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磨 推磨刘庆邦阅读答案

来源:述职报告 发布时间:2019-06-09 点击:

  磨是传统的粮食加工工具。两个磨盘合在一起,一上一下,通过两个石面的沟槽把粮食磨碎。磨碎的粮食用面罗一遍遍地筛,有粗罗和细罗,细罗是用来加工白面的。在没有机械加工之前,我们吃的面都是用磨推出来的。但我担心这个汉字最终要被废弃,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现在吃的面都是直接从超市里买来的,既见不到磨,也见不到机器,看不到加工过程。我平时用这个“磨”字,总担心有人看不懂,因为他们没见过磨,不知道磨为何物。有一个成语叫“瓢泼大雨”,让人觉得汉语太形象了,太好学了,但如果没见过瓢,不知瓢为何物,怎么能理解“瓢泼大雨”?瓢,源于葫芦,葫芦是一种藤蔓植物,爬在农家的院墙上或屋顶上,结的果叫葫芦,圆的,顶部流线形收缩出一个把。葫芦成熟后从中间锯开,便是两扇瓢。瓢是用来舀水的。现在我们已经很难见到瓢了,但瓢在过去与我们生活的密切跟磨一样。
  过去的孩子,放了学不是写作业,不是打游戏,是推磨。我小时候放了学就帮妈妈推磨。推磨这种活太累了,还不只是累,是累得晕,因为抱着磨棍在磨道里一圈圈地转,时间一长人就会被转晕了。有条件的人家不用人力,用驴,驴也怕累,所以把驴的眼睛给蒙上,驴以为负重远涉,倍有耐力。常言道:“拉磨的驴!”意思就是费大力的。既然托生为驴,就不得不担当拉磨这个苦差。既然出生为农家人,也就不得不推磨。一个还没有磨高的孩子,便抱起磨棍推磨了。磨棍是通过磨盘上的木橛作支点,力点也在磨盘上,人的肚腹就是作用点;小孩子个矮,只能双手举着磨棍推磨。磨棍犹如一个杠杆,人就是抱着这个杠杆推磨。一盘磨上最多可有四个这样的杠杆,可以见到一家子大的小的抱着磨棍推磨的情景,看上去很好玩。但推磨不是好玩的,太耗体力,要经常轮换休息,推时间长了,放下磨棍就会晕倒。我小时候哥几个抱着磨棍推磨,母亲没别的奖励,只有用鼓劲和夸奖来奖励我们,一夸我们就上疯,抱着磨棍飞跑,在母亲添磨罗面的时候我们就歇一会儿。那个时候所有的粮食全靠推磨加工,我们家有八口人,想想那么多张嘴要吃饭,推磨的压力该有多大。天底下有两样活最累,一是下了杆的猴,二是缷了套的牛。但这两样活都没有推磨累。我们的奶奶,祖奶奶,老祖奶奶,都是从磨道里走过一生。血缘传递了后代的同时,也传递了磨。我们抛弃磨只不过几十年的事,磨的感情余温还没有冷却。
  有一事我弄不明白,现在的许多城市男孩吃啥都不壮身。在过去不这样,那些农家子弟每日三餐抱着碗喝粥,却一个个长得虎头虎脑体魄健壮。可是,男孩子长大了父母就发愁,穷,说不上媳妇。我们村,我们那一条街,小伙子一个个长大了,排成队,可都找不到媳妇,爹妈急得屁股上抓去皮。我们村有个媒婆,能从四十里外哄来媳妇,全村的小伙子都排着队到她家推磨,讨好这个媒婆,常常为争磨棍打起架来。那些小伙子们推起磨来飞跑,性急的不用磨棍,直接抓住磨把(磨盘上的木橛)飞跑,磨盘飞转,磨盘下哗哗溢出白面,媒婆心花怒放。小伙子们推起磨来就像比武,体质弱的,放下磨棍一头栽倒在磨道里,但他们把推磨当成最大的幸福,因为推磨能得到媒婆的好感。一个姑娘,媒婆想领到谁家相亲就领到谁家相亲。
  磨与我们的生活太密切了,密切到与我们的吃饭分不开。从前听武侠小说,有个仝林,拜师学艺,师父不给他米面,只给他一捧稻谷,让他搓了吃,可把这小子愁傻了。地球的东方人类使用石磨或许有五千年了吧,不使用石磨仅仅几十年。我曾到一个民俗村旅游,有好几条竹林小径,全部是用磨盘铺成的,这该有多少盘磨啊?我见了这些石磨觉得很亲,在粮食喂养我们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过程中,石磨大有功劳。石磨现在不是文物,将来一定会是了不起的文物。它与我们的祖先相伴五千年,与我们的生息如此密切,怎么能忘记它呢!

推荐访问:你知道
上一篇:【闫方军:中国DSP市场展望】市场展望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