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盛宠鬼老公,你够了【冥婚娘子】

来源:社区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12-03 05:02:16 点击:

  【简介】她这辈子最啼笑皆非的事便是爱上大少爷,爱到有勇气为了他,替另一个女人披上嫁衣去冥婚。可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一切从冥婚开始,最后又以冥婚而终结,变的不过是谁穿嫁衣谁出嫁,谁机关算尽谁输得一败涂地。
  1、
  大少爷亲自替玲珑梳的头。
  青玉的梳子,柔柔缓缓地从她头顶一梳到底,修长的手指灵活地给她绾起一头长发,最后再用发簪固定了,这才戴上凤冠。
  本是眉目疏淡的小丫头,这么一打扮也显得万种风情千般美。怪不得女孩一辈子,最期待的便是嫁人这一天。
  “少爷,玲珑今天好看吗?”玲珑抬起手轻轻触了触铜镜里的自己,喃喃问了一声。
  大少爷的手便是一颤,替她描眉的笔在她眼角一滞,落下极小的一颗黛青,乍然望去倒像是天生的一颗泪痣,硬生生将她一张秀丽的脸,衬出一丝妖娆妩媚之意。
  “好看。”他叹了一口气,拿了胭脂盒,用尾指勾了一点胭脂红在她唇上轻轻地压。
  玲珑就笑了起来。她说:“少爷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同宋小姐……”
  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氤氲透出几分水汽来。终于在她快要落泪的瞬间,他抬起手捂住了她的双眼。
  他从背后将她拥在怀里,语气透着一股情深:“不要哭,哭了胭脂就要化了。”
  玲珑就挤出一丝笑来。铜镜里,她刚刚点过胭脂的唇,红得似七月流火。
  他抓过早就准备好的喜袍,缓缓替她披上,最后系上腰间一根腰带,流苏玉环打成同心结的样式:“玲珑,嫁过去可要听话。陈家可是非常考究的人家……玲珑,你可不要恨我。”
  玲珑点点头,任由他拉上盖头,眼前的世界就只剩下了一片红。
  媒婆就是这个时候急匆匆进来的,语气有些焦急:“谭公子,可好了没有?得快点,吉时快到了,小姐得上轿了。”
  玲珑坐在那里不作声,听大少爷低低叹道:“牵走吧。”
  于是她就被媒婆领着踏出了大公子的房门。媒婆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声:“谭公子,我是看你对宋小姐够痴情,所以才让她把身子给了你,这事情可不能说出去,到时候胡妈妈我的声誉就该毁了。”
  大少爷无奈道:“胡妈妈你放心,我绝不说的,你带宋小姐去吧。”
  这次媒婆没有再停步,牵着玲珑飞快地跑出了谭家。
  上花轿,拜天地,最后被扶入洞房。玲珑掀开盖头,映入眼帘的只有白。
  白色的绸布花白色的蚊帐,白色的被褥枕席,白色的新房。她扭头,看着她身侧摆着的是一块崭新的灵位。想来之前拜天地,大概也是下人拖着灵位与她交拜的吧。
  玲珑低头看着自己一身黑底红花的喜袍,讽刺地笑了起来。
  她下了床端起放在桌上的合欢酒,她知道这酒一定是一种剧毒,喝下去就会没命。
  就像她知道,大少爷让她代替宋小姐嫁入陈家,是给宋小姐自小有婚约的陈大公子殉葬的。大少爷舍不得宋小姐死,媒婆看大少爷痴情无比,加上宋小姐嫁进陈家本来就是要死的,便让她在大婚前一天跟大少爷私会了。
  怕是胡妈妈怎么也想不到,大少爷会让她替了宋小姐上花轿吧。
  她闭上眼睛打算将那杯毒酒一饮而尽,然而便是此时她手臂一痛,有人用力拍掉了她手中的毒酒,低声喝道:“你是谁?你不是宋海棠。”
  2、
  青瓷砸在地上,碎成无数个碎片。她站不稳摔在青瓷片上,手心被划破了,血染湿了她的掌心。
  “说,你到底是谁?”广袖暖袍的年轻公子斜斜靠在软榻之上,修长的凤目清冷冷地盯着玲珑,“你可和我在画里看到的宋小姐,长得完全不一样啊。”
  玲珑咬着唇,倔强地望着那公子,低声说:“我才要问你是谁。你怎知我不是宋海棠?这是我同陈公子的婚房,你是不是应该出去?”
