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给准女婿的信_准女婿种树赶考

来源:客服总结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那时,我们也是如女儿般的年纪。同样的青春年华,爱情的形式不一样,但爱情的感觉是一样的。就像骊歌所唱的一样,几年来形影不离。可是,临到毕业,又有几多人能比翼双飞呢?妻子(当时还是女友)也在惶惑中;只有我,不断蛊惑她跟我走。
  妻子说:“我爸不同意的。”这我是知道的,因为她已说过好几次了。可是,怎样做通她爸的工作呢?她爸的脾气很倔,认老理,就像一个古董,全家人背后都称他为“清朝人”。
  我见识过她爸,在林场做伐木工,是一把好手。但是,他对我似乎有成见,总觉得我缠着他的女儿,是个轻薄儿郎。怎样攻克这个难关呢?“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那时,妻子对我虽然中意,却也想不出对付她爸的辙儿。
  我知道,除非妻子毕业时就跟我走;否则,难免夜长梦多。于是,我对她说:“要不,我们放假时,一起回去一趟吧。”
  那年月,她家里正好承包了大片的林地。她爸爸没日没夜地开荒种树,同时,又把成材的树木运下来卖钱。她爸话很少,只知道干活。他评判一个人,据说也是这样的。她弟弟阿强偷懒时,总被他骂得赶下山来。
  妻子不说话。看着她爸早出晚归,我知道怎么做了。那天一早,她爸扛着树苗上山去,几捆树苗,放在肩上,扛来扛去放不安稳。我走过去说:“伯伯,我帮你扛过去吧。”他没有拒绝。我跟着他上山了。
  到了山上,他拿起镐头在坡上挖洞。我在他镐头敲击过的地方,用铁锹铲土。这样到日上三竿,我们已经掘出几十个洞了。她爸脱了衣服,只穿一件汗衫。我也热得汗流浃背,口里冒烟。她爸递过水壶,示意我喝。我几乎要一饮而尽时,忽然停了下来,递回给他。他说:“你回吧,怪累的!”
  “不累,”我说,“我反正闲着也没事。”于是,我们继续挖洞。虽然还不完全是翁婿,但配合还是蛮默契的。
  中饭时分,妻子提着饭篮也上山来了。因为只有一个人的量,我就跟着妻子下山了。妻子偷偷问我:“有没有累着你呀?”我说:“哪能这么容易骗到老婆呢?”伸过手去,手掌上早起了泡。妻子看了心疼地问:“疼不疼?”我说:“只要你跟我走,这点皮肉之苦算个啥?”妻子看看我,笑着说:“那要看你通不通得过这一关?”然后,努努嘴,示意了一下山坡上的她爸。
  吃好中饭,我又上山了。她爸见了问道:“咋又回来了?”我说:“还没种树呢。”他把树苗扛了上来,我看见下面有一对桶,就赶紧拿过扁担到溪边去挑水。第一次,我不知天高地厚,担满了水,到坡上时,两腿发软,气喘吁吁。“坡上挑水,不比平地,少挑点,年轻人,骨头嫩,禁不起挑的……”她爸说道。我应了声“嗯”,觉得与他的距离仿佛有点拉近了。第二次,我就少挑了些,但也没敢少挑。上坡时,只听见她爸在念叨:“阿强这个懒骨头,本来今天让他来帮我的,临头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下次不要向我再要钱!”我知道,阿强常常与他作对。我一边在种好的树上浇水,一边想,也许老爷子已经认同我了,那么,我就更没有理由偷懒。
  晚饭桌上,她爸对阿强铁青着脸。她妈一个劲地往我的碗里夹菜,还一边数落阿强,让他多向我学习
  一连7天,我天天跟着老爷子上山,不但手上起泡,肩上还全是紫血。老爷子没有说什么,都看在眼里。最后一天,妻子把我的饭也担上来了。末了,老爷子夹过一块腊肉,说:“吃肉,长力气。”腊肉虽不是我的最爱,可妻子却是我的最爱呀。只要得到了老爷子的认可,也许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了;而她爸的口气里,仿佛有那么一点意思。
  终于到了假期结束,我和妻子要回去时,老爷子说:“明年再来,你种的这一片林子就都成样子了。”我偷偷问妻子:“你爸什么意思呀,他跟你怎么说呀?”妻子说:“那还用说嘛!没听见‘明年再来’吗?”也是,我兴奋得吻了一下妻子,妻子一把推开我,说:“别让爸看见了,又要功亏一篑了。”■
  (王丰荐自《新民晚报》)

推荐访问: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上一篇:有些事情骗不过|晚上重要事情骗的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