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如何解“毒”:广州珠江花城毒地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1-21 04:26:14 点击:

  提案分析:这些工厂只占整个珠三角工业活动的极小一部分,珠三角密集的工业排污所带来的水污染问题远不止于此。   解“毒”愿景:   在珠三角地区乃至全国推进一场清洁生产革命,通过产品的重新设计或生产程序的升级,在生产的水龙头或过程中就预防任何有毒有害物质的出现。
  1、企业:受《清洁生产促进法》管制,接受清洁生产审核,找出减少和最终根除使用和释出有毒有害物质的方法。免费向公众公开最新的有毒有害物质使用及排放资讯。
  2、政府:将减少、限制、并最终消除有毒有害物质污染作为优先目标,制订明确的时间表。编制和定期更新有毒有害物质优先行动名单。对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和排放进行普查和建档,建立污染更长的排放和转移登记系统,两者都完全向公众公开。
  
  上世纪80年代初,珠三角开始进入工业化时代,早期主要集中于劳动密集式的消费产品生产,如食品、玩具及成衣。80年代中期,越来越多的工厂迁移到该地区(绝大多数来自香港),加快了当地轻工业的发展。到了90年代初,重工业开始发展,特别是高科技电子设备和机械工业、化学产品工业以及汽车制造业等。
  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来环境的严重破坏,珠江及其支流的水质近年显著恶化。据广东省水利厅的统计显示,自2001年以来,珠三角的水质渐渐恶化,六成水源被列为四类水(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和五类水(主要适用于衣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国内学者在2002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半数流经城市的珠江流域河道受到严重污染,广州、东莞和深圳等地的市内水体更被形容为“极度污染。世界银行2002年的一项研究指出,珠江很多支流的水都因为污染而不宜饮用。2007年,广东省水利厅透露,省内约有725万农村人口正饮用受污染的水。
  工业污水是水污染的一个主要成因,在工厂排放的众多化学物中,包含了大量令人担忧的有毒有害物质。环保NGO组织绿色和平的调查人员在对珠江三角洲地区8个城市、53个乡镇的走访和对超过60家工厂的抽样调查后,对5个工业区排放的水污染物进行检测和分析发现:5个工业区排放的重金属和可能有害的有机化学物正在对珠江流域的水环境造成污染危害,是主要的污染源头。
  
  案例一:建滔(佛冈)工业区
  
  建滔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覆铜面板和印刷线路板生产厂商,所生产的一系列物料和产品,包括化学物、铜箔、玻璃纤维布、玻璃纱漂白木浆纸、液晶体显示屏及磁电产品等。建滔集团在该工业区内有多个设施。
  工业区位于广东省清远市佛冈县石角镇,位处珠江的北江支流�江岸边,与对岸的黄文源村只有一条小河之隔。其网页显示,工业区内有8家工厂,均制造印刷线路板所需的化工物料和零件。
  2009年9月,调查人员在工业区内的科惠白井电路有限公司外,发现了两个排污口,一个是科惠污水处理厂外的排放口,连接小水道,直接通往�江;另一个则是隐藏在工厂外围墙下的暗管,同样连接小水道,直接通往�江。
  对工业区工厂的污水取样检测结果显示,铍浓度和锰浓度超出排放标准,污水PH值超出标准范围,并发现了溴化合物、烷基酚和其衍生物等有毒有害物质,以及光引发剂和相关化合物,但对这一新型化合物的毒性缺乏数据证明。
  “附近的人如果听到菜是由黄文源村出的,会说菜有毒,不敢买。”19年前,王女士嫁到黄文园村,“以前,我们会在小溪里洗衣服、捉鱼、取水种菜,但现在整条溪已是一条污水道,一条鱼都没有,我们会用几年前新建的清水道取水种菜。”
  因为村内环境每况愈下,村民们不断向工厂投诉,五六年前,工厂曾给予每名村民50元的污染费,发了一两次便没有再发。“在这里的村民,有钱的都搬走了。”
  
   案例二:建滔(番禺南沙)工业区
  
  建滔(番禺南沙)工业区位于广东省番禺南沙经济及科技发展区,区内有3家工厂。其中,建滔石化每年生产数以千吨计的有关化学物,主要制造环氧树脂、高低溴化环氧树脂,以及四溴双酚A。四溴双酚A是一种用于制造环氧树脂时使用的阻燃剂,为有毒有害物质。此外,该厂还生产三聚氰胺和硫酸胺。纽宝力精化有限公司每年生产约2万吨的溴化环氧树脂。
  对该工业区几家工厂的污水检测中,发现了各类溴化阻燃剂,邻苯二甲酸化盐,双酚A,有机磷酯等主要污染物,以及毒性不明的引发剂。
  43岁的南沙渔民李某打渔为生已超过16年,过去,他经常在靠近该工业区的珠江口打鱼,他告诉调查人员:“以前我们在这里打鱼时,口渴了便随手打水上来喝,但现在这一带建了很多化工厂、污水厂,污水排放很多,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取水喝了。”
  他补充说,“有些以前经常能捕到的鱼,因为水质的改变,现在已经打不到了,鱼的味道也不一样了,尤其在靠近化工厂排污口附近打到的鱼,都有一阵很浓的洗发精、碱水味,所以我们现在都不会在那儿附近打鱼。”
  
