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雄关:剑门关的铁门槛_天下雄关剑门关

来源:入党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9-08-13 05:06:58 点击:

  位于川北大、小剑山重崖叠嶂之中的金牛古道,因其承载过更为厚重的历史,对巴蜀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产生过重大影响,从而吸引越来越多的熟悉巴蜀历史、尤其是三国历史的人,用徒步越野的方式去亲近它。
  这条古道,有据可考的历史便有2300多年。其中保存最完好、人文遗迹最丰富的精华段,便是自昭化凉亭子起,至剑门关下剑溪桥止的剑昭段。
  天雄关位于这段古道上,穿越因姜维而闻名的牛头山腰,被称为“剑门关门槛”。曾经沧海的天雄关,而今与春华秋实为邻、与清风明月相伴,如同功成身退的智者,蛰伏于崇山莽林之间。
  英雄不死,他只是渐渐隐去……
  长亭外 古道边
  瞻仰天雄关的风采,探寻剑昭古道的遗迹,我正是从这段古道的起点凉亭子开始的。
  凉亭子位于昭化城以西4公里的牛头山麓,距2009年新修的剑昭(剑门关至昭化)旅游公路最近处约1公里。
  凉亭子曾是古驿道上级别最低的一个驿铺,规模最大时也仅有一个凉亭和半座院落,驿卒一两名。如今,驿铺无存,只留下地名。
  从凉亭子开始迈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令人恍若隔世:是游子千里返乡,还是学子进京院试?是将军得胜返关,还是挚友生离死别?我那访古寻幽的兴致之中,又有了隐隐的伤感
  不知是人为损毁还是主要从耐用方面来考虑,这一段驿道的铺路石大小不等、形状各异,但是,踏在每一块石板上,都毫无松动,感觉它已在山上深深扎根。几乎每一块石板的表面都呈弧形,这是2000多年来无数过客用脚掌打磨所致。驿道最窄处可两人并行,足以供当年的战马驰骋。有的路段稍宽,大概是供行人小憩之处,好比如今高速公路上的紧急停靠点。
  由于这一段驿道是沿牛头山腰的山脊延伸,因此,可避免山洪暴发、山体塌方等自然灾害的影响,也就有了其他幽深、曲折的古道所没有的韵味。行进在这段路上,脚下是芳草侵古道,远望是夕阳山外山,前路虽深邃,视野却开阔。思古之幽情,怀旧之感慨,不可遏制地在路人心头涌动。
  此时向山下遥望,嘉陵江最大的支流白龙江水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宛如一条身披银色鳞甲的巨龙,扑进嘉陵江的怀抱。两江汇合后,仿佛要让人们多看一眼它们的磅礴气势,在昭化城前耀武扬威地呈“S”形流过。这一地理景观,酷似一幅天然太极图,而昭化古城,恰恰坐落在阳鱼鱼眼处。
  凌绝顶 势极雄
  在这段完整的石板道上行约2公里,一条布满坑洼的机耕道出现在眼前。古驿道在此被截断。
  我大致判断了一下方向,便向右拐上机耕道,继续向山腰前行,同时注意观察两旁是否有岔道,以便重回古道。岂料,脚下这条连四驱越野车也难以通过的机耕道,直通一户门窗紧闭的农家小院后便到了尽头。茫然四顾,杳无人迹,只闻鸟语。无奈,我扯开嗓子向空山呼喊,终于从不远处的山坡上传来一位农妇的应答。经她指点,我从坡下一条尺余宽的石径攀上坡顶,一度消失的驿道又出现在眼前了。
  此时,驿道的坡度越来越大,道旁的柏树及蒿草越来越密,石板上的苔藓越来越厚。当一段笔直的长约50米、坡度约40度且紧邻绝壁的驿道出现在眼前时,凭经验,我知道天雄关不远了。
  此时,我驻足向驿道尽头望去,只见一通石碑立在驿道右侧,下面是断崖。走近石碑,天雄关蓦然呈现眼前。原来,它坐落在与石碑相对的驿道左侧的绝壁转角处。
