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澳结盟,不针对中国?】 日澳中国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借助“民主同盟”美国和日本防范中国,是澳对华战略不可缺少的一个方面。不过,澳对华战略更大的部分还是对中国崛起的“借重”。      “冷战遏制的意味太浓了”
  
  在亚洲国家的关注之下,3月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来访的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在东京正式签署了《日澳安全保障宣言》。这是日本自1996年与美国签署《日美安全保障联合宣言》后,第二次与其他国家签署类似协定。该宣言分为四个部分,涉及反恐、海运安全、边境保护以及灾害救助等方面,基本反映了现阶段双方在地区安全方面主要关注的问题。根据此项协议,日澳两国可以进行情报共享,日本军队也可以到澳大利亚领土上参与军事培训。
  尽管日澳均否认联合宣言有针对中国之意,澳外长唐纳甚至说“没有任何围堵或孤立中国的政策”,但我们的答案仍然是――联合宣言当然有“针对”中国的一面。
   因为借助“民主同盟”美国和日本来防范中国的崛起是澳对华战略不可缺少的一个方面。澳与美日都是盟友。虽然澳日的交情没铁到美澳那般“死党”的程度,但也是官方定义的“好朋友+盟国”关系。
  这份关系是有经济基础的。尽管澳大利亚的老一辈人至今仍解不开曾被日本侵略的疙瘩,但二战后双方经济上的融合迅速推动了日澳政治和战略关系的发展。日本经济的崛起改变了澳的经济结构,带动澳自上世纪60年代从“骑在羊背上的国家”迅速崛起为科技发达国家。最近,澳著名的罗伊(LOWY)国际政策研究所的民意测验表明,澳国民对日本的亲近度超过了美国。因此,澳支持日本成为普通大国,支持日本“入常”,也很看重日本在防范中国方面的作用。
  美日澳都担心中国崛起将改变亚太地区安全格局。哥儿几个加强安全合作以“防范”中国是很自然的。因而,所谓联合宣言在战略意义上不针对中国,是说不过去的。国际舆论的主流观点认为,《日澳安全保障宣言》预示着美澳日正结成所谓的‘民主轴心’,主要目的是遏制军事和经济实力都在崛起的中国。曾担任政府高官的国立澳大利亚大学战略与防务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认为,由于澳大利亚和日本签署了防务协定,亚洲会更接近于出现敌对的武装阵营,而对于北京的不信任是共同因素。
  该宣言也遭到澳大利亚一些重量级人物的挑战。比如,现任反对党领袖陆克文就指责“该协定将有损中澳关系”。陆克文中文极好,这在澳大利亚政治家当中当属凤毛麟角。他熟悉中国,眼下被支持霍华德的人称为“亲华派”。澳年底将举行大选,目前陆克文的民意支持率也远超霍华德。
  著名的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艾伦・杜邦说:“确立这样一种联盟关系的目的何在?惟一理由就是遏制中国的崛起。在我看来,被拉入四边安排(指美日澳印)将是一种极其不明智的举动,因为那只能使中国更加担心战略包围。冷战遏制的意味太浓了。”
  
