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记忆 青山绿水_小城记忆

来源:入党申请书 发布时间:2019-08-13 05:20:33 点击:

  石板桥   故乡灰色的石板桥,像黄昏黯淡的乡野,像身後那些渐行渐远的光阴。   谁家顽童砸坏了桥栏上高扬的石狮腿?
  流水,悠悠地,吐着泡沫,哼着乡间古老的歌谣,泛着夕照的微光,悄语着淌过石板桥。
  夕阳从小树林的缝隙间投来最後的一瞥。你却沉默。
  性格内向的故乡的石板桥呵,你为什么不问桥下波光粼粼的水去向哪里?肩负连通两岸的使命,你只是任岁月的轮辙,在你弹性渐失的皮肤上雕刻衰老的褶皱……
  黄昏,我徘徊在充满童年回忆的石板桥上,望着正在拓宽的河道。心中泛起一阵阵无名的忧郁。
  灰色的石板桥像那些远去的灰色岁月。
  古寺
  不知这袅袅香火断在哪朝,哪代?
  古寺荒废了。朝圣者虔诚的脚印,被饥饿的野草们争食着。不见了如豆的灯火。不见了袈裟垂地的老和尚。四望只见巨钟锈蚀、石柱倾斜、蝙蝠绕梁,佛像的残肢断臂,横卧在芳草萋萋的墙角……
  大殿前,古木阴森,依稀当年风韵。
  那群峰回应的木鱼声呢?
  古寺荒废了。野草在石阶缝里挣扎的姿势,令你怆然泪下了吧?枯叶飘飞,鸟粪斑驳中,人间一缕虔诚正化为缥缈的云彩。
  回忆如梦。我退到公元1966年文革拉开大幕的日子里,寻找古寺往昔繁华、璀璨的记忆,却只是拾起了零落满地的乡愁……
  茫然中,不知为什么竟想起了圆明园。
  深巷庭院
  老式木门虚掩着。静。静得仿佛能听见墙根蚂蚁散步的脚音……
  肥鸡三五只,闲卧在阳光中,梦着田间美味的蚯蚓。
  灰砖墙壁上,那株紫色的藤,干嘛一个劲儿地往上爬?莫非,它也想偷窃高墙外的阳光和自由!
  深巷里的庭院古旧极了。
  木窗、木门、木壁、木椅,木梁上画着灰蒙蒙的八卦;石磨、石凳、石桌,石阶上润湿的苔藓幽蓝闪烁……
  悬挂在檐下的辣椒串,火一般晶红。
  日子懒猫般悄无声息地游走着。当阳光西斜的时候,庭院古色古香的竹躺椅上,一本虫蛀的线装书,从一个瘦骨嶙峋、微眯双眼的青衫老人膝上滑落了。
  静。花格木窗半开着。老式木门半掩着。
  这就是典型的川西小城残留的深巷庭院?种了些花,种了些草,种了些渴望,种了些闲适,也种了些寂寞。
  小巷
  弯弯曲曲地拒绝阳光、喧嚷,只放虫鸣和月色进入。故乡的小巷是孤寂的。
  黄昏,徘徊在凸凹的墙垣下,我寻找童年丢失的那只小蚂蚁,寻找外公佝偻的背影,却只是拾起了几片枯黄的银杏叶。
  不善与繁华交流的小巷龟缩在老树的阴影里。连误入小巷的油饼担,也被孤寂吓退了。但是,在我记忆深处的橱窗里,却分明琳琅满目地陈列着热气腾腾的黄糕、汤圆、糯米粑、油茶、粽子和小贩高亢的吆喝,以及那男中音一般的响簧声……而这一切都遥远了。
  是因为尘世繁华都流向大街了么?恍惚间。塔吊的长臂,搅拌机的轰鸣,在小巷的尽头剪断了我回忆的链条——
  楼群在高墙外森林般崛起!
  阳光从推倒的墙垣闯进来,刷亮了一段小巷的颜色,裸露出大街穿梭的车流和商业的色彩。心,忽地狂跳了,我预感到一种沸腾的突变。
  现代化的城市建设和强大的房地产,会将家乡古老的小街、陋巷,一条条吞噬掉么……
