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兽首 [圆明园兽首:文物的“西行漫记”]

来源:军训自我鉴定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当鼠首和兔首铜像被佳士得公司摆上拍卖台之后。2亿人民币的拍卖预期估价让许多专家惊呼,拍卖者“正在利用中国人的爱国情感,劫持这场拍卖!”   2月21日是个礼拜六,周末的好日子。巴黎大皇宫的廊柱式正立面的正中心,醒目地悬挂着淡蓝色的巨幅海报。海报上面,是一张双人合影,黑白色的老照片。格外引发路人的怀旧思绪。
  双人照的左侧,是去年7月1日与世长辞的法国时装大师伊夫・圣一洛朗;右侧,是他生意和生活的双重伴侣――皮埃尔・贝尔热。自从1962年为伊夫・圣一洛朗举办第一次个人时装发布会开始,两个人始终“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就连收藏也是一样。再过几天,皮埃尔・贝尔热将把他和伊夫40多年共同收藏的733件艺术珍品委托佳士得公司进行为期三天的拍卖,地点就选在这里。从2月21日开始。全部拍品对外公开展出三天。星期六当天,超过3万名观众走进大厅。许多人为了一饱眼福,排队就耗掉了五个小时。
  藏品底子够厚,收藏者名气够大,在全球经济大不景气的今天,伊夫・圣一洛朗的个人藏品拍卖,被佳士得公司寄予厚望。1997年,佳士得创出个人藏品的拍卖纪录是2.07亿美元,他们希望借着伊夫・圣一洛朗的名字,好好地和低迷的经济形势掰掰腕子。把10年前的拍卖纪录送进坟墓。拍卖开始前,佳士得公司副主席弗朗索瓦・德里克莱斯对记者表示。如此规模的大型个人藏品拍卖,是非常罕见的盛况。诚然,2月20日巴黎证券交易所股指收盘时下跌4个百分点;每当危机袭来,收藏市场总会相应地低迷。但是,他“谦逊”地表示:“大浪淘沙之后。只有真正的收藏家还留在沙滩上。根据我们的预计,拍卖的总成交价可以达到3亿到4亿欧元的新高。有人说这是一场‘世纪拍卖’,我倒是宁愿保守一点――毕竟,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还没有走过去。”
  佳士得公司意在必得,拍卖方皮埃尔・贝尔热也希望一股脑把藏品送上竞价台:“它们,是我们俩一起收集起来的宝贝。伊夫走了,它们没有必要单独留在我的身边。”在733件拍品中,包括毕加索、马蒂斯、蒙德里安等西方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被公认为是最值得下槌的藏品。皮埃尔・贝尔热说,他打算把拍卖得到的钱“用于慈善事业,从事抗艾滋病研究。”
  无论公司还是委托者,都希望利用这次“世纪拍卖”实现自己的心愿。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在琳琅满目的藏品中。编号为677和678的两个黄灿灿的铜铸兽首雕像――一鼠、一兔――会在后来的拍卖中。掀起轩然大波。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2月23日中午11点30分,距离“世纪拍卖”仅7.5小时,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巴黎大审法院紧急审理法庭里,气氛严肃。法官和法庭书记正襟危坐,在他们左侧,是神情严肃的检察官。对面则是身穿黑色律师袍的诸位律师。三堂会审的原告。是在法国注册的。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APACE),被告分别来自三个不同单位:法国文化部、法国佳士得公司和皮埃尔・贝尔热先生。在法官头顶上方,镌刻在墙上的“自由,平等。博爱”,传递着法国的价值观。 在律师席,原告的两位律师坐在右侧。一个是法国上诉法院执业律师任晓红,另一个是她的台伙人罗幕纳德・沙叶赫。在左侧,来自三个被告的律师一共有七人,“个个都是律师界的大腕”,原告与被告的力量对比达到悬殊的2:7。一场针锋相对的庭辩,即将开始。
  原告的要求是:编号为677和678的两件拍品,属于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英法联军掠夺走的圆明园喷泉的鼠形和兔形铜铸兽首,其归属尚存争议。因此在2月25日晚19时开始的由皮埃尔・贝尔热委托法国佳士得公司进行的鼠首与兔首拍卖活动应该暂时中止,两件铜铸兽首或暂时交付法院保管,或交付法国文化部保管。最后由法中两国政府通过外交或其他途径解决争议。
  法国佳士得公司律师辩称,原告方是一个在法国注册的协会,根据法国法律,此类协会仅有权为保护本协会或是协会成员的利益进行诉讼,而该协会今天的诉讼,实际是在维护中国的利益。如果要诉诸法律的话。应该由中国政府,或者中国驻法大使馆担任原告。他们拿出中国国内媒体的法文版文章,认为其中涉及“民族主义倾向”,诉讼并非“理智的行为”。 辩论激烈。天色渐暗,18点30分左右,法庭终于做出裁定。和原告预料的一样,在这样一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诉讼中,法庭认定:原告“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既不能代表中国,也不能代表“公众利益”。不具备诉讼资格,驳回诉讼请求。至于原告要求法国文化部进行干预的请求。根本不属于民事法庭的审理范围。“我们没有权力向国家颁发命令。”――这个判决意味着。原定于2月25日19点整开始的圆明园遗失兽首拍卖,如期举行。
  