  历代史书对天雄关的记载和描绘,极尽赞美之词。昭化县志引《旧志》云:“峰连玉垒,地接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诚天设之雄也。故又名曰天雄关。悬径崎岖,危崖壁立,树木萧条。”又据昭化《县志·舆地志》载:“天雄关在治西十五里,入蜀而来,殆与七盘朝天二关声势联络,实剑关之密钥也。”再据清代《保宁府志》载:“天雄关在(昭化)县西南十五里,势极雄险。”
  如今,呈现在我眼前的天雄关只剩下一个石门拱,其两侧的城墙早已倾颓,连残砖断垣也没有了。但是,它比起那些古蜀道上如今只剩下名称的七盘关、朝天关,以及当今完全新修的剑门关,应该是幸运的。当然,真正幸运的应该是今人。人们可以真切地贴近它那残缺的身躯,聆听中国历史的真实足音,感觉民族之魂的脉搏跳动。
  面对这座孑然遗立的石门拱,如同面对失去肌肤、只剩骨架的巨人。随之在我脑海里浮现的,是被帝国主义列强焚毁的圆明园,被战乱和荒漠吞噬的楼兰古城……与其他古城门、古关楼不同的是,在天雄关门拱的前后左右,尚存有历代的14通石碑。其碑文有的是历代名人过天雄关的题咏,有的是历代官府修葺关楼的经过,但大都字迹漫漶,难以辨识。这和东岳泰山遗存的众多古人墨迹一样,说明天雄关作为川北出入巴蜀的重要关隘,当年是何等的令人感慨和赞叹。
  尽管如此,历代墨客骚人留在天雄关石碑、石壁、驿站墙上的诗词歌赋,还是有一部分被后人传承。其中清代何盛斯的《天雄关》诗,比较具有代表性:“一关凌绝顶,迢递插星邮。黄竹丛祠绕,青苔战碣留。残云瞻马首,落日上牛头。伯约鏖兵处,扬鞭豁远眸。”
  姜维守 皇辇过
  我伫立石门拱前,仔细辨认镌刻于两边石壁门框处的对联,上联为“清风明月关门过”,下联只有“崇山峻岭”四字可识。对联虽不完整,却是举重若轻,雷霆万钧化为清风明月,千军万马犹如樵夫砍柴。这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由于牛头山南依剑门,北控昭化,踞由北向南之入蜀要冲,进可攻,退可守,是历史上兵家必争之地。当地至今还有“要上牛头山,难过天雄关”的说法,因此,天雄关见证了几乎所有发生在巴蜀大地上的重大历史事件。
  公元前316年,崛起于陇西的秦国,遣大将司马错伐蜀。这支大军的一部在张若率领下由水路顺嘉陵江而下,东征巴国,随即将巴国灭掉。大军另一部在司马错率领下,经陆路穿越天雄关前的险要僻径,南征蜀国,将蜀国灭掉。
  这是牛头山上的古蜀道见证的首次有确切记载的军事行动。它的影响实在太深远,否则,秦国蜀郡太守李冰不会来到四川,自然,就不会有举世闻名的都江堰……
  公元214年,初入四川以昭化为根据地的刘备,率军攻打成都。陕西汉中一名军阀式的人物张鲁,遣西凉名将马超攻打昭化。刘备腹背受敌,急调张飞驰援昭化。张、马二将在牛头山没日没夜地单挑,上演了一出家喻户晓的战斗。由于此战不但收服了马超,而且稳固了蜀汉后方,从而为刘备成就大业奠定了基础。
  公元263年,魏国大将钟会、邓艾率20万大军,直逼昭化。蜀汉大将姜维领军在昭化桔柏渡西岸与之相抗,展开了一场决定蜀汉命运的大战,史称“葭萌之战”(昭化古称葭萌)。蜀汉几乎将全国的兵力都投入此战。此役结果是,蜀将关索、鲍三娘夫妇战死,蜀汉兵力损失殆尽,姜维带3万残兵败将经天雄关撤至牛头山。凭借天雄关天险,姜维残部有了喘息之机,从而为不久后撤至剑门关固守赢得了宝贵时间。如果不是曹魏将领邓艾胆量大、运气好,从牛头山以西数百里的阴平道奇袭蜀汉江油关成功,蜀汉或许还能凭借天雄关的天险苟延若干年。
  这条古驿道及天雄关所见证的历史,当然远不止这些。天雄关的门前,大唐玄宗皇帝的皇辇辚辚而过;伫立天雄关如林的石碑前,《兵车行》《丽人行》在入蜀逃难的诗圣杜甫心中萌芽;陆游、岑参、李商隐等,无不因这驿道雄关而诗兴大发,在蜀地留下华彩篇章……
  (压题图:天雄关碑)(责编:王容)

推荐访问:发电厂 发电厂 发电厂
上一篇:中职语文教学中多媒体技术应用探究_中职课堂教学积极情感教育策略探究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