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嫁给我吗|你愿意嫁给我吗下一句

来源:年度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3-15 点击:

  “你到底想不想和我在一起,愿不愿意娶我啊?”望着女友无奈的双眼,我一时竟无以答复。我又何尝不想圆了她心中的这个愿望,但现实却无情地延滞了我们的脚步。   我与女友在一起已经整整4年了。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默默耕耘,为自己的小梦想努力着,可后来慢慢发现,这种努力在我们的梦想面前显得太微不足道了。因为每个月好不容易结余的2000元钱在动辄上百万的房子面前太渺小了,但“家”的传统观念却深深地烙在女友的脑中。
  我的父母是典型的上海工薪阶层,在那个“全民”、“大集体”的年代,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俩都是“全民”;随后我的母亲下岗了,但她仍然不断地在外寻找工作来贴补家用,她做过营业员,烧过盒饭,替人带过小孩,最后在当时居委会的社招考试中成为一名“小巷总理”,一做就是10年。而我的父亲则在单位转型过程中,经历了从国有企业到央企再到民营企业的转变,而唯一不变的是他依然还做着二十几年前的司机。1990年代时,通过父亲单位分配,我们得到过一套一室户的公房;2002年动迁,我们没选择要房子,而是选择了货币补偿,可是父亲在当时房价尚还正常的时候,却未想到通过购房来改善居住环境或替我这个儿子准备着,而是手握动迁款,安稳地“吃”着银行每年的存款利息。
  时间就这样不断流淌着,在2004与2006年我们几次去看房,可最后都被父亲放弃,因为他认为“这房子一买,我们就得背债啦!”
  “这房子这么贵,肯定会跌的”。到了2008年,房价涨到了2002年水平的4倍,这是许多人没想到的。当年底“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后,中国的房价也应声下跌,我又让父母去看房子,因为那时我与女友交往两年多,该打算一下将来了,但那时的我们工作还没有稳定,经济大环境又不好,所以我们看房的动机不是很明确。当时上海内中环间的一处知名楼盘搞优惠,1.25万元/平方米,期房。我与母亲、女友三次戴着安全帽去工地看房,各方面都感觉不错,但父亲说:“现在房价跌得这么厉害,肯定还会跌!”就这样,买房的事又不了了之了,而此楼盘如今已卖到2.7万元/平方米。我们一家三口依旧“蜗居”于那间26平方米的“棚户区”私房内,每天倒着痰盂,忍受着白天阳光直射不进屋内的感觉,并出没于肮脏环境与复杂人群中。
  我们能一直在此居住二十几年的原因很简单,父母为了更方便地照顾他们的父母。母亲为了照顾外婆,如今是患得一身病,父亲为了撑起这个家,他在将近30年的工作中从未请过一天病假。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买房机会,只是因为他们接受不了自己的血汗钱一下子就要全部拿出来,甚至还要背上债务来买一样他们以前在单位都能免费分得的东西;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知识与个人见解去涉足这么一个陌生的领域,对于陌生的事物我们每个人的本能反应便是回避它,以此来免受损失。他们只是在每次要做决定的时候被本能控制了,少了一份冲动,但殊不知买房有时是需要冲动一下的。
  这个功利的社会留给年轻人获得成功的时间太短了,如果可以,男生25岁就要有自己的事业,30岁能买房买车结婚,35岁提前退休带着老婆孩子环游世界。当极少数人成功的例子成为普世的追求时,这个社会的浮躁也就像那房价的泡沫般被越吹越大。
  而我呢,在现实面前,只能算是个不知轻重的孩子,但就是这孩子还妄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女友的愿望,毕竟她从小到大都还没拥有过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床。所以每次她和我说房子的事,我总是无言,不仅是因为我没能力去实现,更因为我觉得我因此事辜负了她,觉得我们谈朋友是不负责任,但我真的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赚钱置家。如今的我,“你愿意嫁给我吗”?■
  (齐梓颖荐自《三联生活周刊》)

推荐访问:生财有道 生财有道
上一篇:苏秘37度臻源之谜系列_37度之谜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