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互动丨马拉打望丨一堆名家书信的故事(上) 沙汀助我给“...]马拉 科古特

来源:教学总结 发布时间:2019-06-27 00:13:29 点击:

一堆名家书信的故事(上)

沙汀助我给“双枪老太婆”当“枪手”

马拉

微信图片_20190623191324.png

傅德岷藏的一堆名家书信。

近日,重庆工商大学教授、著名学者、作家傅德岷先生把珍藏近30年的170余封640余页名家信札,无偿捐赠给重庆市文化研究院,属于该院名家书信手稿特藏最基本的珍品。

这批名家信札用毛笔、钢笔和圆珠笔写在各种信笺上,装在带有斑马纹镶边的漂亮航空信封或面目单调的牛皮纸机关信封里,有的字迹堪比书家,有的实在不敢恭维。

包括沙汀、曹靖华、臧克家、吴伯萧、赵清阁、碧野、秦牧、林非等名家在内的这些信札,都是他在创作长篇小说《魂荡华蓥——“双枪老太婆”前传》《散文艺术论》和编著《中外散文名篇鉴赏辞典》《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文学书系/散文·杂文卷》等书的过程中和名家们的交流记录,被他视若珍宝,展示了文化名人们丰富的侧影并见证了他文学和学术生涯的漫漫征程。我们将用三期专栏,打望这批书信背后的故事。

1.沙汀来信

在这批名人信札中,四川著名作家、文坛舵爷——沙汀致傅德岷的信有一封,钢笔字迹,写在抬头印有“中国作家协会”字样的信笺上,用“北京沙滩北街2号中国作家协会”的牛皮纸信封寄来:

德岷同志:

您好!2月31日手书,早收到了,由于杂事颇多,精力又差,今天才来作复,乞谅!

您能写理论文章,又能写作小说,实在令人惊叹!而《华蓥风暴》,确也值得一写,我预祝它将同《散文艺术论》一样,获得各方面的好评。

我本不善书,勉力写了几枚,请您选两枚交出版单位吧。如果均不可用,弃之可也。您肯为我藏拙,我当万分感谢。

祝撰安

沙汀

八九·三月一日

此前一月八日,沙汀还给他寄来了《散文艺术论》(重庆出版社,1988)的毛笔题辞,随信另纸附了为他的长篇小说题写的书名:“魂荡华蓥”写了十一条,“华蓥山魂录”(备选名)写了十条。从沙汀的墨迹看,其自谦之言“我本不善书”所言不虚,但老爷子写得很认真。

2.《魂荡华蓥》

沙汀信中所说的《华蓥风暴》,是一项曾萦绕傅德岷30多年生命的大工程——给“双枪老太婆”陈联诗当助手,记录整理其革命回忆录,并在此基础上创作长篇小说《魂荡华蓥》。

1958年春天,革命史学家陈伯达搞起“史学革命”,号召全国写三史——人民公社史、工厂史、部队史,也是向建国十周年献礼。傅德岷说:“重庆市作协奉命行事,但因为种种原因人手不够,市作协就向我读书的西南师院中文系联系,在大三学生中抽调33位同学去市作协打工,也抽到我。其他同学都分到各大工厂采写工厂史。只有我和杨淑敏同学腿都有点残疾,行动不便,就留在机关另有任务。”

他们解决了市作协的江湖告急,但从此傅德岷一生,就时时告急,因为他摊上了一个大业务。“一天上午,市作协主席曾克,是一位女同志,在延安时就是有名的作家。给我们带来一位年近60岁的女同志,中等个子,身披一件黑呢大衣,显得十分精干。她对我们说:“这就是陈联诗,华蓥山游击队的老战士,当年威震川北华蓥山的‘双枪老太婆’。你们的任务,就是记录整理她的革命回忆录。”

顿时,傅德岷和陈联诗都很激动。“能给这样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巾帼英雄记录革命回忆录,我太荣幸了;陈联诗也动情地表示感谢领导!感谢我们!她说华蓥山牺牲了那么多同志,长期被诬为‘土匪’!她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从小习《芥子园画谱》的陈联诗,名门闺秀出身,画得一手好画,后来使得双枪。“记录工作开始以后,陈联诗停止了画国画的工作,完全沉浸在昔日烽烟血火中。她翻检以前零星的记录,查阅资料,深度回忆,每天讲八小时,有时晚上也不休息。想起当年的悲壮惨烈,战友的英勇牺牲,她常常声泪俱下,哀痛难忍。我不得不停下来,给她倒上一杯开水,让她平静下来。她一旦概括讲述时,我就不满足,而是抓住重要人物和重要事件,请她尽量回忆,挖细节、挖故事,甚至环境、气氛、人物对话等。这一来,速度就慢了,她讲了两个月,才讲到1935年战友和丈夫廖玉璧牺牲。两个月我就密密麻麻地记了14本练习簿。很快到1958年底了,我要返校上课,就和杨淑敏商量,1935年以后的事情由她记录整理。”

