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_梦的图片

来源:实习自我鉴定 发布时间:2019-10-09 05:23:19 点击:

  激灵一下,你猛然醒来,额头上已是热汗涔涔。   梦里的场景清晰可见。田间窄窄的“毛毛道”,你的脚底泛着白烟,那是溅起的尘土。你飞奔着,就像那次你用带钉子的木板猛敲你家老黄牛屁股,老黄牛瞪着眼珠子飞奔时一样的飞奔着。太阳抱着树梢打秋千的时候,你终于看见了十三年没见过的小村庄。
  低矮的土房,袅袅的炊烟。就连房前那棵老榆树也还是十三年前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你家屋里、院子里站满了人。有你二叔、二婶,有你妹妹和一个你不认识的男人,还有一些后生,你看着眼生,恐怕是这几年才长起来的吧。
  你挤进屋,没有人发现你。所有人都在默默倾听着一个声音,就连躺在堂屋门板上的你爹也睁大了一双昏黄的眼睛,胸部一起一伏,可出的气明显大于进的气。
  说话的人你认识,是你本家大伯——村里唯一的高小毕业生。你大伯手里拿着一封信,看得出,你大伯很激动,喉头哽咽,不时用袖子擦眼睛。
  你很好奇,伸长脖子、竖起了耳朵。你越听越糊涂,突然醒悟,你大伯念的是你写给你爹的信。
  你啥时候给你爹写过信呀?!
  你想上去阻止,可你的话就像一股气,从你的腹腔出来就融合在所有的空气里了,找都找不到,更别提别人听到了。你急呀,想解释,顿首捶足,希望引起别人注意。可别人没看见,却招来了你家的黄狗,那条土狗是你从道边捡回来的,平时跟你最亲了,你想上去抱抱它,哪成想,刚挪步,黄狗扑上来就是一口,你手一疼,突然惊醒。
  你揉着隐隐作痛的手指,啪地点着一根烟,压低声音咳嗽几声,起身把窗帘拉开一条缝,警惕地向街上张望,街上静悄悄的,月光凄清,路灯昏黄。只有几片树叶随春天的风在人行道上刮动,发出轻微的“沙啦沙啦”声。
  你喉头一紧,几滴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你不就像那几片叶子吗?
  重新躺在床上,你不禁把悔青的往事从记忆深处又掏了出来,晒在从窗缝投进来的扁扁的月光上。
  十三年前,你强壮得像斗牛场上的公牛,性子也像公牛一样,倔强、冲动、好斗、点火就着。
  所以,当你无意中撞见二流子“癞疾头”把手伸进你妹妹胸前乱摸,搂着她往包谷地拽的时候,你二话不说,抄起半截砖头飞奔过去,“癞疾头”倒下了,你气却没消,不顾你妹妹的阻拦和“癞疾头”杀猪似的嚎叫,照着“癞疾头”的私处,一下、两下、三下……你终于砸不动了,“癞疾头”也去了另一个世界。
  你呆了。你傻了。你不甘心。不甘心替“癞疾头”这样的人渣偿命,所以你选择了潜逃。你怕连累父母。你连家都没回,直接顺着包谷地跑了。
  这一跑就是十三年。
  你挖过煤、捡过破烂、帮人种过地、放过羊------你就像跟活有仇似的,干啥都拼命,没人知道,你是想通过身体的劳累减轻内心的痛苦啊。
  你给灾区捐过款,偷偷给补丁摞补丁的孩子塞过钱,甚至还解救下了一个轻生的姑娘……
  十三年来,你走过连自己都记不清的地方,你知道,每走一个地方,你离家就远了一程。你就像一只鼹鼠,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出来透口气,听到警车鸣叫,你会习惯性地两腿颤抖,嘴唇哆嗦。
  可那个叫家的地方,就像一根细线,无时无刻不揪得你心流血啊。
  没人时,你会冲着家的方向跪上一会儿,把肚子里的委屈倒一倒,你坚信,你的爹娘一定会听到,他们一定会原谅你!
  第二天晚上,你迷迷糊糊又梦到了相同的场景:堂伯捧着一封信,声情并茂地读着,断断续续哽咽地读着,涕泪横流的读着……门板上,你爹噏动着嘴唇,两行热泪穿过眼角阡陌纵横、褶皱的皮肤淌下来,一直淌到耳朵里……你企图上前和爹说句话,小黄狗凶神恶煞般上来就是一口……
  难道自己是想家了,抑或是爹……
  你掏出烟,抽了三根,又抽了三根,再抽三根。你的眼神越来越坚定,坚定得就像斗牛场上即将上阵的公牛一样。
  派出所里,你只有一个请求,进拘留所前先回家一趟。警察请示上级,批准了。
  车公牛样扬起一溜白烟。
  你在心里默念,爹,我自己给您报信来了,从今以后,最起码您想看就能看我一眼了!
  还是低矮的土房,袅袅的炊烟,和梦里没啥两样,老榆树更老了。
  远远地,你家门口黑压压聚了很多人,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朵白花。

推荐访问:
上一篇:[师之道] 师之道 授业解惑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