  心,因沉溺于童年而忧伤。
  江中晚渡
  江风,瑟瑟地,勾勒出皂角树苍老的轮廓。唔,那半风化的青石台阶上,夕阳镀亮的瓦屋,不就是养育了我半辈子的老家么?
  船,咕噜噜地荡开了,心,向陌生驶去——
  远行人最怕计算归期。也许,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懂得了对家的柔情眷恋,对故乡初恋的深爱……
  晚渡静极了,暮鸦乱飞,黄昏星高悬。
  噢,游子,游子,你别回头张望了,桨如刀舞,水催船走,江中晚渡是那般伤情!
  挥手的人在岸上缩小。于是,我踮脚遥望——一边是老屋,一边是彼岸……
  普照寺小记
  家乡的山,总是与寺庙有关;而寺庙,总是与古木深山有关。
  普照寺後山门外那片蔽日遮天的巨木、枯藤、长蔓,常常给我一种通往原始森林的错觉。
  野花香混合着腐叶味,空气潮湿重浊,野林人迹寥然,空山鸟语。
  鸟的歌,每一声都唱着寂寞。而寂寞的尽头,是那扇普照寺文革中虚掩的破门?门内不闻钟敲罄击,但闻岁月之虫唧唧复唧唧……
  寺里寺外,沉默的佛影深夜梦游。
  这出世的幽邃中,禅意浑然不觉,而留守老尼心明若镜。
  大自然纯净的语言——风声、蝉鸣、鸟歌、泉吟主宰了古寺的岁月和山林的生命。莫非,偶尔的游客,都是一尊移动的雕像……
  噢,这样的幽地,不走也罢。
  院中的老树
  高墙内高高的老楠木树梢,叶很高,风很高,阳光更高。
  檐下金丝鸟笼中,一只瘦腿画眉振翅高鸣,声声啼血的喉咙,是否为了高枝上那抹自由的阳光?
  老家的老屋昏暗极了。
  天井中,飒飒叶语,似在摹仿病榻上那个老人的呻吟。高墙圈一个窄小的世界,老叶长蔓封锁了头上那片蔚蓝的天空……
  这木结构老屋的宁静,使寂寞小院里的生活,充满了平民色彩。
  落叶,追随季节的叹息飘曳而下,静夜,月色悄悄爬满了老树繁密的枝枝丫丫……
  天空在召唤命定的衰老与死亡?
  谁知道呢?谁知道二月的春寒料峭中,老楠木树上那些瘦骨嶙峋的老枝,也会因墙外春风的鼓噪,而激动得吐满繁星的叶芽!
  黎明,天井里有一个小男孩撅着胖胖的小圆腚,在树下拾捡金色的光斑儿。
  眺望乡村
  秋叶随风飘下的日子,我常常坐在小城边缘的大青石上,眺望小路尽头的乡村——白云悠悠。
  乡间弯曲平坦的新路,陌生而矜持。金色是小河两岸的基调。唔,高高的谷堆旁,那头牛尾轻摇的老水牛,你的吹笛的小主人呢?
  田间小路上,荷锄的村姑婀娜归来,黑眼睛里月光般的微笑,高绾的裤脚露出浅枣色的肌肤,村姑的美丽健康,让人浮想联翩。
  噢,谁家屋瓦上,又袅起了蛇舞的炊烟……
  这样的乡间景色早已不多见了。
  辽远处,田野波涛般涌动的金秋,被农人锋利的镰刀刈倒了,土地裸露出黧黑丰满的诱惑。
  毗连乡村的灰蒙蒙的小城是忧郁的。
  城市户口高不可攀的年代早已一去不返了。至今,我的那个想当农民的梦,依旧夕阳一般,浑圆在窗外的老槐树枝丫上——
  不知明朝天晴否?

推荐访问:发电厂 发电厂
上一篇:【在语文课堂中建构“情感花园”】 建构式生态课堂的理解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