  至少有1700万件文物、2.3万件名画流失海外
  
  198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个想碰运气的美国收藏家,试着叩开一家私人庭院的大门。在这家院子的游泳池里,两尊充当喷头的兽首铜像(猴首和马首),吸引了他的目光。再往里走,在主人的浴室里,第三只兽首铜像映入眼帘,它是牛首铜像。两条毛巾随意地搭在它的两个犄角上面。没有经过太激烈的讨价还价,三只铜兽首被淘宝客用4500美元带走。又过了两年,在纽约的一个拍卖会上,一个来自台湾的买家成为三只铜兽首的新主人,价格已经飙升到20万美元。
  文物学家考证,三只铜兽首的来历与身份。皆不寻常。它们和另外九只铜铸兽首一道,构成圆明园“十二生肖报时喷泉”的十二个喷头。当时,以中国传统十二生肖为造型的兽首铜像。呈“八”字形排列在喷水池两旁的人身石台上。每只兽首就是一个喷泉机关,每到一个时辰,对应的兽首口中就会喷出泉水,时间长达两个小时。到了正午,十二只兽首一齐喷水。景象蔚为壮观。1860年,圆明园遭英法联军洗劫,十二只铜铸兽首。天各一方。无迹可循,直到1985年被淘宝客发现。
  研究者翻遍故纸堆,找不到记载12只兽首下落的片言只字。人们仅能知道的是:2000年,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分别以774.5万港币、818.5万港币和1544.475万港币(均含拍卖公司佣金),从佳士得与苏富比的香港春季拍卖会上,购回牛首、猴首和虎首铜像。2003年初,“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在美国访到猪首铜像下落。美国收藏家同意将其转让给该专项基金。同年9月。澳门“赌王”何鸿椠向专项基金捐款人民币600余万元将猪首铜像购回。2007年春,马首铜像现身苏富比,何鸿橥抢在拍卖会之前,以6910万港币购回马首铜像。昔日皇家园林的报时喷水兽首,跃身成为艺术品。在复杂的爱国情感的烘托下,身价陡然升入云 端,终于在今年2月达到新高峰。根据法国佳士得公司的预期,两个兽首铜像,有望拍出总价高达2亿人民币的新高。
  中国有多少文物流落海外?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不完全统计。大约有164万件中国文物散布在47个国家的200多家博物馆里;假如把民间收藏计算在内,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总数。至少有1700万件以上,“远远超出本土博物馆的藏品总量”。
  流失的途径,多种多样。英法联军对圆明园的洗劫,是“豪夺”。斯坦因、伯希和等西方学者对敦煌藏经洞中文物的攫取,多数属于“巧取”。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用正当手段”购买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伪满州国和汉奸汪精卫的南京伪政权,都向日本天皇“敬献”过大批文物,政治傀儡“孝敬”主子的贡品。美轮美奂,价值不菲,是可想而知的。
  流失文物的总价值,难以估量。敦煌文物的精华,泰半遗失海外。以至于无数中国学者或者远涉重洋,到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博物馆里一睹真迹;或者借着放大机的帮助。艰难地阅读徽缩胶卷上的影像。列入国家“九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的大型画册《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编委在编辑过程中查访到流失海外中国名画2.3万件,大批史籍有载却不知下落的名画浮出水面,许多学术悬案迎刃而解。
  流失文物给中国人带来的心里隐痛。无比沉重。大批敦煌遗物流落海外的结果,让有些国外学者狂妄地表示:敦煌虽在中国,敦煌学却在海外。从圆明园流失海外的文物,更被视为国耻。当鼠首和兔首铜像被佳士得公司摆上拍卖台之后,2亿人民币的拍卖预期估价让许多专家惊呼。拍卖者“正在利用中国人的爱国情感,劫持这场拍卖”!
  