  那公子蓦地笑了起来,眼神不再那么清冷,反倒是多了几抹兴味:“有意思。那我要是告诉你,我就是陈洛言,你还要赶我出去吗?”
  玲珑愣住了,她忙往后退了好一段,缩在墙角眼带惧意地望着他:“你是人是鬼?陈少爷不是死了吗?我嫁过来是给他殉葬的啊。”
  他笑得高深莫测,从软榻上站起来缓缓走到她面前。他蹲在她面前抬起一只手擦掉她眼角沾染的黛青色:“我当然是人,活生生的人。你是自己愿意来给我殉葬的?明知道嫁进来要死,你为什么要嫁进来?”
  玲珑咬了咬唇,轻声道:“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确是自愿嫁进来给陈公子殉葬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前几天陈公子刚刚下葬,全城的人都知道的。”
  陈洛言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你只要知道,我是陈家大少爷就好。还有,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夜深了。”
  她心口一颤,几乎想要逃离这里。她爱的人是大少爷,爱到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宋小姐的命。她本是一心求死的,可是现在她不用死了,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陈洛言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看来,你抱着必死的决心嫁过来,却无法抱着活下去的心情嫁给我啊。那你告诉我,你是为谁而嫁过来给我殉葬的?也许你说了,我会放过你也说不定。”
  玲珑就将大少爷同她的事情,细细说给陈洛言听。
  玲珑八岁那年被卖进谭家当丫鬟,因为年纪小一直被人欺负,是大少爷谭文轩要了她当贴身丫鬟,自后九年,她一直尽心尽力地伺候他,也一直很爱他。
  陈洛言不发一言静静地听,到最后眼神里竟然透出一丝寂寞与羡慕来。
  “这么说来,你是替宋海棠嫁的啊。”他想了想,又说,“你那么爱他,我就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你要我做什么?”玲珑静静望着陈洛言,她的生死和未来,全都捏在他的掌心里。
  他笑了起来:“很简单,你必须保守我还活着的秘密谁都不许告诉。然后三天后回门的时候,你回一趟谭家。只要你能说动宋海棠跟你换回来,我就让你回去同你的大少爷在一起,怎样?”   绝望之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大概便是玲珑此刻的心情吧。
  然而还未等她开口,陈洛言又说了一句:“不过,要是你失败了,那就留在我身边,像守着大少爷那样,守着我吧。”
  3、
  玲珑穿了一身黑白相间的绸带袍子,头发绾在脑后,簪着一支价值连城的碧玉簪。
  她站在回廊尽头看着大少爷同那宋小姐坐在湖心亭中嬉戏打闹,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忧伤。心里不知怎的笼上一丝锐痛,她本以为大少爷将她推出去,怎样也会稍微难过一阵,却没有想到那不过是自己的一相情愿。
  她走近了,轻轻唤了一声:“少爷。”
  他面上的笑容就停了一停,然后带着一丝惧意地扭过头来:“玲珑?”
