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奶涨让我吸【妈妈,给我再吸一口】

来源:入党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9-07-15 04:39:59 点击:

  梁开军今年27岁,2006年,他不幸患上肺结核病,家里为给他治病,生活陷入困境。结婚两年的妻子不堪忍受贫穷,给他留下一个2岁的孩子,悄然离去。梁开军带着儿子回到下岗的父母身边,全家四口人靠父亲外出打工维持生活。
  梁开军没有条件到医院治疗,他和母亲在租来的房子里,每天靠氧气维持着生命。但现在这笔维持生命的氧气费用支出也已经让这个贫困的家庭无法承受,他的母亲只好忍痛让儿子每天少吸几口氧气。过去一天要使用一瓶氧气,现在已经延长到三天一瓶。
  梁开军被疾病折磨得痛苦不堪、欲哭无泪,现在他每天的期盼就是多吸一口氧气。
  李云秀每天都处在痛苦和矛盾之中:看到在床上每天靠氧气呼吸的儿子,她不知道维持儿子生命的氧气还能使用多久,等她再借不到钱给儿子买回氧气,她不敢想象儿子将会怎么样!
  55岁的她,被生活煎熬得心如枯井,儿子的一声声喘息又一次次扎疼它,让她想尽一切办法去救儿子的命。
  有一点希望,我就不能放弃啊
  在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新民街一委一组一个平房里,我见到了这对正在生命边缘上挣扎的母子——李云秀和她的儿子——梁开军。
  走进充满消毒水味的狭小房间,李云秀不好意思告诉记者:儿子患着是肺结核病,这种病传染,房间每天都要消毒。
  这天的室外温度是零上27度,在床上侧躺着吸着氧气的梁开军还盖着厚厚的棉被,床头堆满着各种吃的药,两眼无神、脸色苍白的梁开军看到我,试图坐起来,他刚要起身就喘得上不来气来。
  看着儿子难受的样子,李云秀转过身去偷偷地流下眼泪。
  给我提供线索并陪着一起来的是好心人汪丽梅,她说梁开军和自己儿子是中学同学,听儿子说梁开军有病看不起,起初她将信将疑,等到了他家一看,才相信这家的日子过得比儿子说的还要艰难。
  梁开军今年刚刚27岁。2006年,年轻的他不幸患上肺结核病,为给他治病,本来就生活不富裕的家顿时陷入困境。结婚两年的妻子不能再忍受贫病交加的丈夫,把2岁的儿子给他留下,悄悄地离开了。
  梁开军带着儿子没法生活,又怕传染给孩子,只能回到已经双双下岗的父母身边,全家四口人靠父亲外出打工维持生活。
  梁开军没有条件到医院治疗,他和母亲在租住的简陋房子里,每天只能靠吸氧维持着生命。
  即使是这样,现在这笔维持生命的氧气费用支出也已经让这个贫困的家庭无法承受,李云秀只好忍痛让儿子每天少吸几口氧气,过去一天要使用一瓶氧气现在已经延长到三天一瓶。
  李云秀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在这个租住的“家”里,除了床上的被褥,都是人家的,他们家这几年为了给儿子治病,什么都没有了。
  2013年春节后,梁开军病情开始加重,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全家人再也想不出其他办法来。亲属们也都劝导他们,做最坏的打算吧。可她怎么舍得?
  李云秀说:如果没有好心人的帮助,我们可能连买氧气的钱都付不起了。
  5月8日,好心人汪丽梅租车带着梁开军一路打着氧气来到了黑龙江省结核病防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有治疗的价值,如果住院治疗,需要押金5万元。
  李云秀说:医生说了这话,我们听了是既激动又矛盾,激动是孩子还有救的希望,难受的是这么一大笔钱到哪里筹集啊。
  曾经的家庭,不算富余,但也算其乐融融
  梁开军的父亲叫梁瑞江,他和老伴李云秀今年都55岁,有两个孩子,男孩梁开军,女孩梁开敏,原本这四口之家日子过得虽不算富余,但也算其乐融融,非常幸福。
  然而生活的磨砺一次次降临到这个平常的家庭。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企业的改制,不景气的企业开始纷纷裁员,先是梁瑞江被哈尔滨江心岛啤酒厂裁了下来,走上了打工的道路,接着李云秀也被双城市建筑工程四处裁了下来,夫妇俩开始四处打工维持生活。
  梁瑞江、李云秀夫妻俩打工虽然收入不高,但总还可以供两个孩子读书,可以维持家里的日常生活。
  不幸的开始于2006年,梁开军被查出患有严重肺结核病,而且还是非常难治的一种。
  起初,梁开军父母靠打工挣钱给孩子看病,打工的钱不够就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由于给儿子看病费用大,姐姐梁开敏不得不辍学回家并早早嫁人。