  国际公约与文物保护
  
  1860年,洗劫之后的圆明园,满目疮痍。胜利者凯旋而归。一条在废墟中走来走去的脏兮兮的小狗,被威尔特郡兵团上校抱起来,作为战利品带回英国,和金玉手杖与三只嵌满宝石的大碗一起,献给维多利亚女王,后者带着胜利者的无上自信,把新宠物叫做“洛蒂(lottie)”(战利品:loot)。
  1874年,法国政府成立一个委员会,对带队进入北京的古赞・蒙多邦将军进行调查,后者为自己辩解说:“我(在圆明园)设立了岗哨。保护这座宫殿免遭洗劫……我的士兵,禁止任何东西被搬走。”然而,就是这个“清白”的蒙多邦将军。曾经把从中国带回的价值7,2万英镑的一串珍珠项链。送到法国欧仁尼皇后的手上。此前。以法国大作家维克多・雨果为代表的一大批知识分子,都对英法联军的抢劫表示过谴责,认为他们破坏了一个国家的文化和艺术遗产。不过,一个战胜国所能做到的自我检讨,大概也就到此为止。直到今天,只有很少的几个国际公约与文物保护有关:1954年海牙会议确定的《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议定书;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的《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以下简称“70公约”);还有1995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中国在1997年有保留地加入该公约,美英两国没有签约;法国虽然签署,议会没有批准)。
  无论哪种公约,全都“不溯及既往”。中国在1989年加入“70公约”,法国是1997年。这就是说,只有1997年以后非法流入法国的中国文物,我们才有权利进行法律追讨。假如中国想依据“70公约”追讨鼠兔兽首,必须首先证明它们在1997年后非法流入法国,然后还要对该财产拥有者“给予公平的赔偿”。根据。70公约”,假如中国找不到上面提到的证据。只要可以证明鼠首和兔首确系1860年英法联军从圆明园中劫走,也可以追讨成功。遗憾的是,我们找不到这样的证据。在2月23日的诉讼中,法庭检察官就曾表示:“在某个历史时期。由于某种原因,两件文物流落到法国,贝尔热先生对它们拥有合法所有权。”一个让人略感安慰的事实是,报道此事的法国媒体全部没有回避两个基本事实:两个铜铸兽首来自圆明园,它们确系“掠夺”而来。2月23日,庭审结束后不到半个小时,“世纪拍卖”在气势宏伟的巴黎大皇宫正式开始,拍卖持续了三天。3,735亿欧元的总成交价,让佳士得公司和皮埃尔・贝尔热心满意足。就连两个备受争议的铜铸兽首,也被一个神秘的买家通过电话委托的方式,以3140万欧元的高价成交。3月2日上午,来自厦门的“中华抢救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国宝工程收藏顾问蔡铭超宣布,他就是神秘的收购者,但是不会为此付款。
  2月24日,由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率领的中国政府采购团离开北京,准备到德国、瑞士、西班牙和英国进行包括汽车、机床、电信设备、飞机发动机等多个领域的大宗采购。采购团的行走路线,完全“克隆”了一个月前温家宝总理的欧洲“信心之旅”,又一次“把法国划到了圈外”,以至于法国媒体醋意十足地说:“中国和欧洲再次靠拢。但将法国排斥在外”。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韩国近现代史教科书之争:韩国与朝鲜现代史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