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江 吴长江复辟

来源:竞聘报告 发布时间:2019-06-24 点击:

  去年10月的一天,时任雷士照明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的吴长江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雷士照明的一位前员工,现在德豪润达工作,其在电话中询问吴是否有兴趣与德豪润达见个面,谈谈双方合作事宜。
  此时,国内照明行业正在由传统照明向LED升级转型,但由于风险太大,雷士照明此前并没有贸然涉足LED上游芯片领域。不过,未来与一家在LED芯片领域有实力的企业整合、合作却一直在吴长江的战略规划之中。
  对于德豪润达,吴长江早有耳闻,此前并无接触,手握电话的吴长江深思了一下说:“可以。”
  重返董事会
  此前投资数十亿进军LED技术含量较高的上游芯片领域,2012下半年,德豪润达MOCVD开始大量投产,生产出的LED芯片急需寻求下游出海口,以渠道和品牌见长的雷士照明进入了德豪润达的视野。
  吴长江与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的初次见面,彼此惺惺相惜。因为同样的创业者背景,他们都清楚地意识到,在如今这样一个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里,能够把企业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实属不易,两人颇有相见恨晚之感。
  没有过多的寒暄和客套,双方一拍即合,很快确立合作。彼时,虽然身为雷士照明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的吴长江已全面接手雷士的日常运营工作,但公司董事会却已经不受吴长江控制。因此,合作之初吴明确对王冬雷表示,雷士照明的局面必须要控制,德豪润达必须要做雷士照明的大股东。
  吴长江内心的顾虑,王冬雷自然能体会。
  随后,一场大规模的股票收购大戏重磅上演。德豪润达开始大量收购雷士股票,2012年12月11—21日,德豪润达在香港联交所以场内及场外交易的方式共购入雷士照明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8.24%。
  12月26日,德豪润达又与雷士照明主要股东之一 NVC Inc.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受让 NVC Inc.持有的雷士照明11.81%的普通股。次日,德豪润达发布《重大股权收购公告》,称德豪润达合计占雷士照明20.05%的股份,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
  成为第一大股东后,王冬雷随即公开表态,支持吴长江重返雷士董事会和管理层。
  王冬雷的入股,让吴长江在雷士董事会中有了一个强有力且坚定的支持者,其回归之路也开始变得平坦起来。今年1月,雷士照明举行董事会及运营商见面会,重新任命吴长江为CEO,同时任命王冬雷为非执行董事。
  入主雷士照明之后,德豪润达与吴长江合计占有雷士照明26.84%,第二大股东亚洲赛富与第三大股东施耐德合计占有雷士照明27.96%的股份。
  而施耐德作为一家实业公司,基于对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的战略合作业绩前景的看好,因此施耐德希望雷士照明能减少动荡,平稳发展。
  今年4月5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阎焱因须专注于其他商业事务,已辞任公司董事长、非执行董事及薪酬委员会成员所有职务,并且公布委任非执董王冬雷为雷士照明董事长。至此,雷士照明董事会重新由实业派掌控,也为吴长江未来回归董事会铺平了道路。
  6月25日,雷士照明公告称,公司创始人、现任CEO吴长江已于6月21日的股东大会上当选执行董事。经历一年的波折,吴长江终于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
  雷士“大家长”
  马云曾经对创业者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上山打野猪,一枪打出去,野猪没死,冲了过来。把枪一扔,往山上跑的,是职业经理人;子弹打完了,把枪一扔,从腰上拔出柴刀和野猪拼命的,是创业者。
  去年年中,雷士风波爆发,不善面对媒体的吴长江开始频频占据各大媒体头条。在风波正劲的8月,记者在北京北三环的一家酒店里见到了吴长江,虽然身着红色T恤,留着精神的寸头,却难掩疲惫之态。在采访的两个小时中,吴长江始终眉头紧锁,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和愤怒,以及怎么让雷士尽快恢复正常运营。
