘛和他的120名随行人员去他们选中的任何一个国家;美方将提供经费支援反对中国政府的军事行动;美方同意在联合国提出西藏问题;美方将考虑提供其他军事援助。不过,美国政府的四个“付出”是有前提条件的,即达赖喇嘛要离开西藏,并公开谴责“十七条协议”。“四点协议”为1959年达赖集团流亡国外得到美国的支持奠定了基础。1959年西藏叛乱后,土登诺布流亡到美国。
  嘉乐顿珠本来是国民党蓄意栽培的西藏领袖级人物,1948年他被选为国民党中央委员。但是1949年国民党逃到台湾后,中情局对嘉乐顿珠指出,向台湾寻求援助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台湾还得向美国求助,西藏人应该直接与美国人接触。1951年,嘉乐顿珠与中情局达成秘密协议,由他负责“安排搜集西藏情报工作”。
  1956年春,川西藏区即康巴地区农奴主发动叛乱,失败后叛乱分子窜入西藏。康巴叛乱后,中情局训令嘉乐顿珠策划西藏的游击战争,以反抗中共的统治。这年夏天,中情局与嘉乐顿珠和土登诺布在美国驻印度加尔各答领事馆谈判。随后,嘉乐顿珠挑选了六个藏人先去台湾受训。1957年2月又派这六人组成的小分队在太平洋上的塞班岛接受军事训练,学习使用现代化武器,操作无线电台。然后将这批人空投回藏,组成抵抗运动的核心。据中情局远东处官员萨木・哈鹏后来透露,中情局对西藏的行动完全在国务卿杜勒斯和副国务卿小胡佛的政策指导下进行,其目的就是要动员一切力量抑制亚洲的共产主义。
  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1959年,西藏终于发生了武装叛乱事件。
  中情局负责西藏行动的特务头子克瑙斯在其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西藏叛乱发生后,美国国务院首先做出了反应。《国务院情报信息通报》报道说,西藏的局势对亚洲国家的冲击,远远超过苏联入侵匈牙利。当时的艾森豪威尔政府专门实施心理战略的“行动协调局”将西藏叛乱视为美国飞来的“横财”,要求美国政府使之在公众媒体上长期保持“活力”。3月2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明了对拉萨事件的立场:“一场正义之战正在西藏展开,但是拉萨时局的进展尚待仔细观察与研究。”
  策划达赖逃亡
  拉萨叛乱爆发后,达赖喇嘛决定出逃印度。中情局是协助达赖喇嘛安全外逃的策划者。
  为了及时掌握达赖喇嘛外逃的信息,美国总统、中情局通过1958年空投到拉萨的两名中情局发报员的电报,指挥着达赖喇嘛的出逃路线。这两名发报员加入到达赖喇嘛出逃的队伍,并与中情局保持单线联系。在保卫达赖出逃的1000人康巴卫队中,事实上有许多人都曾经接受过中情局的训练。达赖喇嘛本人一直由一个康巴人陪同着,此人是个训练有素并装备有电影摄影机和足够彩色胶片的摄影师,其任务是把达赖出逃的情况如实记录下来。中情局使用一种专为能在空气稀薄的西藏上空飞行而特别改装过的洛克希德C-130型飞机,为达赖喇嘛一行空投食物及其驮畜所需要的饲料。一位研究中情局的专家说:这一离奇的出逃及其重要意义,已作为中央情报局的成功业绩之一,永远封存于他们那些充满戏剧性的记录之中。如果没有中情局,达赖喇嘛永远不可能成功出逃。
  接叛军到美国训练
  1959年,达赖喇嘛逃到印度北部山区小镇达兰萨拉后,建立了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美国是希望达赖喇嘛从事反共反华活动的。然而,印度出于印中友好关系的需要,对美国在其领土上操控西藏叛军多有限制。于是美国将培训西藏叛军的活动转移到美国本土的科罗拉多州的哈尔营。中情局认为,达赖的叛乱部队如同非洲的部落士兵,都是乌合之众,无法与人民解放军作战,不得不进行游击战争。而该训练中心的目的即在于向西藏人提供游击战指导员、指挥员及通讯员。哈尔营坐落在科罗拉多大峡谷地带,海拔3000多米,其地理特征与西藏东部康巴人居住地有许多相似之处,有利于藏人从事山地游击战的训练。
  1960年伊始,因为康巴叛军在西藏东部的叛乱行动不成气候,多数叛匪在空投西藏后很快被我人民解放军抓获,达不到中情局从中国西南部遏制中国的要求。于是美国当局接受了西藏叛匪头子贡布扎西的建议,决定从美国本土移师尼泊尔的木斯塘山区,创建一支几千人的西藏游击队,从尼泊尔向西藏西部发动袭击。克瑙斯在其回忆录中这样描述道:“木斯塘是尼泊尔西北部邻近西藏的一块飞地,有好几百平方英里,往北深入西藏,离拉萨约350英里。这个地方僻远,地形复杂,是西藏叛军可攻可守的理想游击基地。”
