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妇女与西方奖项】 伊朗人后悔革命吗

来源:入党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历来有一部分西方人对东方社会风情掌故充满了好奇。他们在了解东方社会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按照他们的想像对其加以充实,丰满他们心目中的东方社会,从而又加深了他们对东方所怀有的神秘情感的更神秘的向往。
  去年12月10日,诺贝尔委员会在挪威奥斯陆举行颁奖仪式,向伊朗女律师希林・阿巴迪颁发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她为民主和人权,特别是为妇女和儿童的权益所作出的努力。
  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人据说有165人,其中还包括教皇保罗二世和捷克前总统哈韦尔等。诺贝尔委员会选中一个在国际上知名度不高的人作为获奖者,的确有些令人意外。希林・阿巴迪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伊朗人、第一个获此奖的穆斯林妇女,其意义自然令人深思。同时,又联想到前不久在第56届戛纳电影节上,23岁的伊朗女导演萨米拉・马克马巴夫凭《午后五时》一举获得“评审团大奖”,“成为这届‘缺少惊喜’的电影节上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看来,伊朗妇女在国际社会中越来越受到人们的瞩目。
  
  谁来引发和界定文明的触点
  
  不过,如果我们把伊朗妇女获奖“现象”与国际社会当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也许会发现评奖结果缘由的一些必然性。
  当今国际社会所瞩目的焦点之一就是反恐。特别是自9.11事件以后,反恐越来越成为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重要的协作领域。由于西方社会强大的媒体攻势,人们自然而然把恐怖主义与伊斯兰相联系。
  实际上,恐怖主义不是现在才有的,历史上在各政治、宗教集团之间及其集团内部斗争中的恐怖手段层出不穷,造成大量无辜者的伤亡。而从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长期交往过程来看,冲突和交融也是绵延不息的。美国的一些学者和政治家认为两个文明之间是相互冲突的,而伊朗总统哈塔米认为两种文明可以相互学习和对话。但在现阶段条件下,西方文化因其强大的经济实力作后盾而处于强势地位,所以,往往由他们来引发和界定两种文明的触点。
  
  妇女文化层面碰撞的触点
  
  “反恐”和“恐怖主义”问题可以被认为是目前两种文明在政治层面和经济层面相互碰撞的接触点,而妇女问题则是这两种文明在文化层面碰撞的重要的接触点。历来有一部分西方人对东方社会风情掌故充满了好奇。他们在了解东方社会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按照他们的想像对其加以充实,丰满他们心目中的东方社会,从而又加深了他们对东方已经怀有的神秘情感的更神秘的向往。在文学评论领域人们通常用“他者化”这个术语来指这种现象。即他们把东方看做是一个沉默的“他者”,任由他们按照自己的想像和价值标准来评说和解读,并以这种评说和解读来“迎合他们的审美趣味,满足他们期待的视野,证明他们的价值判断”。
  按照伊斯兰教的传统,妇女要足不出户,在家相夫教子。即便出门,也得用大袍罩住自己。不过,在伊朗巴列维国王时代,伊朗社会非常西化,德黑兰被称为东方的“小巴黎”,只是伊斯兰革命以后,整个伊朗社会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妇女必须戴头巾、身穿过膝的袍子或者风衣才能上街,而且不允许浓妆艳抹,否则负责伊斯兰风化的警察会干预。根据伊朗伊斯兰教的观点,妇女用头巾裹住自己是避免男人们想入非非,从而维护自己的贞节和妇女的尊严。然而这使得西方人对伊斯兰妇女更加产生好奇,同时他们也认为这样是对妇女人性的压抑。为了满足西方人的好奇,以及印证西方认为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伊朗妇女地位被降低,伊朗妇女的权益受到伤害,他们试图从不同渠道获得证据,并且以此强化他们已有的观念。
  
  为穆斯林世界树立“榜样”
  