  宋小姐惊呼一声跌进他怀中,脸色惨白地看着玲珑:“你不要恨我……不要恨我……是你自愿的。你既然是自愿的,为什么还要回来……”
  “玲珑,我会给你多烧些纸钱的。”大少爷强自镇定地对玲珑讲,“你安心去吧,我会一直将你记在心里的。”
  玲珑说不清该哭还是笑,她又往前走了一些,看见大少爷和宋小姐的脸色越来越白,叹息道:“少爷,我没有死,我不是鬼,我还活着。”
  大少爷脸色这才好了些,然而跟着他就惊疑不定起来:“你为什么没有死?这不应该。难道说……”
  玲珑点点头:“陈家发现我不是宋小姐了。”
  “我就说,当初就该找个相貌好些的姑娘。”宋小姐懊恼地看着玲珑,“她这个样子,和我差得也太远了。”
  玲珑看着宋小姐漂亮的脸蛋,心里却只觉得冷。原来她还是个残次的替身,或者说在宋小姐看来,作为她的替身嫁入陈家去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吧。
  “陈老爷说,宋小姐必须嫁入陈家,否则宋家的生意就等着被陈家蚕食。”玲珑说完,再也不愿意看那两个人,转身就走了。
  这城里,陈家的生意是做得最大的,跟着便是谭家,宋家的要稍微差一些,但也算得上是大户殷实的人家。
  本来宋小姐嫁入陈家算得上是高攀。陈家家世好,陈公子生得又十分俊秀,甚至比玲珑伺候的大少爷还要清俊几分。但因为两个人自小就有婚约,陈家不嫌宋家门楣太低,那么宋家自然不能阻止陈家要宋家大小姐嫁过去给已故的陈公子殉葬。
  玲珑走出谭家。谭家大门口已经停了一顶八人抬的大轿,看到她出来,有小厮向她迎了上去。
  轿帘缓缓掀开,轿子里坐着的,是一脸淡笑的陈洛言。他低声说:“我们回家吧。”
  蓦地就有些心酸,玲珑由得他牵了自己的手握在手心里,声音带着一丝关切:“怎么这么冰?”
  说不清的苦涩化作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陈洛言就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把她按在心口,声音低低柔柔地絮叨:“玲珑你不要哭,你的大少爷不要你,还有我要你。只要你以后,像喜欢大少爷那样喜欢我。”
  4、
  回到陈家玲珑就生病了,陈洛言请了全城最好的大夫替她诊治,终于在吃了几天的药后清醒了过来。
  清醒的玲珑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宋家这一次会把真正的宋海棠嫁过来,不会再用替身了。玲珑有些震惊,叫了人来问才知道,这段日子宋家的生意十分不好做,在陈家的强势之下已经关掉了好几处铺子。
  若是宋家再不交人,陈家大有整垮宋家的架势。
  陈洛言推门进来,正瞧见玲珑坐在窗边发愣。他轻轻将他拥在怀里,轻声道:“宋海棠要嫁进来了。本来按照和你的约定,只要她嫁进来,我就放你回谭家。”
  “不过,我现在放你走,你还愿意回谭家吗?”陈洛言语气听不出喜悲,只是淡淡的,“玲珑,我看得出你的心还在他身上,我给你选择的机会,是走还是留,全在你一念之间。”
  她摇摇头,有些茫然:“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想了很久,想到自己都快疯了,还是没有想出个答案。还是陈洛言拉着她的手,亲自将她拉出陈家。他说:“你去吧,不要后悔。但是你记住,等你不爱你的大少爷了,就来找我吧。”
  “谢谢你。”玲珑颤着声音道。
  她扑过去用力抱了他一下,然后转身飞快地朝谭家跑。就算大少爷要她去死,也改变不了她心里仍旧深爱他的事实啊。
  她跑得那样快,甚至撞见了宋小姐嫁人的花轿。若是宋小姐知道陈洛言并没有死,嫁过去并不是送死,那么大概她不会害怕吧。如果大少爷知道宋小姐不会死,是不是会不再执着于她了呢?
  玲珑一口气跑回谭家,在静室里找到了喝得烂醉如泥的大少爷。
  他昏沉沉地看着玲珑,眼前一花,手里的酒坛子被人夺走。玲珑叹息般地说:“你就这么爱她吗?”
  大少爷忽然一把扣住玲珑的手臂,他说:“玲珑你救救海棠好不好?你救救她……听说陈老爷很宠爱你,要是你求他的话,陈老爷一定会答应的。”
  玲珑没有说话。大少爷将头埋进她的胸口:“玲珑,我只是不想海棠去死。她就像我妹妹一样,我想保护她。但是玲珑,我心里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啊。”
  海棠僵住了,她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大少爷:“你说什么?”