  经过几年的治疗,梁开军病情有了好转。梁开军给人开车,并自由恋爱相处了一个女朋友。
  2008年,梁开军和恋人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就举行了婚礼,婚后他们生有一子,小日子过得也让人羡慕。
  2010年,不幸又一次将临在这个家庭。已经病愈两年的梁开军又开始发烧、咳嗽,他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到医院检查发现是肺结核病情复发,并严重起来。
  生活刚刚好转的一家人又为治病奔波起来。
  李云秀告诉记者:儿子这种病很难治,他家走了很多医院,钱没有少花。
  为了给梁开军治病,全家人又开始到处借钱,原有的负债还没有彻底还清,现在又有了十多万的外债,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来。
  梁开军没有登记的妻子看着生活实在无望,撇下患病的丈夫和孩子离家而去。
  妻子的离去,对于疾病缠身的梁开军来说真是雪上加霜,他已经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一无所有的梁开军父子被父母领回了家。为了给他治病,父母卖掉了唯一的住房,患有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梁瑞江来到哈尔滨打工,为了节省十几元钱的路费,几个月都不回家。
  李云秀推掉了所有活计开始寸步不离照顾儿子。
  李云秀说:儿子是妈妈身上的肉,妈妈任何时候都不会丢下不管的。
  妈妈,给我再吸一口
  梁瑞江、李云秀没有一技之长,下岗后靠临时打工维持生活。这几年钱都给孩子治病了,他们自己连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都没有钱去办理。
  为了给儿子治病,他们早早把女儿嫁了出去。女儿嫁到了哈尔滨郊区,过去家里实在没有钱时只好管女儿要。现在女儿也有孩子了,家里过得也不富裕,真是没有办法了。   梁开军的儿子今年3岁,为防止他被结核病传染,家里只好把孩子送到长托幼儿园,每个星期接回一次。
  李云秀说:夏天还好,她可以用家里唯一家产——自行车推着孙子到外面游荡,冬天时他们没有地方去,没有办法只能半个月不接回孩子。看着孙子想回家,喊着回家看爸爸,心里那个难受劲别提了。
  今年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孩子回家高兴地在厨房玩,不慎引起火灾,将家里仅有的一些生活物品全部烧光,万幸的是家里人没有烧伤。
  这场火灾房主家损失了上万元,梁家只能拿出5000元做了赔偿。
  现在李云秀寸步不能离开儿子,梁开军吃喝都在床上,大小便都要母亲抱着。
  梁开军说,他非常感谢汪姨,没有汪姨,自己肯定活不到今天。
  几个月来,按照医生的要求,汪丽梅每个月都要到药店购买一些药品送给梁开军。
  汪丽梅告诉记者:梁开军在家里打针吃药就是维持,根本谈不上治疗。
  由于多方原因,梁家没有申请过低保金,没有申请过社会救助,更谈不上医疗保险。
  现在梁家每天的花销都是梁润江每月不到2000元的打工钱和好心人的微薄资助。
  有一次,梁润江一连几个月没有开出工资,梁开军的氧气眼看第二天就没了,没有氧气帮助,呼吸就没了,儿子就活不了了。
  从没有与人红过脸、发过脾气的李云秀这次急了,她在电话里跟爱人打工的工头喊了起来:你再不给钱,我儿子就活不下去了,我儿子死了,我也要死给你看。
  李云秀说:其实现在自己连死的心都不敢有!自己死了,患病的儿子和幼小的孙子咋办!
  现在维持儿子生命的氧气每瓶是120元,过去是一天一瓶,真的是打不起了!她只好含泪和儿子商量:把吸两口合成吸一口吧,妈实在是没有能力供你吸氧了!
  看着儿子不能正常吸氧气憋闷难受的样子,李云秀是欲哭无泪、痛苦万分,心都碎了。
  年纪轻轻,就经受了疾病和妻离子散的多种打击的梁开军,卧病在床,已经是骨瘦如柴,根本看不出当年结婚时帅气小伙的样子。
  现在,梁开军每天只吃两顿饭,经常处于昏睡之中。清醒的时候只有一个请求:妈,让我再吸一口氧气吧。
  看着我们要离开,梁开军挣扎着坐起来,用尽力气用虚弱的声音说:我最对不起的是父母,不怨恨离自己而去的妻子,我想儿子。自己还没尽为人子的孝心、为人父的责任,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他们……

推荐访问:思想汇报 思想汇报
上一篇:外固定架在四肢骨干骨折并血管损伤中的应用_四肢开放性损伤合并大血管损伤
下一篇:[幽默]聊天话题100句幽默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