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兔下线背后:中国职场社交路在何方?] 赤兔

来源:年度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6-26 点击:
赤兔上线当天(2015年6月23日)赤兔上线当天(2015年6月23日)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沈博阳

来源:微信公众号沈博阳

赤兔即将下线的消息在业内激起了不小的波澜。很多用户和媒体朋友通过各种途径给我发私信,表示惋惜,也提出了疑问甚至质疑。从领英离开将近2年了,除了一封,对赤兔和在领英中国发生的故事,从未做出过任何回应。考虑再三,决定写一篇文章,回顾赤兔,同时总结一下自己对于中国职场社交的理解。也算是对那段奋斗的日子做一个小结。虽然提到了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所遇到的挑战甚至一些公司内部尖锐的冲突,这篇文章更多的是对赤兔下线的回应以及对于中国职场社交一个技术层面上的盘点和思考。对领英中国四年所折射出的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困境更深层次的思考,未来会考虑单独写一篇文章加以总结。

关于赤兔下线的回应

首先关于赤兔下线,做一个简短的回应:

1. 虽然背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不如意和遗憾,但一个创新型App的下线,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Facebook曾经尝试又下线了很多类似的创新型App,还比如亚马逊的Spark、谷歌的Google+、苹果的Apple Music Connect,等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人会揪着小扎、贝索斯问为什么没做起来。

2. 大家对于创新和不走寻常路的冒险要多一些包容。循规蹈矩、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是最中庸的外企或者大公司的做派。结果可能真的是不犯错了,但会失去更多看不到的机会。

3. 赤兔的发展势头一度是非常好的,上线后迅速积累了几百万用户,留存和活跃度也都远优于全球化的领英App,成为2015年领英财报沟通会上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但在公司内部,尤其是总部某些同事眼中,赤兔代表了中国团队对于创业和独立发展的执念,也因此从第一天开始,就不被这些人所祝福。领英被微软收购后,独立无望,包括我在内有创业基因的同事悉数离开。关闭赤兔也就成为了顺理成章的决定。

当初为什么要做赤兔

接下来,和大家复盘一下当初为什么要做赤兔。台面上的原因当年我反复讲过,至今还能倒背如流。领英虽然在全球发展的非常好,但经过2014年一整年在中国的运营,也暴露出了几个问题:

1. 领英是基于PC时代做起来的,无线做的并不好(比如不支持手机号注册、比如用户之间沟通使用站内信而不是即时通讯),而无线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是至关重要的。

2. 领英的优势是全球化的网络,但英文的调性天然屏蔽了大部分中国职场人。

3. 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产品方面有路径依赖,总觉得同样的产品稍加改动,在欧洲、在日本、在澳洲可以成功,在中国也一定可以成功。但一个又一个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产品上的路径依赖必须要被打破。

所以基于这三点原因,我们要做一款独立于全球网络之外的、纯中文的、纯无线的、100%由中国团队控制的职场社交App。这些原因直到今天看来都是正确的,是值得去冒险去尝试的。

但是,做赤兔背后还有两个不为人知当年没办法对外公开的原因。虽然领英中国是领英和红杉资本、宽带资本的合资公司,试图用创业公司的方式在中国发展,但毕竟是在跨国公司的框架内做事情,节奏太慢了。记得2014年初领英中国刚刚创立的时候,沈南鹏问我,你觉得领英App最需要改进的一个功能是什么。我说是要支持手机号注册(领英当时只支持电子邮箱号注册)。他说有道理,你觉得多久可以做出来。我说,如果是我自己的创业公司,加上测试,最多两周上线。在领英可能会慢一些,估计两三个月总能搞定吧。结果这个功能前前后后花了将近两年时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