  他声音闷闷的,却藏匿着浓浓的情深似海:“玲珑,我喜欢的人是你,所以才会牺牲你。因为我决定好了,如果你死了,我安顿好海棠后也会陪你去死的。”
  玲珑就张开双臂将他抱在了怀里,她第一次这样开心,她说:“那么少爷,如果海棠不用死,你能到陈家接我回来吗?”
  5、
  陈洛言坐在软榻上,他一直看着玲珑的眼睛,第三次问她:“你心里,当真没有那谭文轩了?”
  玲珑坚定地点点头:“对,没有了,所以我才回来了。”
  陈洛言就冲她笑了笑:“以后就留在这里,不要再走了。你回来了,就不再需要宋海棠了,我会给她喝下毒药,让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去死。”
  玲珑沉默着点点头,然后她将头靠在了他的肩头。
  伺候陈洛言睡下了,玲珑这才偷偷溜进替宋小姐准备好的新房里。她飞快地倒掉了那杯毒药,换上可以叫人龟息三天的药。   第二天,宋小姐的尸体被从新房里抬了出去,收进棺材里装殓了,就等三天后下葬。
  陈洛言连去看她一眼都没有,倒是一直在高高兴兴地准备宋小姐的身后事。
  夜深人静的时候,玲珑悄悄将宋小姐从棺材里偷了出来,再在棺材里塞进一些石块,最后将棺材盖子盖了回去。
  宋小姐很快醒了过来,看着玲珑有些发愣。
  玲珑说:“你快走吧。还有,大少爷告诉我他喜欢的人是我,你不要再去打扰大少爷了。我救你一命,算是我求你,不要再和我抢大少爷了。”
  宋小姐眼神怪异地看着玲珑:“子轩说他喜欢你?玲珑你还好吧?”
  玲珑皱着眉头,语调生冷:“我言尽于此,你走吧。”
  宋小姐咯咯笑了几声:“你还真傻啊玲珑,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玲珑看着宋小姐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才转过身回到院子里。她走得有些匆忙,所以并未发现角落里,站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日子就这么熬着,玲珑心急如焚,当初明明说好的,救了宋小姐大少爷便来接她回去的。可这都等到宋小姐断七了,她始终没有等到大少爷来。
  这之间陈洛言倒是对她极好,甚至对她说:“我们什么时候补上洞房花烛?我杀了宋海棠,就只剩下你了。”
  “再等等。”她推开要解她衣袍的陈洛言,“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陈洛言从来不会强求她,她这么说,他就只吻吻她的鬓角,然后转身走出她的房间。
  不能再等下去了。玲珑甚至有些担心,是不是谭家出了什么事,所以大少爷才一直没有来接她。终于,她换了一身衣衫,偷偷溜出了陈家。
  陈洛言靠在门边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眼神深不可测,好一会儿才轻轻落了一声叹息。
  玲珑这次是从后门进的谭家,她潜回大少爷的院子,还未推开门就听到屋里传来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
  她整个人好似被人当头浇下一桶冰水,从头冷到脚,甚至牙齿都开始打战。
  为什么她听到了宋小姐的声音?
  大少爷不是说,一直当宋小姐是妹妹吗?他不是说当初是决定在她死后,再死了去陪她的吗?
  她用力推开房门,可是天底下,有哪个哥哥会赤身裸体地将妹妹压在身下,做着苟且之事?
  床上紧密贴合的两个人,瞬间安静了,大少爷错愕地看着玲珑。
  他的模样没有变,可是他的眼底分明带着一些嫌弃。他冷冷地对她吼道:“你回来做什么?你难道不明白,我一直都没有喜欢过你,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好吗?”
