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战甲实用排名 与拉比撒尼的废墟之战

来源:口号标语 发布时间:2019-02-14 点击:

  三 谁是叛徒?      “拉比撒尼来了!”走廊里回荡着某个人声嘶力竭的叫声。罗斯老师带着我们跑进了紧急通道,然后打开水闸,暂时隔断了拉比撒尼的路。水闸一放,就说明我们又少了一个基地。
  我们居住的“城市”是由一个个类似于老鼠洞一样的大洞穴组成的。每一个“老鼠洞”就是一个基地,连接着各个“老鼠洞”的是无数个带水闸的安全通道。拉比撒尼之所以拥有那么强的消化能力,是因为它身体里的酸度非常高,他们害怕水把他们的酸度稀释。
  我们逃到了另外一个基地,但是危险却继续向我们逼近。伴随着刺耳的警笛声,我们不断地逃进紧急通道,打开水闸,失去一个又一个基地。事态严重了,因为所有的基地都是非常隐秘的,拉比撒尼能准确她找到基地的位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们之中有叛徒。我们被一个个地叫到专审委员会去接受询问。
  “听说,你在上次的田鼠行动中曾经擅自离开了队伍?”会长威严的声音让我浑身不自在。我辩解说:“是提比斯。”我把那一晚在废墟看到的情景,详细地描述了一遍。第二天,特警队人员出现在我们中间,带走了提比斯。
  提比斯不在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就可以随便摸了。地下城市里本来就没几台电脑,而提比斯又总是藏着掖着的,所以大家接触电脑的机会非常少。威克莱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伸手按了开机键,其他人围在周围。屏幕进入了一个蓝色的界面,上面有一栋漂亮的房子。
  威克莱对着房间门点了一下鼠标,“喀嚓”一声,门开了。一个非常温柔的声音从电脑里传了出来:“提比斯宝贝,你来了。”接着屏幕上出现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的头像。那个妇女看到屏幕前面是威克莱之后,马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是谁?我的儿子提比斯呢?”
  我们都吓了一跳,没想到上面的人还能和我们对话。
  威克莱反问道:“你们是谁?”
  那个男的回答:“我们是提比斯的父母,或者更准确点说,我们是提比斯父母的记忆流。我们在身体死亡之前,把记忆存进了这个电脑,这样我们和提比斯就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天哪!我把威克莱推到一边:“那天晚上,和提比斯在图书馆的废墟洞穴里对话的难道就是你们?”
  “是啊!”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可提比斯为什么非要跑到那个洞穴里和你们说话呢?”
  提比斯的父亲回答:“这个笔记本电脑早就没电了。那个洞穴里有提比斯偶然发现的一个还有电流的电源插销,可以给电脑里的电池充电。”
  “糟了,糟了,我冤枉提比斯了!”我忙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大家。
  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整个屋子一片寂静。这时有人低声说了一句:“我听说,叛徒是要被绞死的。”
  “那还等什么?”威克莱站起来,“我们一起去专审委员会,去救提比斯……”
  那令人心悸的警铃声又响起了。
  
  四 我被拉比撒尼包围
  
  大家慌乱地收拾东西,逃向紧急出口,就在出口大门即将合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们把提比斯的电脑落下了。那可是提比斯的父母亲啊!
  我扔下手里的东西,往回跑去。“等等我!”威克莱也紧跟在我后面。我们飞快地跑回宿舍,拿上电脑,再向出口跑去。多荔从出口的门缝处探出半个脑袋,等我们进来好立刻关、拉水闸。
  我听到那种哗叽哗叽的声音越来越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是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拉比撒尼,正飞快地向我追来。我一慌,脚下一滑一下子就摔倒在地。还没等我爬起来,那个离我最近的拉比撒尼就冲我迎面扑了过来。我果住了,整个人像中了定身咒一样动不了了。正在这时,就听啪的一声,我看见一只破球鞋打中了那个拉比撒尼。
  拉比撒尼当然不会怕一只球鞋,但是我们至少赢得了一点时间。威克莱一只手拿着电脑,另一只手几乎是把我从地上拔了起来。然而就这几秒种的时间。已经让其他的拉比撒尼通过墙壁赶到了我们前面,截断了我们的去路。我看见多荔泪流满面地关上了大门。
  我和威克莱被重重包围了,包围圈在缩小……
  就在这时,我们听到砰的一声,一股白烟涌进了包围圈。那些接触到白烟的拉比撒尼,立刻就像烈日下的气球一样爆炸了,冒出一股股带着刺鼻气味的绿色气体。
  “快走!”罗斯老师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和威克莱急忙在白烟的掩护下,跑到了大门那里,罗斯老师正在那里接应我们。她把手中的一个银色小球向那些继续追在我们后面的拉比撒尼扔去,又是一股白烟。大门在我们身后关闭了,与此同时,哗的一声,水闸拉开了,急促的水流立刻就把拉比撒尼冲得无影无踪了。

推荐访问:我现在 我现在 我现在
上一篇:欢乐跳跳豆 作业跳跳豆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