  西方的一些评委之所以给与伊朗妇女一系列奖项是他们认为这些穆斯林妇女做出了维护西方概念中的“人权和妇女权益”的成就,并希望“以此激励在所有国家、在穆斯林世界,在她的国家(伊朗)所有的,为人权和民主而斗争并需要激励和支持的人”(诺贝尔评委会的评语)。而美国政府在祝贺阿巴迪时说:“一个为人的尊严和民主的终身斗士被得到充分认可。”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阿巴迪,生于1947年,毕业于德黑兰大学法律专业,1975年至1979年担任德黑兰市法院院长,现在是律师兼德黑兰大学教师。作为一名律师,阿巴迪致力于维护伊朗妇女和儿童的权益。为保障妇女的权益,她敢于接其他律师认为过于敏感的案子。为此,她曾经被判坐牢。
  同样,出生于电影世家的23岁的女导演萨米拉・马克马巴夫通过电影的视角,反映了穆斯林妇女和现实的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因而获得了西方评委的青睐。她执导的电影《午后五时》拍摄于前年,影片以塔利班政权被推翻,成千上万在战火中流离失所的难民纷纷返回满目疮痍的家园为背景,以夹在传统与现代世界的阿富汗妇女诺葛莉为中心人物而展开。梦想有朝一日成为总统的诺葛莉曾经偷偷穿着高跟鞋,溜到学校。她传统、保守的父亲觉得战后的喀布尔俗不可耐,妇女不再裹戴面纱,塔利班时代被禁的音乐又开始处处飘扬。在闻知儿子触地雷丧生后,他携带诺葛莉逃往沙漠。
  
  只希望在国内争取人权
  
  当然无可否认,伊朗妇女在国际上得奖,的确使她们获得了向世界展示和表达他们自己的机会。通过阿巴迪的事迹和伊朗女导演所拍摄的影片,以及近几年来涌现的伊朗新浪潮电影中反映伊朗妇女的故事情节和主题,确实可以折射出伊朗妇女的一些喜怒哀乐。
  56岁的阿巴迪在伊朗国内家喻户晓,很多人佩服她在法庭上为遭到伊朗守旧派攻击的言论自由者和政治自由者辩护的勇气,她本人也曾数次遭到监禁。许多人称赞她“非常专业,是一个勇敢的人,而且从不在意针对她人身安全的威胁”。
  一些伊朗电影则在反映伊朗社会尤其是妇女的地位和命运方面有其独到之处,如《两个女人》通过两个曾经是大学同学的妇女在婚后的不同命运,表现了当今伊朗社会传统守旧观念对伊朗妇女所造成的伤害;荣获2000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伊朗电影《生命的圆圈》则通过七个伊朗妇女在一天的活动,反映了伊朗社会中一部分底层妇女的悲惨境地。
  伊朗的妇女希望他们的地位得到提高,她们的权益得到尊重,她们反对传统文化和体制中一些保守、落后的因素对她们的压迫,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全盘接受西方的“人权”和“女权主义”的观念,更反对以此为借口干涉伊朗内政,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正如阿巴迪在巴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争取人权的斗争是由伊朗人民在伊朗进行,我们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干涉伊朗。”同时,引起媒体注意的是她当时没有戴头巾。
  当然,伊朗妇女在世界上获奖与伊朗哈塔米总统上台以后,伊朗相对宽松、开明的政治气氛分不开。曾经一度被禁止的伊朗电影业重新开始复苏,虽然政府的限制相当严格,但是许多反映伊朗社会小人物的小故事,经过伊朗杰出艺术家们的深刻勾画,成为震撼世人的优秀作品。哈塔米总统上台以后提倡“文明间的对话”,试图让世界了解伊朗,消除隔阂,改善伊朗在世界舞台的形象,因此,伊朗与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也日益频繁,这使得伊朗的妇女有更多的机会走向世界。伊朗政府发言人阿布达拉赫在一份报告中称:“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的名义,我向阿巴迪和所有的伊朗穆斯林妇女表示祝贺。”
  由于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朗女律师希林・阿巴迪不断遭到匿名恐吓,伊朗内政部为她配备了一名保镖和专车,以保证她的人身安全。据报道,阿巴迪获奖后,在她的办公室外曾出现撕碎的阿巴迪照片以及一封写有“我们不会让你享受这一奖励”字样的信件。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波兰与法德争“权益”_中国南海海洋权益之争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