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档案解密周总理首访非洲】新中国成立后的外交

来源:述职报告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这次出访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的名字分别以“赵、钱”为代号。由于我国当时的民航专机尚未飞出国境,不可能承担这样的跨洲国际旅行。解密档案中有关包机事务的文件就多达107页,而且每份文件均标明“绝密”等级。
  
  中国和非洲国家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国家主席胡锦涛新年的首次外交之行就定在非洲,这充分表明发展对非合作和友谊在中国对外政策中占据重要位置。1963年12月14日至1964年2月4日,周恩来总理先后访问了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今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加纳、马里、几内亚、苏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等非洲十国。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展开的非常重要的外交行动,开启了中非关系的新局面。外交部解密的第三批外交档案记录了周总理这次外交活动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
  20世纪50年代末,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到1963年底,非洲的独立国家已有34个,中国已同12个非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但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一直来往不多,非洲人民对中国也不够了解。当时,美国、苏联以“经济援助”、“技术合作”为名,加紧对非洲国家进行政治、经济和军事渗透,并挑拨这些国家同中国的关系。面对错综复杂、激烈动荡的国际形势,作为政府总理的周恩来出访这些国家,一方面是支持它们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增进与非洲国家的相互了解;另一方面是打破美国、苏联、印度企图孤立中国的局面,走出去广交朋友,加强同非洲国家的团结与合作。
  
  “赵、钱”出访非洲的包机事务“绝密”文件就多达107页
  
  据解密的外交档案记载,这次访问外交部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关于包机一事,档案记载:“这次出访,租用外国飞机是一件新事情。经过事先的认真调查和反复考虑,决定包租荷航的0C-7C,事实证明是对的。”由于我国当时的民航专机尚未飞出国境。不可能承担这样的跨洲国际旅行。解密档案中有关包机事务的文件就多达107页,而且每份文件均标明“绝密”等级。在周恩来总理出访前一个月,外交部指派我驻荷兰代办处与荷兰航空公司接洽。商定包租其两架飞机事宜。为安全起见,外交部在与荷兰代办处的往来电报中,多次强调总理出访行程“万勿外泄”。从试探、谈判到签订合同用时一个月。荷航在国际上影响好。自创建以来没出过事。租用的这种型号的飞机续航能力强,商务载重量大,比较安全,所有访问国家的机场都能起降。对荷航两个机组18位人员,我方以亲切友好的态度对待。档案记载:“空司、民航对他们的热情接待,邀请他们到北京参观。使馆请他们吃饭,几次送礼品等;这些都使他们‘永生难忘’,认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的乘客’,因而对我们合作很好,从而保证了我们航行的顺利。”
  这次出访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的名字分别以“赵、钱”为代号。乘车安全方面,为保证总理的乘车安全,按外交部指示,总理的专车后紧跟着一辆车供中方警卫人员和医生乘坐,以备突发情况时警卫能及时上前为总理“护驾”。另外,随行人员的乘车安排采取“挤一挤”原则,以免总理出行的车队汽车数量过多,行动起来不便。“行车安全是值得特别注意的问题。许多国家车辆拥挤,车行过速,交通秩序繁乱,容易发生车祸;……首长上车下车和行动中的保护工作,也应该高度注意,总理在加纳下车时因脚下打滑致引起指伤,应引以为训。”
  为了配合总理简单、清淡的饮食习惯,外交部要求各使馆协调安排,尽量让总理每顿饭的莱清淡些,少搭配荤菜。“平时吃饭尽可能快一些,每餐荤菜不要多,多搭配蔬菜。除宴会外,平时吃饭请主人勿陪餐。宴会和陪餐时,吃饭的时间也尽可能争取短一些。”
  关于此次出访赠送礼品的档案共157页。赠送客人的大都是实用品和纪念品:“杜尔总统可选象牙雕刻、苏绣(带镜框)和女衣料及手饰;国务部长可选苏绣,4个或6个尺寸较大的宫灯(玻璃画面)和女衣料;外长可选瓷咖啡具、象牙雕刻和女衣料;国防部长送8人用瓷的西餐餐具一套、大幅国画和女衣料。”部长、副部长级(包括地方行政长官)礼品从手工艺品、手工针织品和女衣料中选择。局、司长级干部以实用品和纪念品结合选择,可选男女衣料、睡衣、衬衫、薄羊毛衫、手表、小闹钟、手绢、丝质头巾、床单等。各国客人回赠的礼品主要有工艺美术品,包括象牙雕刻、金器、银器、铜器、佩刀、漆器、首饰、油画,艺术价值特别高,还有电视机、棉毛衣料、针织品、糖果、干果、酒类、勋章、古代钱币和纪念品等。
  
  提出中国处理同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关系的“五项原则”
  