  1961年上半年,肯尼迪入主白宫伊始,中情局重新启动支持木斯塘西藏游击战的计划。藏人志愿军被分成16个连队,每个连队100人。肯尼迪政府表示要扩大对西藏秘密行动的支持,杜鲁门总统时期主管亚洲事务的副国务卿腊斯克出任国务卿,此人在10年前就力主以藏反共。白宫新的领导班子授权中情局向木斯塘七个连队提供武器装备,以在边境那边建立根据地,必要的增援部队与补充人员将从木斯塘派出。1961年3月15日,飞机从泰国的美军基地出发,执行了第一次空投任务,投下了足够武器,武装了四个连队及无线电收发报员。
  与印情报部联手行动
  1962年,由于印度在中印边界战争中惨败,印度也开始利用西藏叛军对付中国,同意了中情局在木斯塘的训练计划。在美国中情局的配合下,印度逐步成了西藏分裂活动的主要支持者。克瑙斯对美印联手活动有这样的回忆:印度政府将整个部署交由印度情报局调研处执行,并由总理办公室监督。印度建立了一个藏军兵团――印藏边境特警部队,这支部队成为印度军队的一部分,有几千名藏人被征募入伍。印度向他们许诺,只要时机成熟,他们就可以参加“解放西藏”的战斗。这支部队主要被用于印藏边境巡逻。
  1964年初冬,美印情报部门在新德里成立了一个“联合行动中心”,它标志着美印与西藏叛乱分子合作新时代的开始。原则上,该中心的三方合作人员平均分摊指挥权和职责:美方支付行动费用、训练员,提供无线电及其他设备,并提供行动指导及所谓的游击战技术;西藏叛乱分子提供执行任务的人力。但实际上,印度人掌控着中心的全部行动。
  中情局操控西藏游击战的阴谋,一直延续到60年代末。20世纪70年代,美苏两国在全球范围的冷战出现了“苏攻美守”的格局。为了走出越南战争的困境,反击苏联咄咄逼人的全球攻势,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拉开了美中关系缓和的序幕。美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种种阴谋,也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中情局对西藏秘密战停止了。之后,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政府展开了长达六年多的谈判,1979年两国正式建交。
  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对西藏的政策作出一些相应的调整。在美国对华“人权外交”中,西藏人权问题成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从此,在美国利用西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进程中,美国国会走在了前面。1987年9月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1959年以来的第一次骚乱。美国国会指手画脚,首次通过了所谓的西藏人权问题决议案。1991年老布什总统在国会压力下,不顾中国政府的严重抗议,首开恶例接见达赖喇嘛。
  后冷战以来,美国在西藏问题上的所作所为,虽然不再像冷战岁月那样赤裸裸地向分裂分子提供军事援助,搞游击活动,但并没有真正放弃对西藏分裂集团的利用与支持,更多的是利用所谓的西藏人权与宗教问题,向中国施加外交压力。在此要重点提到的是达赖家族,因为我们从后来美国对西藏政策的演变看到,与新疆问题相比,西藏问题之所以在国际上能够沉渣泛起并“长盛不衰”,是与美国等西方列强的“擒王”战术有关的。在新疆问题上,西方抓不到一个亲美的宗教领袖,相反常常碰到反美的“三股势力”。而在西藏问题上,一直有达赖喇嘛家族这面“大旗”可抓。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京都议定书 [《京都议定书》:悬念在后]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