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台湾原住民]台湾原住民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他们是宝岛最早的居民,见证了台湾历史的沧桑;他们正被现代浪潮裹挟而衰,“自我”意识正一点点模糊消失。      最早的居民   
  台湾的原住民,是指台湾的早期居民,也就是过去我们习惯上所认为的台湾少数民族。在17世纪大陆沿海汉族人民大量移居台湾之前,他们即已居住在台湾及邻近岛屿。在清代,根据其汉化程度而有“生番”、“熟番”之称;日据时期,台湾总督府于1935年6月公布施行“户口调查规定”,明文规定以“高砂族”称呼“生番”,以“平埔族”称呼“熟番”;1945年光复后,他们被称为高山族、山胞,1994年台湾当局“修宪”,将“山胞”正名为原住民。而在大陆,过去我们则称其为高山族。
  
  笼而统之下的多部族
  
  台湾原住民实际上并非一族,而是由很多部族组成;也不仅仅是主要居住于山地的高山族,还包括分布于西部平原地区的凯达格兰、巴则海、洪雅、西拉雅等平埔族,岛内曾有“高山九族”和“平埔十族”的说法。只是平埔族因长期与汉人接触,已高度汉化,大多已失去原有的语言和习俗,民族特征已较为模糊,在认定与分类上相对困难。目前台湾当局认定的原住民共有十二族:泰雅族、赛夏族、布农族、邹族(又称曹族)、鲁凯族、排湾族、卑南族、阿美族、雅美族、邵族、太鲁阁族和噶玛兰族,人口大约为43万,约占台湾总人口数的2%。
  
  起源的两种说法
  
  关于台湾原住民族的起源,到目前为止尚无定论。台湾原住民个子比较矮小,皮肤为淡褐色,体格强健,擅长狩猎,生性剽悍。他们生活在高山深林之中,依靠种植甘薯、粟稗及狩猎过活。有不少学者,特别是日本的人类学者,从语言、体制和文化层面的角度,认为台湾原住民属南岛语系(又称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民族),为若干年前自东南亚一带南方海岛迁来台湾。但地下出土的陶片、石器等若干古文物及神话传说却表明,台湾原住民更有可能是来自中国大陆。台湾最早的古文化为1968年在台东县长滨乡八仙洞发现的、距今1.5―3万年前的“长滨文化”,其石器制作方法属于华南的石器工艺传统,大陆与台湾的考古学者普遍认为,“长滨文化”的源头在华南。早在数万年前,大陆南部的越族人就有可能向台湾迁徙。以上两种观点,无论是认为来自南方海岛,还是迁自中国大陆说,都相信台湾原住民是自其他地区迁来岛内,因此“原住”之说也不一定完全妥贴。最近几年,为强调台湾原住民不是外来族群,尤其为撇清原住民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关联,又有些台湾的语言学家主张台湾是南岛语族的祖居地。由于受到政治方面的影响,关于台湾原住民起源问题的讨论,很多已背离基本事实,如原住民属南岛语系的“南来论”被过分渲染,成为“民族台独”的理论基石。这为客观地探讨原住民的起源问题带来困扰。
  
  量变与汉化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台湾原住民的祖先们很少与外界接触,过着低生产力、相对闭锁的部落原始生活,并发展出各式各样的语言、宗教、服饰、习俗,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文化。但从17世纪开始,这种缓慢的发展受到较大的外部力量的影响。1624年,荷兰人以武力占领台湾,试图在台湾进行教化土番工作,由宣教士向原住民传播基督教。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因为正处于明末动荡不安的政治环境中,闽粤一带汉族人民开始大量迁入台湾,在台湾进行垦殖耕种,垦占了原住民原先使用的一部分土地,致使原住民中平埔族的耕地和猎场日益缩减。汉族移民还不断用经济或武力手段,争夺原住民的土地,造成严重的土地问题。因为受到交通条件与政策的影响,当时的移民大多为成年男性,他们中不少人与平埔族女性通婚,使平埔族的汉化程度进一步加深。清朝将台湾纳入政治版图后,一方面为保护处于劣势的原住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加强控制,曾于康熙六十一年(1723年)勒石为界,严禁汉人偷越界线进入原住民居住地;同时又划界迁民,驱逐已进入凤山、台湾、诸罗三县山中的居民。雍正七年(1729年),清政府又颁布钦定则例,明文禁止“台湾民人偷越番境”,并颁令禁止汉人娶土著女子为妻。但这些禁令并不能阻止汉族移民的进一步拓殖,更不能阻止原住民族被汉化的进程。
  