  宋小姐双手圈在大少爷的脖子上,面色泛着潮红,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地看着玲珑:“你还真傻啊玲珑。”
  6、
  也许她真的非常傻。
  玲珑哭笑不得,只觉得无比可笑。这大概是她欺骗陈洛言的下场吧。她去骗人,别人再来骗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出谭家的,只知道那一瞬间她的心就死透了。或者说那些拔不掉的爱,在他的欺骗和伤害之中,已经全部化作了一种刻骨的恨。
  她推开陈洛言的房门,轻轻扯下自己的腰带,红着眼睛对他说:“我们洞房吧。从此以后,我玲珑心里,便只有你一人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只是抱住她,第一次吻了吻她的唇。他将她拥进床榻,凑近她耳边轻轻道:“睡吧,我们来日方长。”
  陈洛言并没有动她,只是拥着她睡了一夜。
  但那一夜,玲珑睡得很安稳,甚至多日以来做的噩梦都没有再来纠缠她。
  那天之后,玲珑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穿得光鲜亮丽,跟在陈洛言身边陪他做生意。半年之后,她已经多多少少可以管一两间铺子了。陈洛言很宠她,只要她想学,那么他就会不遗余力地教。
  玲珑觉得其实陈洛言比起谭文轩,好了不知多少倍。隔了大半年她都有些啼笑皆非,当初她为什么会相信大少爷说接她回去的谎言。
  他不过是利用她,根本不管她在陈家会不会遇到危险,他不关心她的死活,一次都没有。往日的那些恩宠也都在这伤害之中,一点点被磨掉了。
  年关将近的时候,城里下了好大一场雪。陈洛言拥着身披狐裘的玲珑站在回廊里看雪,他细心地抓着她的手替她焐着:“玲珑,听说最近谭家关掉了不少铺子,你的生意可是越做越顺手了。”
  玲珑低低笑了笑:“我对付谭文轩,你开不开心?”
  陈洛言眸子里填满笑意,声音温柔得紧,他并没有回答玲珑的问题,只是轻轻问她:“你容貌并非倾国倾城,你的出身只是个小丫鬟,你处处不及宋海棠。玲珑,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若是放在以前,玲珑一定会愤怒的,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恼陈洛言拿她跟宋海棠比较:“大概是因为,我比她勇敢吧。”
  “敢爱敢恨,倒也有一点。”他呵呵笑了起来,“因为你明知道嫁进来会死,还是毅然而然地为了心爱的人嫁进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如果你喜爱的人变成我,那么将来有一天你也会陪我一起死,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我。将来我们都白头了,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吧。”
  她呆呆地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空洞破碎的心脏,在此时被一点一点拼凑起来。在这冰天雪地里,她却觉得浑身都是暖和的。
  她靠在他身边,看着飞舞的雪花落了他一头,喃喃道:“你看,我们现在已经一起白了头。”
  7、
  玲珑没想过会再见到宋海棠或者是谭文轩。
  那是来年的春天,冰雪早就融化了,她怀了陈洛言的孩子,躺在榻上昏昏欲睡。
  宋海棠像个疯子一样不顾家丁的阻拦跑来找她,尖着嗓子问玲珑:“是你!都是因为你,我和文轩才会变得这么惨!你为什么要整垮谭家的生意,你这个狐狸精!”
  她震了震,看着宋海棠好久才有些迟疑地问:“你是宋小姐?”
  眼前这个皮肤蜡黄,满面风霜,身穿粗布衣衫的女人,和当初娇俏美丽的宋小姐,差了一个天地。   她就要上前去抓玲珑,立马有护院将她拦住了,眼看着就要把她拖出去,玲珑喊了一声:“等一等,这是我的旧识。”
  “好的,夫人。”护院恭敬地退到一边。
  宋海棠听护院喊玲珑夫人,整个人都怔住了,她皱眉问玲珑:“夫人?你嫁给谁了?陈家除了陈老爷就是短命的陈少爷,根本没有其他适婚男子。”
  玲珑冲她笑了笑:“很不幸,我嫁的正是你口中的短命陈少爷。”
  “这不可能!”她怪叫着往后退了一步,“陈洛言早就死了,他的尸骨估计都快烂了,我看着他下葬的!”