   案例三:深圳荣丰电路板有限公司
  
   该工厂属于建滔化工集团旗下子公司的江门荣信电路板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市沙井镇觉园工业区,主要制造多层印刷电路板。荣丰制造的污水在一条名为“荣丰检查口”的明渠中排放,管道汇集了工业区上游及下游所有工厂排放的污水,经过珠江的支流,最后由珠江口排入大海。
  对其进行的污水取样调查显示:铜浓度超标,有多种溴化物(包括四溴双酚A)、两种邻苯二甲酸酯类,以及有问题的光引发剂化合物。
  
  案例四:东莞昌明印刷厂有限公司
  
  昌明印刷厂是香港上市集团昌明投资有限公司全资拥有的子公司。位于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的大沙管理区。其位置座落在大沙村一条流向东江的支流旁,河流最终会流入同沙水库。同沙水库是东莞市最大的水库,曾经是供给全市食水的主要来源。不过,由于严重的污染问题,使水库的水质降至V类,现在水库的水只能用作风景观赏。
  当地居民指出,印刷厂会定期排放一些带有刺激性的红色污水到河道里,排水管道附近的泥土则被染成橙色或红色,这些污水都是从昌明印刷厂的厂房后方排到河流里的。
  
  案例五:清远冠龙纺织有限公司
  
  该公司位于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县太和工业区。厂房于2003年由中资及外资集团合作开办,其后于2006年售予一家深圳公司而成为私人企业。
  工厂位于河堤旁,小河源头在历史游泳区――太和古洞区。工厂旁边的乐园村和工厂只有一墙之隔。河污水借地下管道从冠龙纺织厂排出,并流向工厂100米外的河道,最终流入北江,北江是珠江的一个主要的支流。
  陈伯住在冠龙染织厂旁的乐园村管理区,他带着调查人员寻找冠龙的排污口。调查人员在工作日志中记录,“我们穿过染织厂对面的木板厂,正要走下坡接近河边时,陈伯突然左转走进比人还要高的草丛中。我们用手扒开杂草及树枝,沿途传来陈陈臭鸡蛋般的气味。走了大概50米后,我们听到水声,拨开最后一撮杂草,并没有看见小溪,只见一股深蓝得近乎黑色的水不停地从草丛中流出来,带有一些又蓝又白的泡沫以及浓烈的臭味,正流入村外一条清澈见底的山涧内,把溪水染得一片蓝。”
  “这里天天都排,水是黑色的,刮风时村内四处都是臭味,废水的水泡 更经常吹进屋里。我不知道厂里有没有污水处理池,我见到的排出来的水就是这样。”陈伯说。
  
  绿色和平在之后撰写的报告中,分析了当前工业水污染物控制的难度。
  
  其一,虽然有毒有害物质严重危害水生态环境,但我国工业水污染控制的着眼点依然只集中于一些常规污染物,如化学需氧量和固体悬浮物等。《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作为覆盖面最广的国家级污水排放标准,针对69项污染物订立了排放限值。与国家级污水综合排放标准相比,广东省的地方污水排放标准多出5个污染物和污染指标,深圳等城市也设定了更多的总量控制指标。这显示出珠三角地区实施着比国家水平更严格的水污染控制体系。然而,即便如此,珠三角地区受控制的水污染物与工业排放污水中实际存在的污染物仍存在较大的差距。例如,调查中发现企业所排放的二氯甲烷和辛基酚等高度有毒有害物质,都不在广东省污水排放标准管制之列。
  其二,现有标准未能得到彻底执行。在地方层面,污水排放标准和总量控制指标的执行经常出现问题。加上污染物资讯公开机制不健全,导致对工业水污染的公众监督不到位,对污染者的责任追究也欠力度。
  如经济合作发展组织一份关于中国环境法规执行情况的研究报告中所提到的:“环境保护部门依法应做的事情与他们实际上对违法企业采取的行动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为了节省水污染控制设备的运行成本,很多企业只在检查人员到来前才启动设备;由于基层环保局缺乏人力和物力资源,通常不能对很多中小企业进行审查;地方政府中与工业有关的部门,为保证收入和就业增长,经常干预环保法规的执行。
  其三,中国用以控制工业水污染的传统方法,在控制有毒有害物质时有其固有的不足之处。旨在“达标排放”的污染控制措施,如过滤装置和脱洗装置等,一般只是把有毒有害物质集中起来,是一种事后的污染控制手段,而非污染防治手段。

推荐访问:超窄边框设计金立M5高配版
上一篇:2017微信最火的公众号_社会媒体触发公众风潮
下一篇:【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观察,中美关系何去何从】中美关系何去何从

Copyright @ 2013 - 2021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