  日据时期的悲惨遭遇
  
  甲午战争清廷战败,日本侵占台湾。日本台湾总督府对“熟番地”,也就是平埔族所在地区,采取与汉族一样的政策,将其编入普通行政区域,并重新确定土地业主权,乃至所有权,使得清代的“熟番地”,完全与“汉人之地”混同。这样,平埔族对自己民族的认同逐步消失了。对于“生番地”,也就是山地原住民所在区域,日本殖民当局采取隔离政策,使得原住民以外的族群不易进入,并在不同地区实行不同的法规。惟一可能进入“生番地”、对原住民造成影响的外来力量是殖民当局力量的代表――警察。殖民政府通过警察、青年修养所组织、教育所等制度,对山地原住民进行同化教育,欲改造其为顺民。然而,生性勇猛的山地原住民并不轻易做顺民,在日据时期,原住民国曾多次掀起反抗斗争。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殖民政府在台湾进一步推行“皇民化运动”,对台湾人民进行更彻底的奴化教育。1942年初,日本殖民政府为补充兵力之不足,开始在台湾实行所谓“志愿兵制度”。强征原住民青年入伍。至日本投降时为止,总共在原住民中征集了七批共4000多人(另一说法为七八千人,第八批因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而未能成行),组成所谓“高砂义勇队”,到南洋前线去充当炮灰。这批被日军骗来的原住民青年被派到海外后,基本上都是到环境极为险恶的南洋丛林地带作战,经常食不果腹,更有不少队员被迫担任冲锋“肉弹”而有去无回。“高砂义勇队”因此死伤极为惨重,战后生还者仅有1/3,且多数成为伤残。
  
  被动的质变
  
  光复之后,国民政府对原住民采取了一系列化列政策,如在山地设立乡公所等行政组织及乡村民意机构、将日据时期的番童教养所改为国民学校、设立山地卫生所等等。战后台湾当局还特别留置“林野地”25万公顷,专供原住民使用。由于山地与平地贫富差距大,山地女子嫁给平地人的多,山地男子有失偶之虞,台湾当局顾及于此,还曾一度限制山地女子与平地男子通婚。台湾当局还在山地推行国语,改进原住民的生活习俗,使其树立现代生活观念,如要求原住民吃饭时使用碗筷,改善其卫生条件,使其树立时间与经济观念等。台湾当局的山地政策着重山地经济发展,在山地同样推行土地改革和农业改良,发展农业经济。到蒋经国时期,更积极推进山地经济的平地化,资本主义经济形式深入山地社会。从1970年代开始,山地经济已经纳入整个台湾经济体系当中。原住民逐步改变了没有私有观念和不重视货币流通的旧观念,现代经济开始走进山胞日常生活。台湾原住民离开高山深林,迁至山麓平原,或者迁入都市谋生的情况越来越普遍。
  在现代经济环境下,台湾原住民的平时生活,与汉族越来越接近,其传统文化只有在“丰年祭”等重大的祭典活动中才能得到展现。原住民旧的部落体制正处于解体之中。曾有学者提出,台湾原住民社会文化发展,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7世纪汉人大量移民台湾到20世纪初期,在这一阶段,原住民社会文化的变迁,主要为“量变”;第二个阶段为光复之后,原住民社会在台湾整体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动下,发生“质变”。其传统社会在现代化的浪潮裹挟之下逐渐解体,进而种族面临消失的局面。而战后台湾的山地政策往往是经济建设层面大于文化建设层面,政府并未根据山地原住民的社会特质、民族习性、社会组织的独特条件作为政策的依据,有加速原住民社会解体之嫌。这似乎是当今时代现代化与全球化浪潮下,经济发展与保留少数民族固有文化个性之间的一大矛盾,不仅是台湾原住民社会所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世界所面临的一大课题。
  更有甚者,在今日台湾虽然原住民问题受到很大关注,但原住民的生活条件相对还是比较差的,不少进入都市的原住民,往往只能找到工作环境差、待遇低的工作。前些时候台风“海棠”威胁全岛,有台湾的朋友告诉我:处境最危险的还是住在山上的原住民,他们更容易受台风及有可能因台风而引起的泥石流的危害。
  
  阅读背景
  原住民族受汉人影响、发生变化,最典型的事例是吴凤杀身成仁的事迹。吴凤为福建平和人,随父母移民来台,定居于嘉义阿里山番界的竹崎乡。二十岁时被嘉义县任命为“阿里山抚番通事”。原住民有一习俗,一到秋季,就要猎杀人头作为供神祭品,即使清廷颁布了禁止番人猎取人头令,也不能止。吴凤通原住民语言,多次对原住民谆谆劝导,使原住民在四十多年间未猎取人头。但后来阿里山地区发生饥荒、瘟疫,原住民认为是没有猎取人头祭神而遭到天谴,因此向吴凤提出要求,再行猎取人头祭神。吴凤无奈答应原住民最后一次猎首行动。第二天清晨,他乔装打扮为过路人模样,任原住民猎杀。原住民发现真相后,大为感动,宣誓放弃猎首习俗。至今,阿里山附近仍供奉有吴凤塑像,每年的祭祀仪式,远近住民均前来祭拜,原住民聚居的村落,还举行盛大的祭典活动。
  日据时期最有名的原住民反抗斗争便是1930年的雾社起义。台中泰雅族首领莫那鲁道率领族人及其他原住民部族,趁雾社公学校举行联合运动会之机,杀死郡守及日本人教师、学生、家长百余人,并袭击警察派出所。日本殖民政府出动5000多名警察部队,动用了山炮、毒气弹、飞机等现代化武器,才将起义镇压下去。最令日本殖民政府震惊的是,接受日本教育原本要被日本殖民政府作为教化原住民的榜样的原住民警察花冈一郎、花冈二郎兄弟,竟也参加了起义。这对于日本殖民政府的原住民教化政策,无疑是个打击。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上一篇:借鉴西方个人信用制度发展的经验 [借鉴国际经验建立我国个人信用制度]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