1959年春天,傅德岷又用了三个月,把原始记录整理成16本练习簿。中文系的学生嘛,老是有一个文学情结。“50多年过去了,我不得不讲出实话:其中补充了来不及记录的东西,也有我加工虚构的东西。比如,彪子山上纺线,进香会的场面和《劝世文》的唱词以及多处队员唱的山歌等,都是我在陈联诗讲述的基础上,经过夸大、虚构加上去的;5月,返校前夕,我把16本整理稿全部上交市作协,还取了个名字叫《华蓥风暴》。”

1962年,作协重庆分会与四川省文联合并,成立中国作家协会四川分会,《华蓥风暴》整理稿被带到了成都,进入省作协老大沙汀的法眼。“1964年4月,省作协油印了《华蓥风暴》的征求意见稿,重庆市文联还召开了专门的座谈会,罗广斌也来了,他亲口对我说:《红岩》中的双枪老太婆就是看了你们的整理稿后塑造出来的。后来,我看到《红岩》的责任编辑张羽在《我与〈红岩〉》一文中说:‘罗广斌后来在信中告诉我,陈联诗就是他在小说中创造的双枪老太婆的原型’。1964年6月,四川省文联借调我去成都修改《华蓥风暴》,沙老对我的《华蓥风暴》修改作了三点指示:(一)按自传体小说写;(二)带批判性地写;(三)以原整理稿为基础,增、删、不动。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沙汀。”

3.沙汀走了

1992年,离傅德岷第一次见到沙汀28年后,他在北碚家里,收到了“沙汀同志丧事工作领导小组”寄来的《关于沙汀同志遗体告别仪式的通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联、四川省作协名誉主席,著名作家沙汀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2月14日凌晨1时43分在成都不不幸逝世,享年88周岁。根据沙汀同志生前的一贯作风及亲属的愿望,丧事从简,兹定于12月24日上午9点在成都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特告。”

傅德岷说:“讣告里对沙老的评价是很高的:‘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杰出的人民文化战士’,‘沙汀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战斗的一生,是为党和人民的文学实力辛勤耕耘并作出了突出贡献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

在此之前,1992年上半年,他带着新出版的《魂荡华蓥》去成都送给沙汀。“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沙老。他身体已经不行了,双眼视力很差。回重庆后不久,有一天,我听到同事王泉根说,沙老在川报上还给你的新书写了一篇评论。我赶紧找到报纸,是沙老写的《关于 魂荡华蓥 》,沙老眼晴都不行了,还口述叫助手代笔写了这篇评论,回述了我坎坷的创作历程和人生历程,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两年以后,中国青年出版社1995年推出了陈联诗后人林雪、林民涛编著的《“双枪老太婆”——陈联诗自述》,在后记里提到了当年记录和整理者傅德岷的名字。“我记录的陈联诗自述和我创作的《魂荡华蓥》,都可以说是给双枪老太婆当枪手。‘枪手’有两个意思:一是记录她的经历,二是以此护卫她和华蓥先烈们的名誉。感谢沙老从头到尾的扶持和指导,使我终于完成。”

他翻出沙汀《关于 魂荡华蓥 》的剪报,再次追思这位可敬可爱、扶持后学的文坛老前辈。

春节过后,傅德岷到成都来看我。他谈到最近和林非一起参加南朝鲜汉城“国际散文笔会”的情况,并送我一部他新近由华夏出版社出版的长篇革命历史题材小说《魂荡华蓥——“双枪老太婆”前传》。这部作品傅德岷多次征求我的意见,可惜我现在已经双目失明,不能再通览全书了,但我对这部书的创作情况,却是很了解的。

我们初次相识的时候,他还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1958年学校派他帮助双枪老太婆的原型陈联诗同志记录整理回忆录。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傅德岷把陈联诗同志的回忆录整理成40多万字的初稿,暂名《华蓥风暴》,由四川作协打印成册,分发征求意见。

不久“文革”开始,华蓥山游击队被污蔑为“土匪”、“叛徒”,“没有一个好人”,于是《华蓥风暴》的初稿被焚,资料被抄,许多同志被斗,在这种情况下,傅德岷冒着极大的风险,把原始记录藏起来,才使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免遭毁灭,陈联诗临终前拉着傅德岷的手说:“华蓥山游击队牺牲了那么多的同志,长期被污蔑为‘土匪’,你一定要把《华蓥风暴》写出来,为死去的同志鸣冤啊!”这段殷殷嘱托深深铭刻在傅德岷的心里,为了了却这笔积压已久的“心债”,傅德岷利用寒暑假自费三上华蓥山采访,体验当时游击队生活的真实景况。他柱着竹棍,拖着一条残疾的腿,走岳池、上广安、到武胜,深入偏僻的山区、农村,寻访当年的游击队员和他们的亲属,所到之处,得到有关部门和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收集了许多生动感人的细节,扩大了视野,拓展了胸襟。他不知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牺牲了几乎所有的假期,潜心创作,笔耕不辍,先后做了五次大的修改,历时三十二年,终于完成了这部近40万字的长篇小说。”

文/本报记者 马拉 图/杜娜

推荐访问:
上一篇:中小学体育教师资格面试、招聘试题,简答专项训练_中小学教师资格
下一篇:【20xx年党课心得体会1500字】初党课心得体会1000字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