  玲珑叹了口气,很遗憾地告诉她:“你错了,当时死的并不是陈少爷,而是陈老爷。”
  宋海棠站在那里愣了很久,脑子里混乱无比:“这怎么可能呢……当初陈家要我嫁进来陪葬的啊……明明死了啊……”
  玲珑摇摇头,淡淡地对她说:“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试试你宋海棠,可不可以为了他而奋不顾身。可惜你怕死,一心要跟谭文轩。”
  “哈哈哈!”宋海棠忽然大声笑了出来,她笑得非常可怕,整个人像是疯了,“他竟然没有死,他为什么没有死!他要是没有死,我又何必……”
  她说到这里便不再往下说,跌跌撞撞地走出了玲珑的视线。她一个人坐了好久,陈洛言风尘仆仆地往她这边来了:“听说宋海棠那个疯女人来找你了?”
  玲珑愣了愣:“你不问我,已经下葬了的宋海棠为什么会还活着吗?”
  陈洛言笑着摇摇头,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她身上:“不重要的人,是死是活都是没有必要去在意的。”
  她想了想跟他讲:“我告诉了她,我嫁的人是你。你是我的相公,你怪不怪我说出你没死的消息?”
  他轻轻在她眉心印下一吻:“不,我很开心。”
  “比你亲手毁了谭家,还要开心千倍万倍。”
  8、
  对,她利用陈家的生意,将谭家和宋家逼迫到卖了祖宅去住草屋的地步。
  她本来是个好人,可到头来换得的,不过是一句“你真傻”和“你真烦”。既然这样,那她宁愿不做什么好人,她要亲手将伤害她的人,不遗余力地全都伤害回去。
  他谭文轩做得出让她去死,骗她救宋海棠这样的事情,那么她为什么不能逼他去死?他根本不知道,那种被爱的人亲手推下地狱的绝望,走投无路到哪里都没有归宿的绝望。
  若非她遇到陈洛言,若非陈洛言认出她不是宋海棠,那么如今她坟头上的草大概已经老高了。
  宋海棠找过她的第三天,谭文轩终于来找她了。
  曾经的谭文轩意气风发丰神俊朗,如今的谭文轩怎么看都是个低卑的下人。只有他的眼睛在看向她的时候,有着刻意掩饰的恨意。
  他见到玲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错了,玲珑。你还认识我吗?我是你的大少爷啊。”
  玲珑慵懒地靠在躺椅上,身上拥着薄被昏昏欲睡,因为他的到来不得不坐直了身子。她说:“我当然记得了,少爷这些日子似乎过得不太好。”
  一道愤恨之色从他眼底划过,他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玲珑你不是清楚的吗?”
  玲珑用手按了按额角:“看我这个记性,好像打垮你谭家的人,就是我。少爷你来找玲珑做什么?可是缺了银子来同我借?”
  谭文轩忽然走到她面前,弯下腰看着她那张已经变得非常陌生的脸。
  他想起来,记忆里的玲珑面孔是温顺淡雅的,不似现在这般冷厉耀眼。那时候的玲珑心里喜欢的是她的大少爷,甚至只要他偶尔的一点眷顾、一点温柔,她就可以为他赴汤蹈火。
  是谁让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谭文轩低声道:“你还喜欢我吗?”
  玲珑眼神看不出端倪,她神色淡淡的,没有因为他的问题而起一丝波澜。好一会儿她才说:“你似乎忘了你来找我的目的吧?”
  谭文轩愣了愣,很快从那种不太好的回忆里抽出身来:“玲珑,看在我曾照顾过你的分上,帮帮我好不好?”
  玲珑手里把玩着一块白玉,她冲他笑了笑:“怎么会不好呢?”
  他眼睛一亮,正要说些什么,又听玲珑说了一句:“要我帮你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9、
  “你跟他许了什么条件?”