  营造澳大利亚特色的平衡
  
  不过,“针对”只是澳对华战略的一个小部分,更大的部分则是对中国崛起的“借重”。中澳经济关系的飞速发展正改变澳的世界观、全球战略和同盟关系。
  根据《远东经济评论》的最新报道:1983年,中国是澳第12大出口市场、第18大进口来源国。到去年,中国已成为澳第二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进口来源国。霍华德自己也承认,他执政期间澳经济10年快速增长正是借助中国的经济崛起。澳成为了经合组织(OECD)的模范。罗伊研究所的民意测验同样表明,澳人对中国的亲切感也在上升。宝刀不老的霍华德还瞄准年底的大选,力争“五连任”。中国对澳矿产品的强劲需求仍是霍华德打赢选战的“王牌”。借助中国是澳全球战略的重点之一。
  澳大利亚一向以“具有全球利益的地区强国”自居。澳在亚太地区是美国的铁杆盟友、日本最亲密的朋友、中国的全面合作伙伴。美国需要澳的忠心不二,日本需要澳的精神支持,中国需要澳的物质支持。中美日是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一组三边关系,澳俨然是本地区同时与三国都拥有最好关系的国家。澳在三国之间巧妙营造着一种澳大利亚特色的平衡(其实,印度和东盟都在中美日之间搞平衡,但印度和东盟与三国的亲密度比澳要差一大截子),占据有利的地位,获得一定的自主权,寻求利益最大化,发挥地区和全球作用。
  “日澳安保宣言”显然能让澳达到上述目的。
  宣言提升了日澳的战略关系层次,实现了美日澳军事同盟关系的两两对接,显示出美日澳关系天然应该高于中澳关系。
  同时,宣言也是霍华德带领澳大利亚“融入亚洲”的重要成果之一。澳加入东亚峰会标志着其在经济上已经进入东亚了;而联合宣言的签定则标志着其在安全上也进入东亚了。
  
  中澳关系也要上台阶
  
  霍华德正等待中国对日澳安保宣言做出战略性的理性回应:中国不会眼见美日澳关系更上一层楼,而中澳关系不进则退。2007年,对于精明的霍华德来说,至少有推动中澳关系进一步发展的三大良机:
  一、霍华德的老搭档、外长唐纳4月2日~5日访华。唐纳在中国表示,澳中关系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阶段。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国际影响日增,澳方表示欢迎。澳方愿与中方共同努力,积极推进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深化两国在环保、气候变化、清洁能源等领域的合作,推动澳中全面合作关系取得更大成果。唐纳还重申澳政府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会改变。
  正如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的罗里・梅德卡尔夫所言:“《日澳安全保障宣言》提醒美国的亚太朋友,他们在战略问题上可以互相直接打交道。这可能促使亚太地区形成新的安全网络――美国仍在中心,但是各股新线互相交叉。澳大利亚迟早需要确保自己与亚洲大的民主国家的安全关系不仅仅是通过美国而建立。新的日澳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会议机制一旦成熟,可能成为形成共同立场影响美方思维的有用渠道,告诉未来的美国政府更多地关心亚洲真正的安全问题,少关心它所想像的问题。因此,对中国来说,这最终可能不是件坏事。”
  二、2007年是中澳建交35周年。两国政府均希望进一步加强双边关系。霍华德也许希望看到:鉴于中澳关系明显落后于美澳和日澳关系,中国理性的选择是进一步加强与澳的经济依存关系,加快中澳自贸区谈判进程,推动双边安全合作,甚至有可能推动中澳之间更高层次的战略伙伴关系,以防止澳在安全问题上跟随美日走得太远。
  目前,中澳自贸区谈判进入实质阶段。3月26日~30日,中国和澳大利亚在北京进行了第八轮自贸区谈判。澳方负责谈判的澳大利亚农林渔业部国际司执行经理克雷格・伯恩斯在堪培拉接受中国记者代表团采访时表示,目前,谈判已涉及市场准入问题,所有货物(如农业、制造业等)贸易的税率已进入要价阶段,服务业谈判也进入可能引发争议的核心领域。这种从“市场准入问题”向“核心问题”的迈进,表示谈判已进入实质性阶段。
  三、胡锦涛主席将出席今年9月在悉尼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悉尼领导人会议,并顺访澳大利亚。这是中方最高级别的访问,期间双方也许将达成一些实质性的成果,以此说明中澳关系也达到最好时期。
  这样,澳就跟中美日的关系又亲密一层。霍华德从而获得了胜选的另一张王牌。严肃的霍华德,该笑了。笑过之后,霍华德就又得紧锁眉头小心唱“三国演义”了,毕竟,在大国间穿梭,总是会担风险的。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上一篇:伊核协议【水兵放了,伊核问题何处去】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