  代表团1963年12月13日下午飞离昆明,14日中午抵达阿联首都开罗机场。周恩来受到纳赛尔总统委派的部长执行会议主席阿里・萨布里和先行到达开罗的陈毅等人的迎接。当晚,纳赛尔总统设宴招待周恩来。他怀着真挚的感情说:“我亲爱的朋友,你在这里将会看到有许多人早就期待着你们前来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访问;你将会看到,他们全都对伟大中国的革命和她的决定性胜利怀着无限的钦佩和赞赏。”周恩来在以后与纳赛尔、萨布里等阿方官员的会谈中,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亚非会议十项原则”,提出了中国处理同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关系的“五项原则”。纳赛尔表示欢迎和赞同。他还提出愿意为中美、中印之间做促进、沟通工作。12月17日,代表团访问具有光荣反帝传统的北方大城市赛得港。18日,参观了正在建设中的阿斯旺水利工程。12月19日,到开罗郊外参观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周恩来赠送了中国产英雄牌金笔给几名参加表演的阿联运动员作纪念。
  结束阿联、阿尔及利亚、摩洛哥之行后,周恩来等在12月31日开始到地中海北面的阿尔巴尼亚访问。接着,又从阿尔巴尼亚飞回非洲,访问突尼斯。按原计划,此行并没有安排访问突尼斯,因为从阿尔巴尼亚到加纳5000多公里,途中,必须在突尼斯停留为飞机加油。当时,突尼斯未与我国建交,突方得知中国代表团要在机场停留的消息后,提出邀请周恩来访问。经请示中央同意后,周恩来率团对突尼斯进行了两天的访问。1964年1月9日,代表团飞抵突尼斯,突方全体政府部长都到机场迎接。此前,中国和突尼斯缺乏相互了解,对于一些国际问题,特别像对美国的认识和政策不尽相同,因此,双方在第一次会谈时出现了分歧。接着,总统布尔吉巴在欢迎宴会上把不同意见提了出来,并表示“疑问”和“不安”,使宴会气氛骤然紧张。而此时周总理却表现得泰然自若,既不回避对方提出的问题,又采取缓解矛盾的办法。做了答复。他说:“我们这次访非是为了寻求友谊与合作,我们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愿意和突尼斯发展友好关系。”周恩来“求同存异”的精神终于 打动了布尔吉巴。布尔吉巴说:“我同意周恩来总理求同存异的方针,我们还是要反帝反殖。突尼斯需要伟大的友谊,并一定要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就在这一天,两国关系获得突破性进展,中国和突尼斯的《联合公报》正式宣布:“决定两国建立外交关系。”这是访问非洲的一个意外而重大的收获。
  
  提出著名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
  
  1月10日深夜,周恩来离开突尼斯。11日上午,抵达加纳共和国首都阿克拉。在周总理访问前的1月2日,加纳发生未遂政变,恩克鲁玛总统遇刺受伤。加纳国内形势十分紧张,恩克鲁玛居住在首都阿克拉海滨有重兵把守的奥苏堡城内。当时流亡在非洲周边国家的加纳反对派也反对周总理访问加纳。恩克鲁玛认为周恩来不会如约访问加纳了。然而,周总理坚决按原计划访问加纳,他说:“我们不能因为人家遇到了暂时的困难就取消访问,这是对人家的不尊重、不支持。”恩克鲁玛在加纳见到周恩来非常高兴,同他热烈拥抱,并说:“欢迎你,欣赏你能来。”当他接到毛主席的慰问信时,十分感动。这封信第二天就发表在加纳出版的报纸头版重要位置上。原来,遇刺事件发生时,周总理正在阿尔巴尼亚访问,刘少奇主席从北京给恩克鲁玛发了慰问电,我驻加纳大使黄华向他们递交的时候恩克鲁玛很感谢,但是他提出来,希望毛主席也能给他发慰问电,理由是毛主席发了以后,他的影响会更大,这就不仅仅是局限在加纳,在全非洲也是对他很大的支持。中方满足了他的愿望。
  1月15日,周恩来在和恩克鲁玛的最后一次会谈中,代表中国政府提出了著名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并通过加纳记者向全世界公布。这些体现真诚无私、平等互利、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原则受到了第三世界许多国家的欢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周恩来冒险访问加纳的成功,大大提高了中国在非洲国家中的地位。恩克鲁玛也深为感激地对周恩来说:“你们的访问是所有对加纳的访问中最好的一次访问。”
  1月16日上午11时,周恩来抵达马里共和国访问。1月21日。中国和马里政府发表联合公报,中国政府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正式写进公报中。
  
  高原上的会谈驱散塞拉西心中的阴影
  
  苏丹位于非洲东北角的红海之滨,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1月27日下午3时,周恩来一行抵达苏丹首都喀土穆。苏丹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易卜拉欣・阿布德前往机场迎接。当时苏丹政局动荡不稳,总理身边的随行人员没请示总理就改变了苏方原计划请周恩来、陈毅从机场到宾馆时乘敞篷车的安排。苏方官员有些不高兴。后来,周恩来知道了此事,严厉地批评随行人员没有从大局考虑,认为这样做是对东道主不尊重,在他们困难时没有给予支持,又失去了同苏丹人民见面的机会。1月30日结束访问离开喀土穆时,周恩来、陈毅及时做了补救,在苏丹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阿布德陪同下,坐着敞篷车到机场,满足了苏丹政府和人民的愿望,同时,既让喀土穆人民看到了中国领导人的风采,又扩大了苏丹政府的政治影响。
  1月30日上午,周恩来启程前往埃塞俄比亚帝国。海尔・塞拉西皇帝邀请中国政府总理来访,但又迫于美国的压力,把会谈地点安排在远离首都的北部城市阿斯马拉。阿斯马拉坐落在海拔2400米的高原上。按照国际惯例,这样做是不礼貌的。但是,周恩来充分体谅东道主的难处,决定前往阿斯马拉。由于中埃双方彼此交流和了解太少,下午的会谈一开始就出现了争论。塞拉西指责中国在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的边界争端中支持索马里。周总理一再强调了中方对埃、索争端采取不介入的立场。周恩来通情达理的一席话,驱散了笼罩在塞拉西皇帝心中的阴影。这以后,塞拉西皇帝努力推动中埃两国关系的发展,两国终于在1970年正式建交。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悲情投行|投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