  夜半三更,玲珑枕着陈洛言的臂弯正要睡去,就听到陈洛言在她耳边问了这么一句。
  她咯咯笑了起来:“那么宋海棠呢?我听说,白天的时候,宋海棠可是去找你了。”
  陈洛言将她拥紧了些:“她是来找我了。”
  白天的时候,谭文轩来见了玲珑,几乎是同时,宋海棠去找了陈洛言。
  她哭哭啼啼道:“洛言,我们才是有婚约的啊,你忘记了吗?小时候我们也是常见面的,我不知道你还活着,所以才会和文轩在一起的。”
  陈洛言当时在喂池塘里的锦鲤,宋海棠一直说个不停,他也没有回答一句话。
  宋海棠哭得越来越凶:“洛言你原谅我好不好?你不知道玲珑她喜欢的是文轩吗?她当初为了文轩才嫁进陈家的。”
  陈洛言这才扭头看了她一眼:“至少为了心爱的人,她可以去死。可惜你连陪我死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说玲珑?”
  宋海棠有些发愣,她眼神蓦地一冷,豁出去似的说:“我不管!我们才是有婚约的,你必须娶我!否则我就去报官,你这样做是要受惩罚的。”
  “哦?”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当初是谁用替身来同我成亲的?再说你喜欢的不是谭文轩吗?你舍得离开他?”
  宋海棠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这挣扎也去得非常快:“我受够了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了,谭文轩他只会说一些好听的誓言,可那些不能当饭吃。我想清楚了,我要离开谭文轩嫁给你。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只求当个妾,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陈洛言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但他没有和她多说其他的话,只说:“你要嫁给我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已经是不洁之身了,要嫁入陈家,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杀了谭文轩,我就娶你进门。”陈洛言笑得宛如地狱里的恶魔。
  玲珑哈哈笑了起来:“真巧。那时候我对谭文轩说,如果你杀了宋海棠,那我就帮你东山再起,重新夺回谭家的家产。”
  陈洛言叹了一口气,他问:“你说,谭文轩和宋海棠,他们会做什么选择呢?”
  自己死了,对方就会获得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么谭文轩和宋海棠,他们会为对方去死吗?在彼此都不能为了心爱的人去吃苦受罪的情况之下。
  10、
  五天之后,玲珑就知道了最后的答案。
  县衙的捕快从一处破败的宅子里抬出两具尸体,尸体放置了好几天了,好在天气还不是太热,否则怕是都腐烂发臭了。
  陈洛言扶着玲珑站在边上看,玲珑最终摇了摇头:“其实这个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吧。宋海棠没有勇气为你去死,所以她勾搭上了谭文轩。谭文轩喜欢比我漂亮的宋海棠,所以他要我去死。”
  “多么可笑的爱情。”陈洛言嗤之以鼻,“以为有多矢志不渝,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假话而已。当谭文轩没有了家财万贯,当宋海棠没有了美貌,他们的爱就走到末路了吧。”
  相爱,就是可以为了对方活,也可以为了对方去死。
  可惜他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最后自相残杀只为了自己可以过得更好。
  陈洛言将玲珑的手牵得更紧了些:“一颗真诚的心,比任何虚情假意都重要。”
  玲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们好像一直没有正式拜堂成亲吧,如今都死了,不如我们成全他们,给他们一场婚礼吧。”
  在他们还爱着对方的时候,他们没有在一起,到最后彼此只剩下了嫌弃和愤恨的时候,反而在一起了,这大概也是一种无奈的讽刺吧。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还是请的胡妈妈做的大媒,刺目的白映在眼里,四个粗膀子的汉子将两具黑袍喜服的尸体放在了同一副棺椁内。
  这种棺椁有种说法叫做鸳鸯冢。玲珑依偎在陈洛言的怀里,她喃喃道:“将来我们死了,便也这么葬了吧。”
  陈洛言应她:“嗯,白头之后。”

推荐访问:之死 之死
上一篇:以试试看为话题的题目【试试看不同的高考题目,看你能答出几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