  时隔整一年,《英才》记者在雷士重庆办公室——重庆国际金融中心再次见到了刚回归董事会的雷士照明总裁吴长江,同样身着红色T恤,寸头,比去年略胖了些,却精神饱满。
  创业至今,吴长江一直保持着亲自拜访、开拓客户的习惯,他告诉《英才》记者,他最多的一个月坐了24次飞机,平时每个月至少也要坐10多次。“这不仅是对客户的尊重,也能提升效率。”
  下午六点,已过了公司下班时间,记者在雷士办公的楼层走了一圈,绝大多数的员工都还在工位办公,丝毫看不出这家公司在过去一年中经历了震动股权投资和实业界的巨大风波。
  一位在雷士工作了8年的员工对《英才》记者说,吴长江在雷士就像大家长一样,他的感染力、激情和责任感,其他人不能比拟,这对员工也有着一种感化。
  当初雷士营销总部从广州迁往重庆,面对地域及生活方式的变化,总部绝大多数员工,100多号人甘愿跟随吴长江来到重庆。在去年的风波中,很多企业来挖雷士的高管团队,但都没有成功,之前辞职的公司高管现在也都已回来。
  做更大的盘子
  一场风波,让雷士照明2012年的业绩大幅下挫,当年净利润只有841.6万元,同比下滑98.46%。
  “2013年肯定会有增长,我们明年要实现更大的目标,因此我现在做一个大的布局。”吴长江对《英才》记者表示。2012年,雷士照明LED产品销售市场占比不到10%,完全与其行业地位不符。
  “LED行业正处在成长期。”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对《英才》记者表示, 近两年很多地方政府支持本地的LED企业发展,从用电节能、城市照明等层面都有一些推进。由于技术相对成熟,成本逐渐降低,更多的家庭开始消费LED产品,未来三至五年将会出现井喷的行情。
  “我们现在LED产品供不应求,交不出货。今年LED至少占整个公司销售的30%。”经过半年多的调整,吴长江对《英才》记者毫不掩饰其野心:“和德豪合作之后,雷士实现世界前三的目标指日可待,可能三年,最多五年。”   “全球的照明行业现在都面临LED的战略转型期,应该说雷士有机会做更大的盘子。”一位照明企业人士向《英才》记者分析:“在LED这轮浪潮下,不管是飞利浦还是GE,都没有绝对的优势,如今雷士和全球最大的LED芯片制造企业合作,嫁接其渠道和品牌的优势,雷士照明完全有资本冲击全球前列的位置。”
  目前雷士照明有3000余家专卖店,近万家销售网点,其战略合作伙伴施耐德、德豪润达无不是看重其渠道优势。而进一步做强渠道优势,也在吴长江的规划之中:“国内首先是把渠道、网点纵深到乡镇,另外横向遍布所有的五金店,我们未来有些产品会像卖可口可乐一样,哪里都有。”
  不过,在此之前,规模仍然是重要因素。吴长江如此盘算着未来“我觉得照明行业潜力还是很大,我希望我们做到二三百亿规模以后,再去考虑其它。”
  对话吴长江
  “绝对控股是对企业不负责任”
  《英才》:从一开始创业至今,你都没有绝对控股过雷士,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吴长江:这是一个机制的约束,如果你绝对控股,公司里面就你说了算,那么遇到刚愎自用,自己不冷静的时候,一个决策可能就会毁掉一个企业。所以我说,任何一个老板绝对控股一个企业的想法,都是对企业的不负责任。
  《英才》: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是这样的考虑吗?
  吴长江:后来经过这么多,我有很多的感想,也在调整我的观点、思路。一个企业在创业初期,资金、团队、品牌、渠道什么都没有,又要跟那些大企业竞争,做任何决策实际是靠你的前瞻性,靠你的快速反应,靠你的执行力。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旁边左右你、影响你、制约你,企业就一定做不大。
  《英才》:创业路上这么多年,尤其去年这个事情,会不会感觉特别累?
  吴长江:其实,最痛苦的是心累,去年我有想一气之下撒手不管了,但我做不到。这就像父母亲对孩子一样,自己的孩子你拼命地教育他,为他好,假如他不听话,你会不会说老子不管你了?你舍不得。我不能受了委屈,拿雷士来出气。
  《英才》:既然心累,难道没想过停下来?
  吴长江:我喜欢工作,喜欢出差。你选择了创业,就要热爱这项事业,等你不断取得阶段性的成就以后,要迅速忘掉,然后向新的目标迈进。
  《英才》:未来的雷士在你眼中是怎样的一幅图景?
  吴长江:让公司正常经营,正常存在,这是最关键的。至于钱、利益,我始终认为那些东西是一个游戏。我当时有7亿多股雷士股票,如果跌到一块钱以下我就可能破产,涨到两块钱,我身家就多了七八个亿。你有几千万,甚至一两个亿,这辈子都够花了。做企业我从来没有宣传要做世界500强,我就要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我也从来没想以后做什么首富,但是我想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家。

推荐访问:工作计划 工作计划
上一篇:国内金融信息安全研究_国家金融信息安全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